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832.巅峰超级

832.巅峰超级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人知道埃里伯斯火山山体内的战斗,具体的过程和情况到底如何。

    但是至少,温继飞刚才的判断,是对的,这是韩青禹的困兽之斗,在绝对弱势情况下,主动选择的战场。

    他已经完全融合了伊万将军的熔岩特性。之前趟过熔岩地,毫无异样感觉,完全不需要抵抗和防御,甚至炎朽的回归,也以熔岩巨龙的表象呈现。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仍不确定,自己完全进入火山山体后会不会顶不住,但也只能赌了,生死之局,这是他最后的有利筹码。

    至于戴呃,虽然高质地的铁甲和超强的实力,让它表面看起来无惧熔岩,但是韩青禹觉得,既然它需要防御,那么实际浸泡其中的影响,就肯定是存在的。

    那么多,那么炽的熔岩,就算杀不死它,至少也可以稍微阻滞它,分散它的源能使用。

    当熔岩烈度拉满,战斗时间拉长,韩青禹拼死给它制造出尽量多的伤口……

    他依然没能杀死戴呃。

    两败俱伤的局面下,因为人类在体质和生命力上的天然弱势,最终结局,大概率还是会以韩青禹的死亡告终。

    还好,因为被逼离牵引场的时候,想着自己最后还有被吃掉的价值,他带了一个人来,准确地说,是带了一只食腐的恶兽来。

    刚才的半分钟,其实无比惊险。

    如果韩青禹在坠地之后,再多昏迷十秒钟,那么他现在,应该已经没了,被吃掉了。

    想到这里,韩青禹自己都有点后怕,看向贺堂堂的眼神也不自觉跟着慌张了一下……

    “哎哟,这混帐好像还真有点怕我!”因为得意,想笑,贺堂堂回过神来。

    抽鼻子,抬手先抹了一把眼泪。要不是人在火山口,加上实在太难看,他估计会因为情绪这样的突然转换,直接嚎啕大哭一场。

    堂堂之前被洗脑了,或者说因为被错误引导,出现了思维上的局限。

    由于青子下去火山口之前的话,没有交代完整,贺堂堂之前整个等待过程,都在痛苦和纠结于同一件事:要不要吃掉青子。

    最终,他决定照青子说的去做。

    而韩青禹出来后落在地上的样子,也确实是他自己说的,快要死了,应该被吃掉的状态。

    在那种情况下,贺堂堂不能让自己过多去矫情和纠结,因为,人一旦真的死了,再吃就没用了。

    不管是穹上韩青禹还是大尖戴呃,一旦他们死了,炎朽和生命源能消失,他们生前的强大,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和死去后的红肩一样,他们会变得毫无营养价值。

    “对哦,刚才下锅是两块大肉,既然都差不多熟了,为什么我不去吃戴呃呢?!”

    思维终于转换通畅了,贺堂堂抹泪的手臂放下,眼睛看着韩青禹,眼泪还在流,但是同时咧嘴笑起来:

    “既然这样,我不可以都吃么?”

    韩青禹:“……”

    “你说那样我得多强啊?!”

    “不是啊,堂堂,那样你可能会太撑,我觉得。”韩青禹诚恳说:“可能会因为短时间接收的能量过于庞大,消化不良,把自己撑爆了。”

    “是么……那好吧。那你先养养。”贺堂堂笑了一下,随即眼神一凛,咬了咬牙。

    食腐动物的捕食,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危险的,猎物垂死的还击,一样可能很可怕。

    其实,他们俩对话的过程,火山口下,岩浆一直都在卷动,那是明显的带有生命气息的卷动。

    有生物在挣扎。

    戴呃要上来了。

    …………

    “颂!”

    “颂!”

    连续两声爆发,几乎没有前后之分。

    第一声,是戴呃垂死的爆发,带着满身挥洒的岩浆,从火山口下一跃而出。

    第二声,是贺堂堂落音未落,爆发转身,扑出去。

    短暂定格的画面:

    戴呃巨大的身躯伤痕累累,背身凌空,红黄色的岩浆正从它身上不断滑落。

    一只手,从后插进了它的身体,脖子部分。

    一个人类,悬空挂在那里。

    这一幕,像极了一只食腐的凶兽,一口咬住了垂死猎物的后颈,然后死死咬着不放。

    “好烫!”贺堂堂在心里嘶呀,痛了一声。

    当然他不会松手,如果有需要,他甚至可以真的张嘴咬上去。

    吞噬戴呃的过程远比红肩困难和漫长得多。

    还好,它已经无法反抗了。

    生命流逝……戴呃缓缓转了一下头,它是上来完成对韩青禹的最终击杀的,它自认为明确知道他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再还击。

    想不到,他竟然还藏有这样的手段……“嗯?你,是谁?!”看到贺堂堂的一瞬间,戴呃明显愣了一下。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戴呃研究了这个世界所有,有可能或有潜力,对它造成威胁的人类。

    其中,粉毛虽然是意外,至少它知道他。

    但是这个……这个又是什么东西啊?!戴呃喉间痛苦一声,似乎仍然难以接受,问道:“天才?”

    它曾自己说过,弱者就该接受杀戮,但是这一刻,依然无法控制地生出来了不甘和不解。

    它的意思,大概想表达:又一个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人类新的天才么?!凭什么啊!

    “不”,贺堂堂从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他曾经想这么认为,但是被现实无情击败了,“我想,你还是把我当成一具棺材好了。”

    戴呃看着他,眼神似乎有些茫然。

    “是的,棺材。”难得一次有正型,贺堂堂嘴角冷酷而自信地一扯,“老子,吞了你!”

    “轰!”一瞬间的磅礴爆发,源能场激荡。

    戴呃干枯的身躯在空中成粉。

    火山口的岩浆回落,像被一只重锤,一下砸回去。

    甚至火山口四周,所有的岩浆都在这一刻被“吹”走了,露出来被炙烤过的,原先的地面。

    通常,超级战力的进阶瞬间,都是没有外部表象的,只有自己能感觉到体内源能潮涌的澎湃变化,生命源能的洋溢。

    但是贺堂堂不一样。

    他是在自身临界点上,一瞬间接收了超额的能量,完成的突破。

    而且是初入超级,直接站上巅峰。

    这意思,贺堂堂现在至少也能排进穹顶榜前十。虽然因为没有实际的战斗表现和参照标准,暂时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程度如何,但是前十,一定是有的。

    这一点韩青禹知道……

    他被吹飞了。

    人在漫天岩浆和源能激荡的狂风中飘飞,韩青禹咬牙挣扎骂了一句:“我去你大爷的,贺堂堂!”

    “嗯?哎哟!”贺堂堂转头的时候,韩青禹已经飞出去快一公里了。

    “颂!”人在空中没有落地,直接爆发,身形如一道闪电,快速而来,凌空将韩青禹抱住。

    贺堂堂落地,发现韩青禹正看着他。

    “怎么了?”贺堂堂问,其实他很想问一下青子,自己现在到底什么程度,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你通话器呢?”韩青禹问。

    “烤坏了。”贺堂堂说。

    韩青禹的通话器也坏了,早在开始和戴呃战斗的时候,就已经坏了。

    “我们回去。”一秒后,他说。

    “你,我……”贺堂堂想说要不我去吧,你这样子就不要再回去了,想了想,点头,“嗯!”

    而后,他单手拦腰,揽着韩青禹,往腰上一横。

    “哧隆!”

    冰原上一道身影成虚。

    原蔚蓝华系亚方面军基层列兵,后溪流锋锐核心团队最弱战力,现人类巅峰超级,贺堂堂,带着他准备养一养再吃的某只食物,奔赴极点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