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 > 正文 第1566章 路尽绝代风姿

正文 第1566章 路尽绝代风姿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白晶莹的手掌,从时光长河中破出,自那超脱诸天外的寂静死地中打来,看起来美丽而纤秀,但是,其威莫测,道韵盖世无双,打落下来时连那主祭者变色都变了。

    女帝一掌落下,将主祭者直接覆盖,没有了身影,轰的一声,像是千秋万古间各种大道共鸣起来,全部削在主祭者的身上。

    原本,主祭者可怕无比,睥睨万世,在那诸世外行走,俯瞰三十三重天,超然而恐怖,眸光划过万界时,犹如在开天辟地,界壁都被其目光割裂,混沌气汹涌澎湃。

    可是现在,他却砰的一声斜飞出去,被一巴掌拍削中!

    他一声闷哼,身体越发模糊,归于祭地中。

    这出乎他的意料,竟有人敢突兀地对他下手,而且是结结实实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肉身上。

    这不可谓不惊人,连他都没有躲避过,像是破烂靶子般被猛烈重击!

    换一个人的话,别说什么负伤吐血,恐怕早已炸开,消散于无形,甚至连其祭地世界都要炸开。

    毕竟,这是来自女帝的一击!

    不过,他终究是真正诡异源头的生物,是其中一族路尽待升华的无匹存在,不然何以成为这一纪元的主祭者?

    他是此世主持大祭的生物!

    在璀璨的光华中,在无穷无量的飞仙光雨中,那只晶莹的巴掌也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个大世界,轰在诸世外。

    女帝无匹,似乎想直接拍死主祭者!

    这实在太疯狂了,自她复苏,选择出手后,一句话都没有,上来就削那祭地中不可想象的存在。

    晶莹的手掌拥有盖世无双的力量,万道和鸣,化成有形的符文,臣服于远处,随着那掌印拍击过去,万古时光都被搅动了,在那世外大爆发!

    幸好,这不是在诸天内,不然的话,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一切都将被打崩,都要消失个干干净净。

    主祭者在咳血,可以看到,他被掌印数次覆盖,像是一位天仙践踏的恶兽,虽凶戾,但失去先手,被打的狼狈不堪,披头撒发,路尽级的真血四溅!

    人们震撼,简直不敢想象,竟有这样的一个女子,上来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想将主祭者活活打死?

    这实在是让人惊颤与激动,可谓美丽的粗暴,挟雷霆亿万钧之大道,果断而凌厉,一旦出手,霸气慑人。

    虽为一女子,但是,她却比古史中那些强者更为震撼人心,风华绝代,攻击力爆棚。

    也正是在此时,许多人猛力摇头,像是从某种梦魇中苏醒过来。

    因为,不久前,他们遭受了侵蚀,自身竟然不知,直到此刻在恢复,发现全身都是白汗毛,胆颤而魂悚。

    刚才,众人都遭受诡异辐射。

    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心中的某些“念”在消散!

    在主祭者接近现世的刹那间,他对整片世界与生灵都有某种影响。

    主祭者相当歹毒,要断天帝后路,选择将其痕迹从这方天地中抹去,让诸天间各族所有生灵都不想不念。

    主祭者,想从世间磨灭去天帝的身影!

    这无疑是可怕的!

    若是天帝自身无恙也就罢了,任主祭者斩天,葬地,屠众生信念,也根本无用。

    可是如果天帝有损,濒临死境,自身大道将熄,处在极其危险的关头,那么主祭者的这种手段就显得无比阴毒了。

    路尽级生物很难杀死,纵历千劫万难,魂飞魄散,也很难真个彻底消亡,只要还有人还在思念,还在想着他,那么,他就有回来的可能!

    甚至,历经万古后,哪怕是沉沦多个纪元,后世若有人挖掘出记载他的碑文,轻念其名,都可能会让他再次显照!

    所以,主祭者无情的出手,想给予那可能发生意外、已经陷于死境中的天帝造成其恶劣与严重的困扰,想让其在漫长无想无念的寂静时光中真正消亡。

    不过,随着疑似女帝的出现,打破了这一进程。

    在众人恍惚时,精神磨灭某种念头之际,雪白衣袂展动,女帝超脱在诸世外,朦胧显照,从那虚无中复苏过来。

    轰!

    那晶莹的掌指太慑人,打穿一切阻挡!

    这是诸世外的大对决,有路尽级生灵的血在飞,极其可怕,竟有人敢对主祭者这样强势霸道的动手,杀痛他,着实惊世骇俗。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人源自诸天间,那是传说的——女帝!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心潮澎湃。

    多少年了,尤其是当世,各族无不受不祥生物的威胁,将走向末日了,憋屈而又心惊胆颤,却无可奈何。

    现在,有人如此的强势,说打就打,说杀就想要去杀,虽为一女子,但却霸气无边的轰杀过去。

    这让人们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虽然自知与那个层次的生物根本没有可比性,但依旧激动无比,想要长啸。

    “打的好,干那孙子!”狗皇嗷嗷直叫。

    腐尸心绪起伏,感觉不可思议,那个女子居然在今日回来了?

    真的是完好无恙的她吗?

    须知,当年一役,发生了太多的变故,强势如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哪怕功参造化,也出了意外。

    最终,若非情非得已,被形势所逼,她何以一个人孤独的上路,去踏那座简直是十死无生的古桥。

    竟在今日,她强势复苏了,从那浩瀚无疆的绝地中活着出来了?!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无上强者,属于各个纪元数一数二的人物,去踏那条死桥,结果都失败了。

    便是与地府、魂河并列的葬坑,也只是那座死桥前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土坑”,后面还有更可怖的地带。

    许多人都以为女帝死在了那古桥路上,跌落下某座深坑或绝渊,今日她给人以惊喜与意外,强势活着再现!

    “吼……”

    主祭者怒了,强势如他,多少个纪元无敌天上地下,今天居然被人轮巴掌,打的踉跄倒飞,真血四溅。

    失去先机后,处于被动,他简直步步错,真身都被打穿过数次了。

    若非是路尽级生灵,永恒不灭,他就真的危险了,稍弱一些就可能被杀死。

    砰!

    他又一次被击飞,身体居然被晶莹的手掌覆盖,轰的出现裂痕,披头散发,满身是血。

    “够了!”

    他一声低吼,通体发光,连带着身后的祭地都清晰了几分,似乎在临近诸天,要接近现世。

    强大的气息激荡,诸天万界的苍穹居然开始龟裂,像是要灭世了,要被一头凶戾震古今的庞然大物撑爆,要崩坏了!

    这实在骇人,随着主祭者临近,丝丝缕缕的气息就足以毁掉诸世!

    连时光都不稳固了,不再连续,整片古史都仿佛要成空,归于虚寂。

    唯一庆幸的是,他离诸天万界真的太遥远了,其真身想要第一时间过来很不易,有相当的难度。

    轰!

    回应给他的是女帝凌厉一击,化光雨,化大道,化古今光阴,演绎终极至高的力量,并指如剑,向前戳去。

    噗!

    这一击并非攻主祭者,像是戳破了泡影,打在祭地上,让那片特殊的地带炸开一大片,要毁灭了。

    这是灾难性的!

    强如主祭者都变色了,心头剧震,猛地回头,极速守护这片古老的祭地,怕出意外。

    即便如此,他也脸色略微发白。

    因为,他感受到亘古不变的森然气息,宛若有人喃喃低语,又像是微弱的兽吼,让他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在他身后那片遥远的地带深处,有灵位在晃动,在摇颤,要倒落下去了。

    “轰!”

    他拼着自身受损,以自身无上大道覆盖此地,守护那灵位等,硬挨了女帝一击。

    砰的一声,他与祭地都在极速的倒退,远去,自身张口哇的一声吐血,而且是不断的咳真血。

    “想不到,走上那条绝路,踏死桥而去的人,竟然还能活着,让你到了路尽领域中,强到如此地步!”

    主祭者嘶吼,眼中凶光毕露。

    其眸光割裂万界的天宇,直视那片神秘的死桥对岸。

    可是,没有人能够望穿那里,死桥近前就是葬坑,已经够慑人心魄了,而它相对来说还只算是一个桥下的大土坑。

    桥对岸根本无从揣度。

    “我想你纵然成为路尽级的仙帝,恐怕也永远回不来了,最起码无法活着走回来了,那座桥无退路!”

    主祭者冷笑连连。

    大雾弥漫,隐约间一座桥出现,没有终点,不见对岸尽头,像是没入了苍茫无边的上苍尽头。

    那里是死地,是绝望的厄土,没有活着的生灵,即便真的有生灵活着走到那里,也难以再回来。

    模糊间可见,有一个白衣身影,在对岸那一边,在死桥尽头闭死关,刚才的进攻,她只是动了一只手!

    “那里似乎有什么状况,你永远无法回头了,更遑论杀到我眼前!”主祭者森冷地说道。

    毫无疑问,他这是掀桌子了。

    早先他与三件帝器背后的主人有约定,给与诸天一线生机,现在他似乎不再考虑了。

    他的真身再次动了,要逼近现世!

    轰!

    然而,在主祭者霸道针对,冷漠开口时,白衣女帝再次动了。

    人们看到了什么?无尽的光雨飞洒,她在飞仙,凌空而立,越过了死桥,扑杀向主祭者的方向!

    “不可能!”

    茫茫世外,路尽级生物惊呼,主祭者难以置信。

    白衣女子带动着无尽伟力,其身边更是无边的光雨,她像是路尽一跃,升华了,要扑击进现世来。

    看她绝代风姿,竟是要去击杀主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