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噬矿空间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居然是被逼婚?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居然是被逼婚?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正想着该如何继续拖延时间的曾义昊顿时傻眼了。

    天地良心,他压根就没有想到陆永坚和曾父之间居然是这样的仇恨。

    听这个口气,分明是陆永坚的老婆喜欢上便宜老爸!

    “老爸的桃花运不错啊,唐海涛比他帅,结果没比赢他,这姓陆的长得也不错,结果也没比赢他,难道这个世界的美女都比较喜欢粗犷汉子,不喜欢奶油小生?”

    曾庆武很快又出声了,这一回,声音一变,透着股被人逼迫的愤怒和无奈:“那是你自己认为,事实上我和你妻子没有半点关系!”

    “没关系?她曾经要和你订婚,还没有关系?”陆永坚的脸色开始变得狰狞,并透着铁青。

    “那只是我曾家家主和你岳父的口头约定,是一时戏言,根本不算数!而且当年我根本就没有和你妻子有过半点交往!一听说要订亲,我连夜就离开了曾家,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回去!”曾庆武绝口否认。

    正暗自数到三分钟的曾义昊,眼珠子一下子吃惊地瞪得溜圆。

    尼玛,老爹居然是因为逃婚才离开家族?

    有魄力!

    陆永坚脸上的恨意更浓:“是啊,你是逃得快,也走得干净,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可你让珠妹在我们鱼翔宫的颜面全丢光!做为一个男人,你没有应有的担当,让她承担被人抛弃的羞辱!”

    陆永坚恨恨地说到这里,声音迅速拨高,双眼的怒火甚至可以熔骨烁金。

    “就因为你是少见的五品资质,所以我岳父才打算收你为亲传弟子!”

    “就因为我岳父要收你为亲传弟子,所以珠妹才会注意你,进而对你一见倾心!”

    “就因为珠妹对你有所青睐,所以我岳父才会和你曾家议亲!”

    “就因为你在你们要订婚之前逃了,逃得无影无踪,没有一句合理的交代,所以珠妹才会成为鱼翔宫的大笑话,所以我那些师弟师妹们一个个都嘲笑我是候补的!”

    “我陆永坚本来也是天之骄子,悟姓过人,才能凭自己的能力成为鱼翔宫的内门弟子,六品资质,备受师兄师弟们羡慕和关爱,可就因为比你差一阶,就要替你来收拾珠妹被逃婚的残局,还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你说我们之间有没有深仇大恨?你可知道这十几年来我白天里要强颜对着那些知**欢笑证明我和珠妹是如何恩爱,晚上还要忍气吞声地安抚着珠妹心中的恨意和不安,压根就没有过一天的舒心曰子?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呃?”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脸部极度扭曲,眼神也充满恨意的陆永坚,曾义昊心里只觉得怪怪的。

    陆永坚嘴里这个不识好歹而且不负责任的无情之人,真的是父亲曾庆武?

    不像啊!

    若真是不负责任,父亲完全可以在母亲被迫离开后再娶一妻,再生一子,而不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自己身上!

    好在曾义昊的疑惑方自冒出,便又听到曾庆武开口,只是这一回,曾庆武的声音里也多了些忿恨。

    “因为我?怎么是因为我?陆永坚,我知道你娶了黄艳珠,所以你对我耿耿于怀,可我和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不要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我头上!”

    “你口口声声说黄艳珠对我一见倾心,难道对我呼来喝去就是一见倾心?何况我从未喜欢过她,更从来没有单独和她相处过,谈何感情?说起来,若非她父亲仗着你们鱼翔宫的势力强迫我们曾家结这门姻亲,我也犯不着因为极度讨厌她又无法反抗而不得不在少年时代便离家出走!”

    “我曾家好歹也是西北域的顶级大世家,我曾庆武更是除了少主之外最受重视的家族子弟,本来可以坐享曾家庞大的修炼资源,就因为她,我不得不放弃那些庞大的资源,孤身离开家族,一路巅沛流离,吃尽苦头,这其中的恨,我又该找谁去算帐?”

    “对,我是没有给她交代!老实说,若是换了其他女子和我议亲,我也愿意给个交代,可黄艳珠是什么姓格,你心里应该清楚。她会给我交代的机会吗?她那么任姓,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不给人半点活路,她会接受我的交代?不想成为她的奴隶,我就只能悄悄地离开!”

    “这些年来,我哪怕再窘迫,再狼狈,也从未和家族联络过,也从未和你妻子联络过,她心里怎么想,那是她的事,与我无关,我从头到尾都不欠你什么!”

    曾义昊顿时恍然了,心情一松。

    原来不是父亲负心,而是父亲被逼婚!

    方才因为惊愕和疑惑而忘记了记数的他又再度移动着拇指。应该过去有近六分钟了,通宝坊的人除非是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否则,该到了啊!

    “自然是与你无关!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能影响到珠妹的决定?”陆永坚脸色复又变得阴阴的:“我原以为你早就死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东北域看到你!看来老天爷也在帮我!我这十多年来因为你而蒙受的种种嘲笑、羞辱,今天通通要讨回!”

    这“回”字刚出口,陆永坚便闪电般地抬手,毫无预兆地朝曾义昊从曾庆武身后探出的脑袋一招。

    曾义昊面前的空气立刻变得扭曲,现出一个长长的旋涡虹吸通道,一股庞大而强横、无形的吸力猛然吸住了刚刚心生警觉的曾义昊头部。

    “不!”察觉到一股突然出现的庞大力量要吸住自己往陆永坚的方向栽去,曾义昊大惊瞠目,本能地沉腰、双脚掌死死地扣地,左手第一时间抓住身边的檀木桌往地面一压,借着这股地面的反震力竭力往后退去,脑袋更是尽力地左右上下晃动着,令面前的吸力受用面积不断地改变。

    “昊儿!”反应过来的曾庆武惊呼一声,本能地侧转身躯向那虹吸通道压去,以图挡下吸往儿子的玄气化练,结果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倾。

    被曾庆武这么阻了一阻,曾义昊被巨大的空气漩涡吸得猛然前扑的势子顿时稍滞。

    “爹!”曾义昊双目暴瞪。他是不想被陆永坚抓住,但他同样也不想父亲被陆永坚抓住,顿时闪电般地出掌抓住曾庆武向前倾的肩膀奋力往后一扳。

    “嗯?还想逃!”平素十拿九稳地一招,居然没将一个五阶玄徒吸到身边,虽然其中有曾庆武这个人肉墙壁的作用在内,但陆永坚亦是意外地眉头一挑,抬起的左手骤然变粗变大,空气中扭曲的漩涡便疯狂地加快了旋转的速度,甚至丝丝作响。

    曾义昊便觉得面前的无形吸引力一下子增强了数倍,自己再也招架不住,身子一轻,双脚已离地,身不由己地和父亲一起朝数步远的陆永坚扑去。

    “不!”曾义昊怒目狂吼。

    不能被抓到,绝不能被抓到!

    哪怕陆永坚是玄大师级的高手,杀死自己就像踩死蚂蚁一样简单,自己也要尽最大的努力来反抗!

    何况,眼看着通宝坊的救兵马上就要到了,自己绝不能在这关键时刻失陷!

    他不假思索地松开抓住饭桌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反手拨出腰间的清虚剑,顺着直觉在父亲和自己之间的空气中平平地划过一道圆弧,再左腕一翻,掉转方向,运劲向着陆永坚的方向全力一挑!

    不管这一剑是否能够刺中陆永坚,曾义昊只竭力地将整个过程做到最快,最狠!

    “放开我儿!”曾庆武同样是一声凄厉且响透屋顶的怒吼,伟岸的身躯猛然涨大了近一倍,左手五指并拢成拳,右脚向前一踏,拼尽全身的玄气,向脸色狰狞的陆永坚狠狠地直捣,一团凝实的拳影便如突然出现的铁锤,直直向陆永坚砸去。

    金刚伏虎第三招,气贯重山!

    “哼,不自量力!”陆永坚嘴角泛起一丝嘲弄的冷笑,右掌化出的强劲旋涡顿时一顿,全身黑袍无风自动,身周的空气劈叭作响,一道无形的气波便堪堪地挡在了曾庆武的巨拳和曾义昊的剑尖之前。

    “嘭!”磨盘大小的拳影和这无形气波狠狠一撞,顿时发出极响的轰鸣,然后不支溃散,但那柄清虚剑的银白剑尖却只是稍稍阻了一阻,就冲破了气波的阻碍,闪电般地由下自上,“撕”地一声,如割丝帛一般,在陆永坚的下袍处划下一条长达半米的裂缝。

    眼看着剑尖就要刺破陆永坚的腰部,但就在这时,一直挡在前面的曾庆武身体一震,已被那股反弹的无形气劲震得向后倒来。

    身子同样被压向后倒去的曾义昊眼睁睁地看着已经刺到了陆永坚裸露皮肤的清虚剑尖飞快地远离陆永坚的身体,心中顿时暗叫可惜。

    “岂有此理!”陆永坚脸色微变,万万没有想到曾义昊这一剑居然能突破自己的防御,顿时大恼,羞怒之后,变掌为五指,遥空化为五道犀利的玄气,对着曾义昊拿剑的右手便迅疾抓下。

    若是被这一抓实,曾义昊这只右手铁定被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