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噬矿空间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空间也要工作和休息?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空间也要工作和休息?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可以选择是和他们一起去抓赤丹龟,还是脱光衣服在我家门前站一天!”曾义昊一个冷眼飞过去,毫不留情。

    矮胖少年顿时一个冷颤:“我去抓赤丹龟!”

    什么也不穿地在曾家门口站一天,那简直就是要命啊!他又不是暴露狂!

    曾义昊再又冷冷地伸手:“钱呢?”

    “在这里在这里!”矮胖少年等几个顿时如蒙大赦,纷纷从怀里掏出几张散的银票,而王志也闷声不吭地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交由矮胖少年一起汇总,上前递过。

    “行了,我再给你们六天的时间,六天后,不要再迟了!”曾义昊没好气地摆摆手。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忙点头哈腰地道别,然后一起拉住一直不吱声的王志赶紧离开。

    望着众小那急急的背影,曾庆武摇摇头:“昊儿,你这条件也未免太苛刻,赤丹龟哪里是那么好抓的?哪怕是在赤丹龟的聚居地,以往总要一个多月才能抓到一只……。”

    “不让他们辛苦一下,谁都以为我的话是放屁!爹,您放心,我有分寸。”曾义昊不以为然。

    “你啊!”曾庆武不再多说。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而且好几件事确实都处理得挺好,自己应该放手了。

    晚上,从炼器铺收工回来的舒父与许雨林一起联袂来访。

    舒父一进门就兴奋地道:“昊哥儿,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能打败赵会昭!”

    “你们也知道了?”曾义昊很惊讶消息的传播速度。

    “何止我们,现在整个快贤城只怕都传遍了!”许雨林很是敬佩地看他:“老板知道我和你们家的关系,特意让我早点收工来看你。”

    “是啊!”舒父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老实的双目闪闪发光:“昊哥儿,你这回可是一战成名!今天下午,我们整个炼器铺的人都在讨论着这事,管材料的老张将那些材料一连检查了三遍,道是一定要给昊哥儿准备最好的材料!”

    “惠芷今天也不错!”曾庆武在一旁听得心里极为舒坦,也微笑着夸道。

    “呵呵,曾师,俺已经好生点醒了她,以后她还会慢慢地变得胆大些。”舒父顿时憨厚地笑了,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百两银票递给曾义昊:“昊哥儿,知道你打败了赵会昭,游师傅和云师傅又仔细将你的订单核算了一下,减少了一些开支,发现多出这些银子,就让我带回给你。”

    他说得很好听,但曾义昊灵透得很,自是知道,这是炼器铺的人在卖好。

    通宝坊的坊员,在外面的地位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很显然,曾义昊虽然才进通宝坊,却能让快贤城通宝坊支坊的第一高手亲自来撑场子,炼器铺的这两位姓游和姓云的高级二品铁匠哪里还敢多收他的钱?

    “舒伯伯,没关系,我先前都说了,多出来的钱,就请大家喝酒,我只希望大家在打造时能够精益求精。”曾义昊马上又微笑着推了回去:“当然,游师傅和云师傅的心意,我记下了。”

    这同时也是给舒父一个面子。

    “这……”舒父顿时有些为难。

    “无妨,老舒你尽管听昊儿的。”下午又得了8000多两白银,曾庆武自然也不在乎这百两银子。用它们买来老炼器师的用心打造,给儿子增加一份安全,绝对值得。

    “行!那俺明天就跟他们转达昊哥儿的好意!”曾庆武都这么说了,舒父便不再坚持,憨憨一笑,告辞离去。

    见许雨林也要走,曾义昊忙留下他,将常乐曾经的许诺告知。

    “真的?他真的同意降低一定的难度?”许雨林惊喜万分,脸上透着几分激动。

    曾义昊能理解他的心情,含笑点头:“他说外坊坊员首重心姓和毅力,其他的倒在其次,所以,你这段时间好好花点精力研究你的弱项,半年内再去测试一次,我希望我们能够在通宝坊内彼此照应!”

    “好!”许雨林激动地点头:“小昊,谢谢你帮我说话。”

    曾义昊拍拍他的肩膀:“跟我就不用说这些客气话了。好生努力,我在通宝坊内等着你。”

    …………

    等许雨林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曾庆武便若有所思地问:“你很喜欢惠芷么?”

    曾义昊一怔,随后含蓄地道:“过了今天,快贤城内应该不会有人敢向她提亲,而且,她今天表现得很勇敢,很聪明。”

    “傻小子,喜欢就直接说,这么拐弯抹角做什么?”曾庆武顿时笑骂。

    “呵呵……”曾义昊不好意思了:“我只是不忍看她受欺辱……。”

    “那行,过几天,爹就收她做干女儿,曰后你便有了为她出头的理由,至于以后如何,就看她自己了!”曾庆武很快拿定主意。

    曾义昊顿时一呆:“爹,干女儿和义女有差别吗?”

    “废话,当然有差别!义女不可以嫁给义兄,但干女儿可以!”曾庆武顿时又在他脑门上敲了个栗啄。

    这晚,等曾庆武喝完强老所开的药,驱毒完毕,曾义昊已经烧好一桶热腾腾的浴水供冲洗。见父亲那**的身上遍是丝丝黑色的汗液,衣服中也隐隐有股腥臭之味,曾义昊顿时喜道:“爹,看来强老提供的药方很有效果!”

    “嗯!比先前你在回春堂抓的那些药还要好!”曾庆武同样是脸现喜色:“强老不愧是医中圣手,为父能感觉体内的毒被驱走了近四分之一,修为已经不再下跌了,反而有回增之势!而且真气的运行也比以前要畅顺!”

    “那太好了!我们继续用药。”曾义昊先是大为振奋,但随后又冷哼:“唐海涛在赵会昭来之前,还曾经来质问过我为何改用回春堂,质问过强老的人品,被我三言两语就打发了,没想到他不死心,还藏在旁边观看。结果,他看到赵家来人就不敢出头,看到杨司掌来了又急不可待地跳出来想表现,真是狡猾!幸好杨司掌是明白人。”

    唐海涛只怕还不知道其真面目在通宝坊快贤城支坊高层中早就曝光了,居然还想和杨司掌套近乎,结果讨了个没趣,曾义昊当时看到杨司掌那冷冰而嫌恶的样子,就觉得心中大快。

    而说完这话,曾义昊又是心里一动。是否那晚在莽苍山中,自己和赵会昭发生冲突时,唐海涛也早就回来了,只不过一直藏在暗处没有露面,所以邓强先前才会提醒自己小心唐海涛呢?

    怀疑的念头一闪而过,曾义昊没有再去多想。事已至此,唐海涛的真面目也已经发现,这些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费神了。

    曾庆武同样脸色不愉:“那厮惯会做戏,可惜遇上明白人,他被杨司掌忽略后的脸色好难看,活该!”

    眼下还不能正面和唐海涛撕破脸,曾庆武心里一直觉得很憋火,有这等让唐海涛丢脸的机会,心里也如同儿子一般爽翻了。

    “不说他了,爹您安心驱毒疗伤,我去修炼了。”

    “好!”

    ……

    晚上子夜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修炼完毕后,曾义昊再度进入了那个神秘空间。

    这一回,曾义昊本来并不报太大希望,但一站稳后,他却眼睛再度一亮:“嗯?它变了!”

    原本只是三根茎杆的紫极背菘,在短短的半天之内,居然又长出了一枝一寸多长的浅紫茎杆,而且茎杆上还长有两朵浅紫色的小花!

    这一下子,就长了十多年!

    不仅如此,它整体上都比以前要粗壮了少许,而这个空间里的灵气也明显比上一回进来时要浓郁。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下午的时候它没有快速增长,但现在它却又长了十多年?这倒底是什么原因?”曾义昊又惊又喜。

    不光是这紫极背菘,便是它周围的勾蛇草,都茂密了不少!

    “难道是下午我太心急了?”曾义昊开始猜测,但是仔细按时间来算,这个世界的时间和前世是一样的,都是二十四小时,哪怕是从正午十二点算起,到现在为止,也不过十二个小时,而自己第一次种下紫极背菘到第二次进来察看,中间至少也隔了一个小时,按理说,那时虽然不可能长出花,但应该抽出一根小小的枝!

    “多试几次!”一次的试验一般无法得出准确的结果,所以曾义昊很快就拿出前世做科学研究的严谨和热情,仔细量过四根枝蔓分别的长度,宽度之后,再又退出了这个空间。

    不管怎么样,这紫极背菘是突然加速生长了十多年,所以这一回,曾义昊也能稍稍安下心来,不再似下午那般患得患失。当下又在院子里修炼《回旋飞鸟功法》,直至又一个钟后,他再度抱着期待的心情进入了神秘空间。

    “嗯?这回又没长?”再次测试四根茎杆的长高、直径,曾义昊又愣了:“这……谁能告诉我,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空间中的灵气也似乎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你丫的还有脾气啊?难道还分工作和休息?”曾义昊觉得自己今晚是被这个古里古怪的神秘空间搞得睡不着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