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术皇 > 正文 第十七章 风雪剑圣

正文 第十七章 风雪剑圣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注定是热闹的一天。.

    黑色峡谷告捷,是白城商界的福音,让无数商人欢呼鼓舞。

    这一战大功臣是赵普,长达半个月战斗中,正因源源不断解药供应,让军队避免许多损失,这才顺利清剿成功。赵普又坦言表示,自己能研究出解药,这与沐云的协助是分不开的。

    沐云的名字让商人记住了。

    法术界内一篇《光能量的发现与基本运用》的论文,又引起一片轩然大波!一个没有光系法术概念的时代,这一个发现意义非常重大。

    术士公会不计前嫌,坦然坦诚的表示,光能量是术士公会近期刚刚开设的课题,十几位术道大师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却不想一位学徒有了惊人的发现。

    本期《术士》周刊,白城术士公会主席翁连海,亲自提笔写一份感谢信——“沐云的才学名副其实,他是百年难出的天才!”

    公开表示:“沐云是非常难得的新秀,术士公会愿以最优待遇和环境邀请加盟!”

    一位大师向新人学徒抛出橄榄枝,是一件何其荣耀之事!

    学院联盟不甘示弱,几位著名术士发出高度赞赏,暗示沐云与学院联盟的关系,你们术士公会休想挖墙脚!

    如果说纳兰家族是北地最大的商业组织。

    那么术士公会就是北地最大的术士组织。

    学院联盟是北地第二大的术士组织,同时桃李满天下,影响力非常深远。

    几位白城大师给予高度赞赏,至于沐云抄袭法术的说法?

    那是狗屁!

    再没有人敢提这事了,除非是想找骂。

    …………

    白松镇城门,车马来往,非常热闹。

    一位风尘仆仆的男人,身材匀称,非常英挺,穿着一件锁甲,左手握着一把朴素长剑,右手挂着一个酒葫芦,头上戴着一个斗笠,轻纱飞舞,颇有高人风范。

    斗笠男喝一口酒,自言自语说:“这就是白松镇吗?真是一个小地方啊!”

    此人出现引起路人注意,天寒地冻里穿着金属甲,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疯子,一种是高手。

    前者就不用说了。

    后者是强大武者,因为真气浑厚不惧严寒,哪怕冰天雪地之下,依然敢穿着一身金属盔甲。

    斗笠男走到一个少女面前,翩翩有礼一弯腰,微笑着询问,“这位美丽的姑娘,请问镇长家在什么地方?”

    少女先闻到对方一身酒气,本来有点厌恶,回头一看时,突然一阵风掀开男人斗笠上的轻纱,露出一张刀削斧凿的面孔,他40岁不到,五官像完美雕塑,留着唏嘘胡子渣,更又一种成熟感觉。

    “啊啊……镇……镇长家,再过三条街就能看到了。”

    少女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谢谢。”

    男子声音颇有磁姓,猛地一转身,披风飞扬,雪片飞舞,身形潇洒,转眼远去十余米。

    少女尖叫一声道:“好酷的大叔!”

    男子得意一笑,额前发丝飘舞,略感苦恼,自恋说:“人长得太帅也不好,无论走到哪里都像曰月一样耀眼,今夜注定又有少女寂寞难眠了,罪过、罪过啊!”

    镇长家到了。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镇长家门口坑坑洼洼,旁边树都东倒西歪,好像遭遇强盗洗劫了一样。他皱皱眉头,直接向正门走去,一群士兵正紧张的挡在门外,当见到一个穿着金属甲,戴着斗笠的剑客走来,立刻大声喝道。

    “站住!”

    “你是何人!”

    男子掏出一块银色令牌,用颇有磁姓声音说,“雪城风中眠,来白松镇办事,让开!”

    风中眠!

    雪城第一武道高手——风中眠!

    这是如雷贯耳的大名啊!

    这些士兵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久负盛名的雪城高手风中眠,居然如此年轻,大约三十五六岁。据说风中眠,一把风雪剑,打遍雪城无敌手!

    这么一个大人物,为什么跑到白松镇来?

    “快请示镇长!”

    镇长一听,赫赫有名的风雪剑圣,竟然来这个破镇,吓得差点肝胆俱裂,屁滚尿流的跑出来迎接。

    风中眠拿掉斗笠,露出一张颇为刚毅英俊面庞,瞥矮矮胖胖又秃顶的王建一样,嗤笑一声说:“你就是白松镇的镇长?”

    王建十分惶恐,举止滑稽的说:“见过风大人,我就是白松镇的镇长王建。”

    风中眠摸摸下巴说,“一镇之长,竟长得如此丑陋?”

    王建表情一僵。

    “哈哈哈,这个世界上能像我这样英俊的人可不多。”风中眠一脸无奈的样子,他过去拍拍王建的肩膀说,满脸同情的说道:“这长相是天生的,虽然外表丑陋,但是放心,我不会歧视你的,走,我们进去谈话。”

    王建都要哭了,他已经够烦了,这个风大人又来闹哪样?

    难道也是因为沐云?

    不可能!

    那是术士的事情。

    风中眠是武道高手,术武是浑然不同的两派,风中眠本事再大,那也是一名武者,不可能管术界的事情!

    念此,王建稍稍安心:“你们愣什么,还不给风大人上茶!”

    “那种东西是男人喝的吗?”风中眠拿起酒葫芦,拧开葫芦盖子,浓烈酒气弥漫出来:“我只喝酒!”

    王建赶紧挥手把人斥退,小心翼翼问:“风大人驾临小镇,有什么吩咐?”

    “我路过这里,顺便办点事。”风中眠坐下来,朴素长剑放到桌上,端起一杯热茶喝两口,这才慢条斯理说:“王镇长,我真是羡慕你啊!”

    王建表情一变,“岂敢岂敢,在下惶恐!”

    风中眠哈哈一笑说:“无妨,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他人羡慕的东西,譬如说我英俊的相貌。当然,这是天生的,再羡慕也没用。”

    王建嘴角抽搐几下。

    风中眠大饮一口酒,接着说,“我就不绕圈子了,这一次上白松镇来,只为见一个人。”

    王建一愣,“是谁?”

    风中眠有点惊讶,“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人是银雪域的大功臣,因为他的关系,说不定几百万饥民都将摆脱苦海,同时能影响域外,让整个北地都受益。如果不是这样,你觉得我会亲自前来吗?”

    王建一脸茫然,“在下愚钝,实在不知风大人所言何人。”

    风中眠哈哈大笑起来,“你放心吧,我只是想认识认识,这次并不是来抢人的。”

    王建都快哭出来了。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风中眠一拍桌子,满脸不悦的说:“别废话了,让沐云出来!”

    “沐沐……沐云!”

    王建直接瘫了,面如死灰。

    风中眠眯起眼睛:“别跟我说白松镇上没有这个人!”

    王建结结巴巴说:“有……有的!”

    “他人在哪里?”

    王建好像石化一般。

    风中眠拿起桌上的长剑,猛地站起来,“你是不想说咯?”

    “风大人饶命!”

    王建扑通跪在地上,心中暗道,真是流年不利,不该听信杜家的话,这一下要倒大霉了!

    “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

    “他……他在监狱里!”

    “哦?”

    风中眠忽然间好像变一个人,再没有嘻皮笑脸的样子,全身释放出凛冽森寒的气息,雄厚真气溢出体外,桌子上都凝起一层寒霜。

    “饶命!大人饶命!”镇长全身冰凉,慌忙磕头道:“这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

    “哼!”

    风中眠抓起朴素长剑,掀起一阵寒风,四周家具东倒西歪,王建抬起头来时候,他已经射出室外……速度像箭一样快,几乎让人没法反应,真不愧是风雪剑圣!

    沐云坐在监狱里。

    心里非常疑惑。

    这个时间按理说论文已经公布,那边论文应该足以堵住所有人的嘴了,赵普、雪狼佣兵稍微施加压力,按理说镇长就该把自己放了才是。

    搞什么鬼!

    沐云两天两夜魅吃东西,饿的头昏眼花。

    突然!

    砰!

    一声巨响。

    铁门的精钢门锁,直接被一把冒着寒气的剑给切开,那可是精钢打造,寻常武者根本破不开。独眼都不一定能做到,此人却像切豆腐一样,好雄厚的真气。

    铁门破开。

    一个英挺的男人走进来,一瞬间回鞘,完全无法辨认长剑的模样。

    “你是何人?”

    “沐云!”

    风中眠眼睛一亮,“不错不错,虽然不如我英俊,倒也顺眼,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不愧是研制出超级黑麦的人。”

    这和英俊有关系吗?

    这是什么奇葩逻辑啊!

    沐云觉得自己头上冒出几条黑线,“你是什么人?”

    “我这个人素来比较低调。”风中眠羞涩一笑,左手握着剑,右手轻轻一抱拳,“全大陆最英俊的男人,少妇克星,少女杀手,滚滚红尘中的一条小白龙,雪城第一剑客,人送绰号‘风雪剑圣’的风中眠,就是我!”

    “你果然很低调。”

    “哪里,哪里。”

    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活宝,虽然言行举止有些夸张,不过沐云能感觉出来,他确实是一个顶级高手,远在独眼之上。

    沐云也知道风中眠来白松镇的目的。

    一定是自己那份“超耐寒黑麦”的研制与培养方法,已经被银雪域领主看见并采纳了。沐云露出一丝笑意,风中眠来的正是时候!

    风中眠抱着剑问一句,“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落到这番田地?”

    (打脸剧情来了哦!今天已经更新完毕,但红票收藏好的话,我就再更一章!另外通知一件重要的事情,为取得更好推广效果,网站刚给了我通知,《术皇》将改名成《至尊法神》,我知道有人不喜欢新书名,但还请口下留情,这是上头决定,可不要骂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