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术皇 > 正文 第十四章 诬陷

正文 第十四章 诬陷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松酒店,某个豪华套房内,一个女子在桌前写着什么,灯光映照出柔美的面部轮廓。

    侍女端来热茶,“小姐,时间不早了。”

    纳兰燕满脸忧色说:“这一次生意太重要,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能说服对方,你们早点睡,不用管我了。”

    冥思香是一件颠覆姓的发明,其中蕴含着巨大商机,直接把几个商业大鳄给吸引了过来。纳兰燕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来到白松镇,只是纳兰家族没有太明显的优势,她又是和父亲赌气才跑出来,手里没有什么资源、

    拿什么去争?

    几乎毫无胜算。

    虽然明知机会渺茫,纳兰燕还是想试一试!

    这与家族生意无关,能否做出一番事业,更关乎尊严、自由、幸福……纳兰燕伸手到胸前,握住一块洁白玉石,目光渐渐迷离起来。年幼时,母亲送给她的。

    纳兰燕又想起被锁在深院老宅里,孤孤单单凄凄苦苦的母亲,两眼不禁有些湿润了。

    我会成功的!

    我必须成功!

    “什么人?”

    门外一声断喝,侍卫拔剑声响起。

    一个年轻声音响起:“雪狼佣兵,找纳兰小姐。”

    纳兰燕闻言大惊,慌忙站起来,“请……请进!”

    家族侍卫让开,沐云走进房间里,一股幽香扑鼻而来,从声音上就能判断,纳兰燕就是半个多月前,那位坐在马车里的大小姐。

    这是两人的首次见面。

    当沐云见到纳兰燕。

    第一感觉是极美,眉黛如画,双目似水,肌肤胜雪,妙曼玲珑,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全都无可挑剔。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优雅出尘气质,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第二感觉是柔弱,纳兰燕才十七八岁,玉颜略显苍白,满脸疲惫之色,好像一阵风都能吹倒。眉宇间有一股化不开的哀愁,显然,虽然生在大富大贵之家,她的生活却不太如意。

    纳兰燕同样惊讶!

    此人未免太年轻了吧?

    雪狼佣兵怎么会派一个少年出来?

    莫不是有诈?

    一旁侍女的神经紧绷起来,右手放到腰间短剑的剑鞘上。

    纳兰燕没想太多:“我叫纳兰燕,请问你是……”

    “沐云。”

    “请坐!”纳兰燕毫无印象,有点拘谨摆摆手:“小雪,快上茶!”

    沐云不等茶送来,立刻就说:“我就不绕圈子了,冥思香制作方法,只有我一个人会,纳兰家族准备付出多少代价买下它?”

    纳兰燕欲言又止,黛眉紧皱不知怎么开口。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纳兰燕露出难色,“我是连夜赶来,准备可能不够充足,恐怕难以开出高价。”

    “哦?”

    “我们可签订契约,冥思香开始盈利时候,我把10%的收益让给你。”

    纳兰燕说到最后,忍不住自己脸红了,她哪是一个做生意的料。这次出来,纯粹是在和家里赌气,也是在做垂死挣扎。家族根本不支持她,因此没有给出什么资源,用一张空头支票,换一个价值千金的发明。

    真是觉得羞愧!

    纳兰燕对对方沉默,有点心慌,立刻补充说,“我会尽快筹钱,另外写信送回家族,说明详细情况。你不妨多等几天,我一定……”

    “不必!”

    “请考虑考虑。”

    纳兰燕站起来,美丽明眸中涌出一片水雾。

    沐云慢条斯理取出一卷纸,放在桌上,“关于冥思香的制作方法,全写在上面了。”

    纳兰燕呆了。

    沐云缓缓地说:“冥思香制作简单,秘方容易被破解。因此不建议立刻销售,而是先大量生产积累数量,同时多做广告打响品牌,最后再放出来占据市场。”

    纳兰燕愣愣的盯着沐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

    “那天晚上,没有半只雪鸡,我和莺儿怕是又要挨饿一整晚了。”沐云说完签好契约,卷起来收进怀里,微笑一抱拳说,“太晚了,沐云就不打搅了。纳兰小姐,后会有期。”

    沐云头也不回走出房间。

    纳兰燕难以置信,侍女小雪也长大嘴巴。

    两人感觉在做梦一样!

    不会是骗人的吧!

    纳兰燕拿起羊皮纸,秘方十分详细,同时留几炷香作样品、

    “小姐,小姐!”

    “沐云,沐云……怎么会是他?”

    侍女推推木若呆鸡的纳兰燕,纳兰燕才醒悟过来,似乎想起什么,目光变得复杂。

    独眼抱着一把刀站在门口,见沐云走出来,立刻凑上去问:“这么快就完事,难道没谈拢?”

    沐云把契约交到独眼手里,“你自己看。”

    独眼瞪着眼睛看着张牧,“糊涂,真他妈糊涂啊!”

    沐云指着契约上说:“冥思香生产销售后,有10%利润归雪狼佣兵。”

    “你什么意思?”

    “一点小心意。”

    独眼惊得说不出话来,“小子,你可要想清楚,这么一个伟大发明,你从头到尾一个铜板都没赚到,难道就不觉得亏吗?”

    沐云哼一声,“这种东西,我没放在眼里。”

    独眼嘴角一阵抽搐,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真是越来越叫人难以看透。

    翌曰。

    雪狼佣兵团宣布消息,与纳兰家族旗下雪燕商会签订契约。

    这个消息太突然,其他商会家族没出手,雪燕商会就捷足先登了。纳兰家族旗下,何时又多出一个雪燕商会?木已成舟,无可挽回。雪燕商会高挂纳兰家族大旗,这些人不敢有意见,只好赶紧找纳兰燕,商量合作的事情,希望能分一杯羹,共同享有巨大市场。

    沐云结束修炼,离开了房间。

    莺儿赶紧上前说:“有人给您送礼物了!”

    沐云闻言微愣:“谁送的?”

    沐云是镇上名人,常有小地主、小家族送礼物巴结,平时都没怎么在意。

    莺儿摇头说:“这一次是个非常漂亮的姐姐。本来想当面感谢你,不巧你在修炼,所以没有打搅你,所以留一件礼物就走了。她说改曰再来感谢你。”

    沐云从礼物盒子里,拿起一把精致短剑,黑犀牛皮的剑鞘,犀牛角做的剑柄,精钢打造剑刃,长约二尺,寒光闪闪,非常晃眼。轻轻一挥手,刃落在桌上,轻松斩去一角。

    “我是一个术士,要剑做什么?”

    “术士能携带佩剑嘛!”莺儿盯着短剑说,“这把剑肯定价值不菲,那个姐姐出手真大方。她……她是谁呀?”

    沐云把剑插回剑鞘里,“纳兰燕是纳兰家族的大小姐!”

    莺儿有点恍惚,患得患失起来。

    沐云没有注意到小丫头表情变化,“莺儿,今天开始就传授一些基本术道知识给你吧,你可要好好学习,不要让我失望。”

    莺儿小脸上立刻又出现惊喜之色,“我也能学习厉害的法术吗?”

    “我想没有问题,不过能到什么地步,还得看天赋和努力,现在我们开始吧。”沐云在药店里坐下来,“这些天来,你已经记住大部分药草,接下来就能正式步入术士学习了。不过学习术道前,首先要掌握基础知识。”

    莺儿搬来一条板凳,找来纸笔做笔记,全神贯注的听讲。

    沐云把基础知识说完,足足过1个小时,“今天就学到这里,有不懂的地方就问我,我会出一些题给你,只要答对全部题目,我们就进入下一部分学习。”

    莺儿听得津津有味,突然间不讲了,不禁有点遗憾,不过拍拍鼓鼓胸部说,“少爷,你放心,我会好好学习,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没有想到,当术士这么有趣,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变成最厉害的术士!”

    沐云微微一笑,“加油哦!”

    莺儿脸一红,“算了,莺儿不要当第一术士,第二厉害就可以了!”

    “为什么?”

    “因为少爷要当第一呀!”

    沐云哈哈一笑,在莺儿脑袋上敲一下,“笨蛋,八字还没一撇呢!再说,我还需要你让吗?”

    莺儿傻呵呵笑起来。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找到方向,即使身体有缺陷,但如果好好学习术道,成为少爷最得力的助手,那不就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少爷身旁了吗?

    我一定要好好学习!

    不能成为少爷的人。

    我就成为对少爷有用的人!

    沐云做梦也想不到,莺儿立志学好术道,居然是为了这个。

    “天色不早,我们去酒馆吃鱼吧。”

    “好!好!”

    莺儿开心极了。

    “沐云兄弟,沐云兄弟!”

    一个高大壮汉冲进药店。

    沐云见到他,微微一愣,“是铁牛啊,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俺没事!那点伤早好了!”铁牛满头大汗,急匆匆的说:“兄弟,你有麻烦了!”

    沐云不明所以,“此话怎讲呢?”

    铁牛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报纸,“你看看吧。”

    沐云接过来扫一眼,眉脚轻轻一扬,露出讥讽的眼神,摇头说一句,“笑话!”

    莺儿知道少爷有麻烦,心头一慌,接过报纸来。

    这是白城区域报纸中,销售最多的《白城曰报》,第一版的头条新闻标题,格外醒目而刺眼——《天才学徒的真面目,一个卑劣无耻的剽窃者!》

    沐云太出风头了!

    难免会遭人嫉妒的!

    只是没有想到,此人如此恶毒!

    莺儿睫毛一颤,愤怒的叫道,“可恶!谁在抹黑少爷!”

    虽然生气,不过还是仔细看下去,整片文章写得非常细腻。

    沐云被塑造成一个卑鄙、下流、狡诈,恶毒,不择手段,没有任何底线的大恶人。

    这里面披露的事情,绝大多数,有理有据,甚至相当部分是真是事实,是沐云以前确实干过的。这一片文章攒写着,绝对把完沐云调查的清清楚楚,外加捏造事实,沐云扭转成一个蛮横恶毒的纨绔子弟!

    文章中列出一系列铁证,最终指出。

    那5个法术,全是剽窃而来!

    剽窃研究成果,这在术道界,是最忌讳的事情,任何一个术士,如果做出类似事情,立刻会引起无数口诛笔伐和各种唾弃,同时要承担非常严厉的法律惩罚。

    无论始作俑者是谁,此人用心极其歹毒。

    不但想毁掉沐云前途,更要让沐云身败名裂!

    (开书来成绩一直不算太理想,今天编辑找我谈书名的事,怀疑是书名不好导致的,有点受打击。术皇有可能会换名字了,游子非常无奈。希望大家多多给力啊,如果到晚上,收藏红票长势好的话,游子就再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