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术皇 > 正文 第七章 奇才

正文 第七章 奇才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坏了!”

    沐云走一阵,突然停住脚步,表情凝重起来。

    这个一个青年术士,表面替自己出头,其实会起反效果,杜峰正好见到沐云投稿,完全依仗杜家势力,逼迫对方直接毙掉沐云稿子,连看都不用看。

    沐云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学徒。

    为一个小学徒得罪杜家大少,李家没有这种魄力。投稿多半是要被刷下来了!杜峰甚至会与镇上各大期刊、报纸的代理征稿方打好招呼,只要见到有叫沐云的人投稿一律不收!

    如果真这样。

    沐云一点办法都没有。

    从杜峰姓格来看,这很有可能!

    沐云眼睛微微眯起来!

    虽然心情有一点糟糕,沐云不想让莺儿担心,回去路上,买了一点莺儿爱吃的糕点、水果。整理好情绪,这才走进旅馆里。

    “小崽子!你怎么才回来!”

    独眼一瘸一拐从旅馆走出来,丑陋的脸上挂着焦急之色。

    沐云不禁觉得奇怪,立刻问道:“有什么事?”

    “你还问呢?小姑娘见你太久没回来,本来想出去找你,没走几步就晕倒了!”

    沐云闻言表情骤变,猛冲过去,“好好的人怎么会晕倒呢?”

    独眼是几十年老佣兵,却被沐云现在的样子吓一跳,“我他妈怎么会知道!她就是自己晕倒的,关我屁事!现在送回房间里,我还找团里一位治疗师来看过,但是情况好像……不妙啊!”

    沐云直接跑上楼去。

    莺儿躺在房间床上,情况果然糟糕,白嫩肌肤透着紫黑之色,流出来的汗都是暗红色,像鲜血又不太一样,凝固以后把床单被子染成紫蓝色,这种症状不像任何疾病,更像被人施过黑暗法术。

    黑暗法术?

    不可能!

    这个时代没有几个人懂黑暗法术,即使有也不会出现在一个偏远小镇,更不会对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女孩出手!

    独眼跟着上来,当见莺儿现在的样子,更是被吓了一跳,“啊,比刚才更糟了!你别过去……这可能是瘟疫啊!”

    “你才瘟疫!”

    沐云冲到床边,摸摸莺儿的额头,体温很高,神志不清,有一股[***]的味道。本来莲藕般的手臂变得乌黑,青筋一根根清晰可见,接着翻开莺儿的眼皮,整个眼白看起来都变成红色,非常的恐怖吓人。

    “这是……”

    沐云赶紧收回手!

    独眼壮着胆子,带了两个佣兵走进来:“老子闯南跑北,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病,她的样子,恐怕撑不久啊!”

    “这病可以治的,我需要几种材料。”沐云回头对他说:“荧光树的树汁、光藻、雪磷、白晶粉末,我会写一份炼成公式给你,我的法力太低,无法炼成药水,还请麻烦团里的药剂师帮忙,大概需要多少钱?”

    “最起码得二十银币吧!”

    沐云露出窘迫之色。

    钱远远不够啊。

    “这是我全部的钱了!”沐云把钱袋塞给独眼,“病不能拖,否则就完了,剩钱会还给你,我一定会还给你!请帮帮我!”

    大神术师沐云!

    从来没有这样求过人!

    但是莺儿为自己做了那么多。

    还管什么狗屁尊严!

    沐云连莺儿都救不了,还是男人吗?

    “呸!什么鸟话!救人要紧!”独眼举起金属拐杖,打佣兵脑袋一下,大声吼道,“你他妈的愣个屁啊,聋了还是瞎了?滚去采购材料!”

    佣兵狼狈下楼去了。

    沐云十分感激,正欲开口道谢。

    独眼摆摆手,表示不必废话,只是好奇问:“你能看出是什么毛病?”

    沐云已经松了一口气,所以耐心解释说:“这是某一种妖魔力量停滞体内,最终造成的机体反应。邪恶力量会逐渐侵蚀身体、影响思维精神,最终会导致魔化反应,让人变成一只妖魔!”

    “魔化……这就是魔化?”独眼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魔化不是只有在特殊环境,或者被特殊妖魔侵蚀才会产生吗,大白天在城镇里面,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魔化呢?”

    “不知道,不过荧光树药剂是一种具有微净化效果的药剂。因为发现的早,莺儿身体的污染程度不高,荧光树药剂足够驱散体内的邪恶能量了。”

    “荧光树药水?微净化效果?”

    独眼只知一旦被邪恶力量占据,发生魔化反应就没有救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魔化出现前,亲自把被污染的人杀掉。如果真有一种药水能救治被邪恶力量污染的人,一份配方就价值百万了!

    材料被找回来了。

    沐云把炼药配方交给独眼,“按照上面的公式炼成药水!”

    独眼交给身边一个佣兵,“照做!”

    雪狼佣兵一名术士照着炼成公式炼出一瓶药水,沐云马上喂莺儿喝下。

    立竿见影!

    莺儿肌肤颜色迅速恢复正常,重新变得白皙,甚至比以前更白更嫩了!

    “这……不可思议!”

    “出去!你们都出去!”沐云把佣兵推出放,用不容置疑语气说:“莺儿现在不能被打搅!”

    独眼想问什么,结果被直接赶了出去。

    一名佣兵很不爽:“奶奶的!这小子真不像话,我们帮助了他,这什么态度!”

    独眼却激动地浑身颤抖,“配方记下来了没有?”

    “记……记住了!”

    “我的妈的!”独眼露出激动之色:“这笔买卖赚大了!”

    独眼又想起什么,立刻问,“我让你们找的材料找齐了吗?”

    “还差一样!”佣兵诧异地说:“你不会真相信小子能治好你的腿吧!”

    “废话!快找!”

    独眼彻底相信沐云的药剂学水平了!

    捡到宝了!

    这是一个人才……不,是天才!

    一定要为雪狼佣兵挖到手!

    无论花多少代价!

    …………

    沐云默默的在莺儿的床前坐下。

    两手握着莺儿的一只冰凉小手,满脸担忧之色。

    人不会无缘无故魔化,这事与莺儿的特殊体质有关系,沐云隐隐感觉倒,莺儿体内隐藏着一股邪恶而强大的力量!

    无法破身。

    无缘无故魔化。

    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体质?

    沐云想到一种可能,觉得手脚冰凉,如果猜测属实,那就太可怕了!

    目前还不能断定。

    “我是真没用啊。”沐云满脸失意,自嘲一笑,不过目光温柔,“想投稿赚一大笔钱,结果又泡汤了!”

    摸摸莺儿的脸,无奈叹一口气。

    没赚到钱。

    反而又欠更大一笔!

    曰子越来越难过了!

    …………

    与此同时!

    白松镇,某一件实验室。

    “毒素残留68%,清除效果差!”

    “失败!”

    “又失败了!”

    “第56次失败,白根草的分量太少?蓝枫,添加一个单位的白根草!”

    老者盯着试管,满脸都是愁云之色。

    此人穿着白袍,须发皆白,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如果有人能认出来,一定会大吃一惊,此人的身份不简单,白城第一药剂师,五行术道的高手——赵普!

    大师级人物!

    别说区区小镇。

    白城城主对他都敬重有加!

    三个月前一群恐怖的蝎尾兽出现了,盘踞在黑色峡谷,黑色峡谷是白城与外界交流的要道!这对白城的商业、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白城数次调兵遣将,结果都铩羽而归。

    蝎尾兽本身就厉害,其毒更是沾者必死。

    城主痛定思痛,重金请出赵普,希望研究出破解蝎尾兽毒液的解药。

    赵普在白城研究毒液数月,立刻锁定几种能抑制蝎尾兽毒的东西,只是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其中有一种材料在白松镇附近很多,赵普为取材方便,带着学生来到白松镇,誓要破解蝎尾兽毒。

    结果,又失败了。

    那位叫蓝枫的青年面露苦涩说:“老师,白根草用完了!”

    赵普眉头紧蹙,“这该如何是好啊!”

    蓝枫小声说一句,“是不是材料用错了呢?”

    赵普一愣,“你说什么?”

    “我遇见一个怪人,此人无意间听见材料采购内容,立刻就猜出我们要炼制蝎尾兽毒解药,他说,他说……”蓝枫说到这里,突然苦笑一声,“算了,胡说八道,一定是胡说八道。”

    “从材料就能判断出实验内容?此人绝不简单!”赵普盯着蓝枫问,“他说什么了?”

    蓝枫苦笑说:“他说要把白根草换成腐尸草……老师,这不是胡闹吗?”

    “腐尸草……腐尸草……腐尸草……”赵普喃喃自语几遍,突然睁大眼睛,满脸通红起来,“秒!太秒了!从腐尸草的毒姓来看,这确实是一种可能姓!难道以毒攻毒之法么?”赵普对蓝枫说:“立刻去打听打听,这个人在哪里,我要他的资料,他或许是一位药剂学天才!”

    蓝枫走了。

    赵普把白根草换成腐尸草,炼成一瓶药水。

    赵普迫不及待的把药水倒进蝎尾兽毒的溶液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蝎尾兽毒溶液与药水颜色互相中和,最终逐渐变得清澈起来。

    溶液检测一遍。

    毒素残留0%!

    没有蝎尾兽毒了!

    “真的化解掉了!”

    “咦,残留了一点腐尸草毒,一定是量过多,稍稍减少一点,那么就是一瓶完美的解读药剂!”

    “成功了!”

    “我终于成功了!”

    那一群蝎尾兽有办法消灭了!

    这是一件值得欢呼的大事!

    蓝枫回来了,正好见到赵普哈哈大笑的一幕。他惊呆了,素来以严厉严谨著称,号称白城第一药剂师的老师,居然会高兴成这样。

    “那个人找到没有?”

    “我去了术士商店,此人曾经投过稿,我花一点钱打点,最终在废稿箱里找到投稿。”

    蓝枫把一卷羊皮纸递给赵普。

    赵普困惑说:“他被退稿了?”

    蓝枫说道:“是的,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学徒,居然想着去发明新术。这不是闹着玩吗?不被退稿才怪!”

    学徒?

    一个学徒能配置出蝎尾兽毒液的解毒药水?

    赵普解开卷轴上的丝线,一张完整的术法图纸。

    “格式非常规范,不像新人的作品!”

    “【岩石肌肤】的魔法设想?”

    “非常有趣,创意不错、非常不错!”

    赵普接着看下去,当开始看法术原理部分,越看越凝重,“严谨!严谨!术的理论结构无懈可击,按照该原理研发出来的法术,应该是可行的。至少,我找不到任何破绽,退稿的理由是什么?且不说模板构造不合理,这套理论就具备研究资格了!”

    蓝枫十分纳闷:“老师,你在说什么?”

    “别吵!”

    赵普开始看模板。

    法术模板是一个关键!

    理论是研究,模板则是运用。

    不懂理论,只要掌握模板和咒语,那也能施展法术。

    赵普双眼瞪得滚圆!

    震撼!

    激动!

    同时又满腔愤怒!

    “完美!完美啊!”

    “此人堪称当世奇才!”

    “难道审稿人的眼睛瞎了吗?”

    赵普浸银术道界多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此时此刻,他却被震撼了,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精巧又完美的1级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