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术皇 > 正文 第六章 术士之道

正文 第六章 术士之道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莺儿走进旅馆,觉得来到天堂,这里有暖气设备,因此非常暖和束缚,有浴室,有大床,还有最爱的收音机!莺儿刚一进来就要洗澡,家里很冷,烧水麻烦,十天半个月才能洗上一个澡。旅店全天热水供应,想怎么洗就怎么洗。

    她欢快的就像一只精灵.

    从浴室里传来一阵阵水声,浴室嵌在房间里,玻璃虽然是磨砂的,不过透明度非常高。沐云瞥一眼,雪白妙曼的身体,曲线妙曼,前凸后翘,朦朦胧胧更添一份神秘感,不禁有一点血脉贲张的感觉

    神术师沐云一生痴迷术道真谛,活像块木头,根本不近女色。

    这具身体主人的欲望思想太强了。

    两个沐云灵魂融合在一起,神术师沐云占据主导地位,姓情思想却也发生一些潜移默化、不易察觉的改变。比如,姓格变得有点冲动,抵抗诱惑能力也减弱了。

    大概……这是年轻的感觉吧!

    沐云有一点想不明白。

    小丫头十五岁,为什么发育这么好呢?

    沐云甩开杂念,取出纸笔来,开始写写画画,沐云来自未来世界,本身又是杰出的术法巨匠。各种术道的理论、各种公式定律,法术数以万计。

    超前一万多年的知识非同小可!

    沐云对本时代有一定了解,现在法术以【五行术道】和【生命术道】为主,五行包含“金木水火土”五系,主要是战斗法术。生命以治疗系、辅助系为主,有少数攻击法术。

    两种术道。

    总共10个系!

    这其实是非常狭隘的!

    沐云不仅懂得【五行术道】、【生命术道】,更对【雷术之道】、【暗术之道】、【光术之道】有着极高的造诣。光暗雷是五行基础之上衍生的新派系,当前的时代处于萌芽阶段,再过3000-4000年左右的发展,整套完善的学习理论、法术系统才会开始建立。

    光暗雷都处于萌芽阶段,那么【精神术道】、【死亡术道】、【傀儡术道】,【召唤术道】等等,这些偏门术道一定会像凤毛麟角般稀绝。约1万年以后才发展的【时空术道】、【灵魂术道】,本时代怕是连影都没有,犹如天方夜谭一样。

    这些高级术道本时期,本时期只有一些法术文明极高的异族,方能找到一点苗头,人族中肯定是没有研究的。

    沐云才发现。

    自己的知识有多恐怖!

    这会颠覆世界,让全大陆的轰动!

    沐云不宜过于高调,选几个低级法术能换到钱就行了。

    术士施术,只需要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先构建法术模板。这就像打战前,先搭好炮台一样,但大炮暂时没有填装弹药。

    第二部分,念咒语激发法术。咒语就是炮弹,法力是火药,每个咒语对应一个模型。因为构建模板耗时比较长,当模型被咒语激发,产生术以后,模板就会消失,临战再构模板就来不及了。因此根据对手与环境的差异,术士要提前预备有针对姓的法术,这对智慧与经验是一种考验。

    术士一次准备的法术模板,其数量与级别有限,这与实力有关。

    “好了!”

    沐云写出法术设想、理论原理,再画出最重要的施法模板,每一个细节都做好了细致注释,惟独没有写出激发咒语。

    这样就能起到防盗作用,只有法术模板,没有法术咒语,是没有用的。当审核模板通过,确定法术成立,对方付完钱,沐云才会把咒语告诉对方,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少爷在写什么呢?好奇怪的符号和图案!”

    莺儿穿着一件白色浴袍,美丽的脸蛋微红。

    沐云忍不住瞥一眼女孩胸口,惊人弧度,深深鸿沟,心跳不禁再次加速,沐云赶紧移开视线,解释说:“这是术法图纸,术士照着修炼就能学会法术了!先不要急,过一阵子,我会把我的术道,亲自传授给你!”

    别人听见此话,免不了一阵鄙夷!

    区区一个学徒,居然敢口出狂言?

    莺儿什么都不懂,只觉少爷变得好厉害,崇拜之余又有一点期待。

    “再写几篇!”

    沐云动笔又完成几套术法图纸,一鼓作气完成五个1级术!

    1级金术【铁器修复】!

    1级木术【麻醉荆棘】!

    1级水术【弱酸水球】!

    1级火术【火苗喷射】!

    1级土术【岩石皮肤】!

    0级法术是学徒级法术,不是正式术法,投稿难以被收录,所以选择1级法术。

    这几个五行法术在15000年以后,哪怕8岁屁孩都能把原理、模板、咒语背的滚瓜烂熟。

    沐云让莺儿留在旅馆,“你留在房间里听收音机,不要到处乱跑,我出去办点事。”

    “是,少爷。”

    五套图纸整理一遍,卷起来用丝线绑好,写好名字,带离旅馆。

    白松镇有十几万人口,术道、武道研究组织不少,家族形势建立的研究组织非常常见。

    杜家是镇上最大的一个家族型的武道研究组织,拉拢数量惊人的武者,其中不乏武道高手。镇长都要给杜家三分面子,所以才敢开赌馆,开记院,横行霸道。

    至于术道研究组织,镇里最强的是李家。

    李家本就是术士家族,几年前花费巨资,取得《术士周刊》的代理发行资格,从而奠定李家术道研究协会的地位!

    《术士》由术士公会,每周发行一本的学术期刊。这是北地人气最高的期刊,几乎是一个术士就会去购买,因此非常的畅销,李家能得到白松镇的《术士周刊》代理印刷销售资格,除人脉关系和不弱财力,本身就具有一定底蕴和实力。

    当然术士数量远比武者稀少,尤其是在普普通通的小镇里,不可能吸引太多术士常驻,李家拉拢一批术士,然而数量与实力与杜家相比,还是远远不如的。

    沐云来到李家的术士商店。

    这是一个专门为术士服务的商店。

    收稿柜台有十几个术士在排队,每人手里都握着一份稿件,满脸紧张和激动。这些人全是学徒,不指望能上《术士周刊》这种权威刊物,只要能被一般的期刊,甚至是报纸录用就行。

    谁都想出名。

    这个时代的术士非常艰苦,尤其是寒门术士,因为上不起术士学院,更请不起好老师,只能自己苦苦探索,绝大多数穷尽一生都还是学徒,没有什么大的出息。

    这些人拼命发表论文,只要沦为被录用,他们就有可能得到正式术士赏识,从而收为徒弟,这样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了!

    沐云不禁觉得有点唏嘘。

    没有系统学习,基础本来就薄弱,哪写得出好论文,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概率微乎其微,一次次满腔热血和梦想的寄出稿件,最终都被无情的驳回,年华岁月不断逝去,最终在郁郁不得志中老去,蹉跎一生,实在可怜。

    若将来有机会,我要帮一帮寒门术士!

    “白根草、石角兽唾液、史莱姆粘液、黑斑兽骨髓,蓝晶粉末、雪妖指甲……”一个稳重有力的声音传来,他连续报了十几种价格不菲的材料名字,“每样50份,要快!”

    一位英俊的年轻术士,站在材料窗口,急不可耐的敲打桌子。

    “这么多材料……得要花好几百甚至上千银币吧!”

    “真是有钱人啊!”

    学徒们露出羡慕的目光,当见到青年袍子上的标志时,羡慕又变成敬畏,因为那是正式术士的图案。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等级,不过肯定不会是学徒,整个白松镇十几万人,学徒几千,术士才三四十个。

    终于轮到沐云了。

    沐云把羊皮纸递过去,“你好,我想投稿原创法术类!”

    “原创法术?”工作吃惊地抬起头,打量着才16岁的沐云一眼,“就你?”

    “对!”

    工作人员撇撇嘴,“又是一个不知好歹的……表格填一下,50铜手续费。”

    沐云懒得争辩,立刻办好投稿手续。

    “哟,不是沐少吗?”

    一个青年带着两名黑衣保镖走来,此人身材高大,穿狼绒外套,完整的白狐毛领,腰间别着手枪、一柄插在牛皮剑鞘里的短剑,他就是叫杜峰。

    心中怒火骤升。

    这是头号仇人!

    正是他,派人打死沐云,派人打砸家里,还导致莺儿被打,弄得家徒四壁……

    只是尚未到报仇的时机。

    沐云不懂神色,微微皱着眉头说:“有何指教?”

    杜峰哈哈一笑,“指教不敢,只是很佩服,你一个连书都没看过几本的家伙,居然敢来投稿,真是好勇气啊!”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

    “当然。”杜峰眼睛眯起来,皮笑肉不笑,摊摊手说,“只是担心,某人有钱浪费在投稿上却不还债,最终不但要被剁去双手,漂亮的小侍女都要被迫拿去抵债!放心,到时候,我和兄弟们,会好好照顾小侍女的。”

    沐云冷笑一声,“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就不劳费心了!”

    几次想激怒,结果都不成功!

    这个脾气暴躁的纨绔败家子,什么时候变得难缠了?

    杜峰有点不耐,哼一声,“再给你一次机会,乖乖把侍女送给我,留你一条贱命。这个镇子上,我想得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没人救得了你!”

    沐云没来得及说话。

    “哟,好威风啊!”一旁青年有点听不下去了,指着柜台里的工作人员叫道,“你们术士商店里面,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低贱的武者乱吠了!”

    几个工作人员大惊,吓得面如土色。

    “你又是什么东西……”杜峰大怒,不过见到对方胸口上的术士徽章,脸色不禁一变,露出忌惮之色,正式术士地位尊贵,镇子里有30多个术者,杜峰知道是谁,此人如此年轻,还是生面孔,莫非……是外地人?

    青年一字一顿地说,“别问我是谁,不过做人客气点总没错,否则活不长的。”

    “你!”

    杜峰目光中寒光闪动。

    术士与学徒有天壤之别,二十岁左右的术士,天赋一定非常出色。杜峰为人狂妄霸道,不过还算谨慎,不想为一个废物去得罪真正的术士,他想弄死沐云,不是多难的事,如果惹上不好惹的人,那就麻烦了。只是面子上……实在挂不住。

    杜峰拦住保镖,呵呵一笑,“误会了,我们不过开了一个小小玩笑。”

    “有些玩笑,不能乱开的。”青年拍沐云一下,“走吧!”

    杜峰见对方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咬牙切齿道,“沐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那个侍女。

    我要定了!

    你这么在乎那个女人,我就当着你的面玩弄她!

    杜峰目光中闪过一丝邪恶的光芒。

    大陆术士与武者比例,大约是1:100,武者主要负责冲锋陷阵,是战场上的中坚力量,术士才是推动文明发展的群体。外加数量悬殊,从而导致社会地位悬殊,术士一般自视甚高,尤其是名门家族里走出来的术士,从心底看不起武者。

    青年天赋不错,又出手阔绰,估计是某一个术士家族走出来的人。

    两人走出术士商店。

    “多谢。”

    “举手之劳,我平生最看不惯嚣张跋扈的家伙了!你是一个学徒吧?现在年纪还小,是学习的好时候,别把精力放在研究方面,免得自误啊!”

    对方是好意,沐云也没有不满,只是冷不丁问一句,“你采购的材料上来看,是研制蝎尾兽毒的解毒药水炼制试验?”

    青年被吓一跳:“你……你怎么知道!”

    “材料基本没错,白根草换成腐尸草去试试看吧!”

    “不要胡说,腐尸草是剧毒……”

    沐云自顾自的走远。

    青年术士呆住了。

    只是区区一个学徒,为什么从材料上就能判断炼制的药水!

    胡说八道!

    一定是在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