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术皇 > 正文 第一章 神术师

正文 第一章 神术师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雪之夜,简陋土屋,烛火飘忽,墙角的破旧布幡上,歪歪扭扭写着“奠”字,女孩一身素缟,跪在地上抽泣。这就是沐云醒来时,所见到的景象。

    女孩是谁?

    我又是谁?

    沐云躺在担架上,盖着一层白布,躯体僵硬冰冷,大脑一片空白。

    门推开,一阵冷风灌进屋子,残烛挣扎,光影摇曳,阴森吓人。

    “谁?”

    女孩被寒风吹得发抖,慌慌张张站起来,回头见到一个中年人走进来了,八字胡,身材高瘦,衣着华贵。

    女孩更紧张:“三……三叔!”

    中年人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拍掉肩膀上的雪,好像很随意的问,“葬礼结束,我明早就回白城。沐云欠着一屁股赌债,莺儿有什么想法?”

    莺儿怯生生回答:“我想耕种夫人留下的灵田,为少爷偿还赌债。”

    “沐家是白城大族,让女孩子留在镇上,为一个死掉的废物吃苦还债,不是丢家族的脸吗?不行!不瞒你说,我已替家族收回了灵田,这破房子打算卖掉还债,你有意见吗?”

    女孩紧咬嘴唇,黯然无语了。

    三叔表面来送丧,实际是欺负女孩幼弱,特意来抢房抢地!

    “当然,你没地方住了,不过别担心,因为念沐家人的面子,我会好好照顾你!”三叔目光落在女孩胸部上,衣服被撑起鼓鼓的挺拔轮廓,立刻点燃眼睛里一团赤裸裸的欲望之火,“你就在我身边,当一个小丫鬟吧。”

    莺儿强忍悲愤,倔强道,“莺儿是一个被遗弃在冰野的孤儿,不是夫人收养早就冻死了。虽然没念过什么书,莺儿却知恩报恩。少爷不幸过世了,莺儿不会跟其他人,我会干活养活自己!”

    “哼,简直胡闹!世道黑暗混乱,妖魔四起,魔兽横行,北边的半兽人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打过来。你一个小女孩连住处都没有,还想在冰天雪地里生存?跟我走!”

    三叔声色俱厉向前一步。

    女孩吓得慌忙后退:“你别过来!”

    沐三叔撕碎虚伪面具,露出邪恶的笑容,“你还不明白三叔的心意吗?只要把我服侍舒服,将来升为侍妾,就一步登天了!总比跟着一个废物好十倍百倍吧!”

    莺儿逼退到墙角,惊慌喊道:“我不要!”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女孩楚楚无助样子,更激起沐三叔心头的邪火,他忍不住了,正欲扑上去。

    莺儿眼含泪光,露出决然之色,从袖里抽出一把黑色管状物。

    火枪!

    沐三叔大惊失色!

    这是一种远古机械技术打造出来的火药兵器!

    莺儿对准下巴,用稚嫩声音喊道:“房和田都被抢走了,当着少爷未凉的遗体,您还要苦苦逼迫莺儿!我真的活不下去了,不如直接追随少爷去!”

    沐三叔又惊又怒:“一个废物值得这么做吗?”

    莺儿满脸泪水:“别再逼莺儿了!”

    “你……”

    沐莺儿十五六岁,浅紫色的明眸,水波盈盈像一泓清泉,肌肤雪白娇嫩,身体妙曼玲珑,胸部饱满,翘臀浑圆,虽然没有完全张开,已经是一个国色生香的美女了。

    她的姓格十分软弱,本以为容易得手,不料忽然变得异常刚烈,强抢名声毕竟不好。不妨欲擒故纵,先假装离开,再偷偷回来将莺儿掳走,不怕得不到小美女的身子。

    沐三叔气急败坏喊道:“不知好歹!你就替废物背债吧!还不上钱的时候,别跪着求我收留!”

    言毕。

    拂袖而去。

    木门被甩的嘎吱嘎吱响,莺儿擦掉泪水,露出迷茫之色,最后能依赖的人都过世了,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啊!

    小屋外,大雪纷飞,寒风肆虐,凄厉尖嚎就像怪兽在咆哮,一点点摧残吞噬着女孩儿的心。血腥乱世,魔物横行,又频频战乱……十五六岁弱女子,怎么保护自己?

    未来一片黑暗!

    莺儿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绝望,扑在沐云身上哭喊起来:“少爷,您走了,让莺儿一个人怎么办啊!”

    啪!

    突然!

    笨重的火枪掉在地上。

    莺儿惊愕,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因为沐云睁着一双眼,正茫然望着天花板。

    莺儿哇的嚎啕大哭起来,“少爷回来了,少爷终于回来了!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好不好?莺儿害怕,真得好害怕!”

    沐云脸色苍白如纸,嘴唇被冻得直哆嗦,“冷……好冷啊!”

    大悲大喜的感觉,莺儿差点晕了过去!

    她赶紧抱出一床破被子盖在沐云的身上,抱着沐云瑟瑟发抖的身体,泪水哗哗直流道:“您打我骂我都行,千万不要再丢下莺儿了!”

    沐云冷得浑身发抖:“莺儿?”

    他看着女孩,那是一张惹人喜爱的乖巧瓜子脸,五官长得非常精致,墨澈明眸就像一块宝石,鼓鼓的胸部,细细的小腰,是一个美人胚子。

    这个漂亮的女孩是谁?

    莺儿慌了神,“少爷记不起莺儿了吗?”

    沐云脑海空空荡荡,犹如一张白纸,“我……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莺儿忙安慰道:“这一定是头部受到撞击的后遗症,电台里有听说过类似情况,没事的,只要人好好的就好,莺儿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电台?

    电台是什么东西!

    记忆开始出现,像撞碎的冰山,有些漂浮海面上,有些则沉到海里。

    “这是哪里?”

    “是白松镇!”

    沐云记忆触动一点,“大陆有这个地方吗,这是什么国家?”

    莺儿摇头说:“有妖魔侵袭北方,大陆就没有人族的帝国了,白松镇归白城管!”

    “现在是何年月?”

    “新历1004年1月22曰!”

    沐云觉得大脑被一道闪电击中,突然激动坐起问:“再说一遍!”

    莺儿怯生生重复道:“是1004年1月22曰。”

    “你确定?”

    莺儿有点害怕。

    少爷是怎么了?

    沐云呆坐好几秒,自言自语说:“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是沐云!”

    沐莺儿大喜道:“想起来了吗?”

    此沐云,非彼沐云!

    沐云生活在新历16211年!

    现在却是是新历1004年!

    整整横跨15000年时光,多少个春秋转换,多少次枯荣更替……沐云恍恍惚惚,有种怅然若梦的感觉,他回到远古世界!

    这是真的吗?

    莺儿见沐云脸色不好,慌忙道:“想不起就别想了,人好好的就行了!当时治疗师都说你没救了,赌场里的坏人跑到家砸东西,还抢走食物和钱。沐家三叔又连夜乘车赶来,抢走房和田,连莺儿也差点……”

    女孩又一次哽咽起来,白皙脸颊上,淌起两条清泪。

    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而已,她究竟受到过多大的委屈啊?

    沐云清醒过来,立刻替女孩擦掉泪珠,安慰说:“别哭了,我已经没事,抱歉让你受苦了。”

    莺儿漂亮的明眸睁大,呆呆坐在哪儿,泪流的更厉害了。

    沐云不知所措:“我说错话了吗?”

    莺儿柔柔地说:“少爷变了。“

    沐云一愣:“有吗?”

    莺儿抱住沐云,满脸幸福说:“少爷从来没有对莺儿这么好呢,我觉得很开心!”

    沐云非常奇怪问:“我一直都对你不好?”

    “没……没有。”

    莺儿闭着眼睛,紧抱着沐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生怕没抓住就会飞走一样。

    沐云是女孩仅有的家人,更是唯一能依靠的人,那种深深的依恋之情,只要是一个人就能感觉出来!

    时间推移中,记忆恢复越来越多。

    …………

    沐云来自15000年以后的世界。

    那时,人族昌盛,辉煌空前!

    沐云则是名满天下的术法巨匠,精通各系法术,掌握2万多个术,读力研发八九百个新术,编写十二套巨著,有巨大影响力。

    结果,一场灵魂禁术测试中出错,沐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岂料灵魂漂泊到15000多年前!

    沐云努力回想历史。

    这一年,人族疆域狭小!

    这一年,新文明刚萌芽!

    这一年,术道武道才起步!

    这一年,炼药、炼丹、制符、阵法刚被发现!

    这一年,异界妖魔入侵,异族十分强势。百族共存,割据八方。

    这一年,种族战争不断!

    这一年,人族风雨飘摇!

    这一年……

    历史对旁观者而言,是一个传颂的故事,是一段苍白的文字。

    历史对亲历者而言,却是有血有肉的现实,是一段鲜活鲜明的人生。

    沐云,一个辉煌文明时期的神术师。

    竟然阴差阳错回到一个野蛮落后的混乱时代!

    万年光阴,桑田沧海!

    如果以法术数量来衡量一个时期文明的繁荣程度,现在人族社会流传的法术在5000条左右,且大多数剽窃异族,存在各种各样的缺陷,至于1.5万年的后世,仅法术书公开传播法术就超过25万条,全是经过无数术士完善优化,几乎完美!

    莺儿洗好湿毛巾帮沐云擦脸,“少爷感觉怎么样了?”

    沐云肚子咕咕直叫,略带尴尬道:“头有有点疼,还有……家里有食物吗?”

    “莺儿就去买。”

    莺儿翻出一个破木盒,几件廉价旧首饰,十几个暗红色铜币,这是莺儿平时攒的一点零钱。

    北地联邦的主流货币是金属币,用火铜、秘银、精金,三种贵重金属锻造成的不同价值货币,比例分别是1000:1,一枚铜币的购买力,只够一个粗馒头。

    三叔在得知沐云苏醒,生怕沐云会想起灵田,立刻就乘车离开镇子。

    现在全部财产17铜币,只有17个馒头的钱。

    这怎么过曰子?

    莺儿穿上一件棉衣外套,颜色太深,又大又厚,满是布丁,臃肿难看,一点不像女孩子穿的衣服。一条粗糙的毛巾系在脖子上,推开掉漆的木门,寒风夹雪,灌入屋内,莺儿向后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莺儿赶紧站稳,拉上围巾遮住脸,回头说了句,“我马上就回来。”

    女孩艰难顶着阻力,走进风雪里。

    沐云实在不忍心,却无力代劳,忙叫道:“别急,路上小心点。”

    莺儿闻言,心中泛起一股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