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一三零章

正文 第一三零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虞襄走时乃盛夏时节,回来已到了隆冬腊月,外头正呼啦啦的刮着北风,真可谓滴水成冰。

    甘泉宫四周环绕着人工挖成的湖,春夏秋三季之时,碧蓝的湖水掩映在浩如烟海的绿树之间,那景色美得令人沉醉。然而一到冬季,湖水便凝结成冰,远远看去素白一片,美则美矣,却叫人冷入骨髓。

    宫里烧了地龙,燃了火盆,孙妃却还裹着一件狐裘大氅,本就高高隆起的肚子更是大的惊人。她长相秀美,皮肤白皙,此时正慵懒的斜倚在软榻上,因连月晋升而舒展开的眉眼自然而然带上了几分倨傲和贵气。

    “娘娘,您这肚皮看着尖尖的,怀的一定是小龙子。”孙夫人殷勤的开口。

    孙妃摸了摸肚子,眯眼而笑,“是吗?不拘男女,反正这孩子是个有福的。嫂子此次进宫所为何事?”

    孙夫人连忙把纳虞襄作妾不成改聘娶她为妻的事说了。

    孙妃皱眉道,“娶谁家的姑娘不好,偏看上了虞襄?她已经认祖归宗了,嫡亲哥哥眼看就要罢职,养兄更是死无全尸,爵位旁落。她自个儿脾气乖张不说,还腿脚不便,身染宿疾,娶她于明杰有什好处?本宫帮明杰随便挑一个都比她强百倍。”

    “娘娘您有所不知,明杰就喜欢她那样烈性的,说是摆弄起来更有滋味。好人家的姑娘臣妇哪里敢让他近身,不若娶了虞襄,让明杰好生折腾几年化化心中戾气。等明杰性子稳重了便让她暴毙,咱们再另娶一位上得了台面的贵女。”孙夫人压低嗓音回禀。

    侄子的毛病孙妃自然知晓,且还帮着遮掩,闻听此言略微思忖片刻,觉得用虞襄磨磨侄子脾性也是好的。沈家和虞家都败落了,谁还管虞襄的死活。

    “那好吧,待本宫宣那虞襄过来看看。”孙妃摆手,让宫女去坤宁宫请人。

    她如今是宫中唯一怀有身孕的女人,又接连两月被成康帝擢升位份,晋级的速度世所罕见。莫说旁的宫妃对她各种艳羡嫉恨,连她自个儿都飘飘然起来,以为成康帝对自己和孩子多么宠爱,还打着一生下来就求成康帝封一个王爵的主意。况且她早一步搭上了新帝的大船,哪怕成康帝驾崩,她和孩子在新帝的照拂下一样过得舒坦自在,富贵无双。

    故而她渐渐也就忘了本分,丝毫不把皇后看在眼里,否则也不会遣一个小小宫女去坤宁宫中要人。此举若是放在平常,简直狂妄的令人咋舌。

    当然,在皇后蛰伏的这几月,类似的挑衅她也经受过不少,以往都默默忍耐下来,今日却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故而不等孙妃的宫女跨出内殿,就见坤宁宫的女官大步而入,言道,“皇后娘娘颁下懿旨,责孙妃不知礼数,不懂尊卑,于甘泉宫中面壁思过,跪满十二个时辰方能起身。娘娘,请吧。”

    女官躬身弯腰,欲引孙妃至后殿的佛堂。因大汉每一任帝王都笃信佛教,后宫嫔妃们也就上行下效,在宫殿内设置佛堂,有事无事便跪着念几句经文,以彰显自己慈悲。

    甘泉宫中的佛堂就在临水阁边,四面窗户虽然关得严实,北风却持续从缝隙中吹入,那温度能把人的一层皮肉都冻下来。让孙妃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跪地自省,等同于让她去死。

    孙妃闻听此言惊的差点从软榻上摔下来,孙夫人更是不敢置信,直言皇后娘娘以权谋私倾轧宫妃暗害皇嗣,她要去御前告一状。

    女官也不拦她,由着她和一个宫女往养心殿跑去。

    “娘娘是自个儿进去还是等皇上颁下圣旨?”女官冲孙妃微微一笑,态度很是和婉。

    “等皇上!”孙妃捂着肚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二人一时无话,静静等候。

    养心殿内,朴神医正在给成康帝把脉。成康帝患的乃是肺积,也就是现代所谓的肺癌,胸痛咯血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此症苦慧大师也曾入宫看过,却是毫无办法。朴神医医术与苦慧只在伯仲之间,但他有一门绝学,乃是吊命,虽然不能从阎王手中抢人,却也能大大减缓死亡的痛苦和时间。

    因他只为一人看病一次,绝无二次的原则,成康帝非到濒死不敢轻易让他出手。

    “朴神医,朕还有多少时间?”把完脉,成康帝淡然开口。

    “若非之前陛下被人下了虎狼之药损了精血,原本还有四五年寿数,如今则不然。草民勉力一试,少则五六月多则一两年,也是没个定数。”朴神医直言相告。

    “虎狼之药,损了精血。”这两句话在成康帝舌尖绕了绕,虽然语气轻缓,表情沉稳,然他幽深一片的眼眸却藏着令人胆寒的杀念。

    孙妃下的药能无知无觉提起他的兴致。他原本因为体虚,已经许久未曾动情,在孙妃那里尝过几次龙精虎猛的滋味后还以为是自己病体初愈的征兆,又加之孙妃有孕,更证明了他雄风不减当年,为此很是高兴了一阵,还把孙妃的位份往上提了提。

    但在得知孙妃擅长探脉精通药理后他才意识到,所谓的龙精虎猛不过是中毒,所谓的孕育龙嗣却是拿自己的寿数来换。若是孙妃不知他病体违和而下药,也算情有可原,偏她明知圣上病重将死还下此等虎狼之药,只为了给自己博一个锦绣前程,其所作所为不啻于弑君谋反。

    成康帝之前对孙妃的孩子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厌憎,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还得继续供着她,直把她擢升为一品妃子。

    眼下虞品言就要还朝,他伙同太子逼宫谋反的罪名也就不攻自破。而在这几个月里,成康帝和太子各自在心中拟定了一份名单,名单上的朝臣是忠是奸,是重用还是斩除,泾渭分明。

    一场腥风血雨一触即发,成康帝不介意拿孙妃磨磨自己的屠刀,故而当孙夫人闯到养心殿外大声喊冤的时候,他挥一挥袖子,冷声道,“将她们各打三十大板撵出去。将朕的旨意带给孙妃,让她跪,跪到皇后满意为止。”

    内侍得令,立即让侍卫捉住孙夫人和宫女,就在殿前的空地上扒了裤子狠狠打了三十大板,旋即遣女官去甘泉宫颁旨。

    “什么?这不可能!我还怀着龙子,皇上不可能如此待我!你们一定是假传圣旨!我要见皇上!”孙妃骇得肝胆欲裂,想要跑去养心殿却被宫女擒住,直接压进佛堂摁坐在蒲团上。

    因女官不准宫人在佛堂内烧地龙,燃火盆,孙妃只跪了小片刻就觉肚子抽痛,又加之心绪狂乱不能平复,裙摆上很快晕开一大片血迹。

    坤宁宫中,皇后得了女官报信,只轻轻笑了一下。她盯着窗外萧索的冬景,也不知想到什么,眸中泻出无尽悲意。

    虞襄见状自然不敢多待,命桃红柳绿推来轮椅,坐上后便要告辞。

    皇后亲自起身扶她,问道,“不是说腿伤已经治好了吗?怎还要坐轮椅?”

    “回娘娘,此去西疆路途遥远,却是因为不堪劳累又弄伤了筋骨,如今每天只能勉力行走半日,余下半日还需让丫头们推送。”

    皇后经历此番倾轧背叛,对虞襄这样的人越发喜欢。在常人眼中,虞襄的做法无异于离经叛道惊世骇俗,在皇后眼中却是重情重义知恩图报,莫说苛责,激赏还来不及。

    皇后连说了好几句‘苦了你了’,又叮嘱她日后常来宫中玩耍,这才命宋嬷嬷将她送出去。

    虞襄出了宫门并不马上离开,而是吩咐车夫将马车停在路边,等待受刑的孙夫人。

    桃红和柳绿惊出一身冷汗,此时才敢掏出帕子擦一擦,低声道,“让怀孕七八月的孕妇在这大冷天里跪佛堂,若是孙妃果真小产了,皇后娘娘恐会被朝臣命妇们诟病。”

    “诟病?让他们诟去吧。”虞襄吹了吹粘在蔻丹上的灰尘,笑容说不出的讽刺,“正是因为皇后娘娘素日里太过贤德仁厚,她失势后才会让小小的宫妃骑到头上撒野。忍了一辈子,装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落得个儿子圈禁,自己被废的下场,虽然是假的,却也足够令人心寒反思。一旦被逼到绝境,再仁厚的人也会展现出最阴暗的一面。娘娘她现在很想见血,我正巧就给她递了把刀子。不过孙妃倒是个人才,不但惹了娘娘,还把皇上也得罪死了,也不知她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虞襄将手伸进袖笼里捂热,目中露出沉思。

    “管她究竟干了什么,总之过了今日,往后还有没有孙妃这个人都不知道了。”柳绿忧心道,“只是皇后娘娘拿您做了一回筏子,事情传开,您那名声就更差了。”

    虞襄闻言非但不觉得烦扰,反而轻笑起来,“名声那玩意儿我早八百年前就扔掉了。皇后娘娘的确拿我做了筏子,但我还得感谢她呢。你想想,此事传扬开来,今后这上京城里谁还敢惹我?”

    连宠冠六宫的孙妃都得了这么个凄惨收场,往后想找主子麻烦的人必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柳绿一想的确是这个理,便也笑开了。

    桃红一直盯着宫门,此时喊道,“孙家的马车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