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一一七章

正文 第一一七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老爷到底经历过大风浪,很快就恢复镇定上前问话。

    “子长(沈元奇的字),你怎么把虞三小姐带回来了?”

    沈元奇上前回话,“义父,襄儿是我妹妹,自然应该随我回来。”

    乒呤乓啷一阵乱响,却是有人摔了饭碗碰落了筷子。

    “你妹妹,这是何意?”

    “襄儿是我失散多年的嫡亲妹妹,此事说来话长。”沈元奇将妹妹推至厅中,坐下后简单叙述了那些陈年旧事,惊得薛家人膛目结舌。交代完前因后果,沈元奇又道,“此次带襄儿回来,我却是打算让她认祖归宗,不知义父觉得如何?”

    薛老爷只是认下沈元奇做义子,并不要他改姓,此时自然不好插手他的家务事,唯有点头应诺。

    二人说话之时,虞襄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厅中众人。薛夫人虽然掩饰的极好,但眸子深处却时而闪过厌憎和隐忧,怕是对沈元奇多有戒备。这也难怪,薛少爷不争气,如今的薛家完全靠沈元奇一个人来支撑,日子久了难保他不对薛家偌大的家业起了贪念。

    薛少爷天性豁达,眸中含笑,倒是真的拿沈元奇当异姓兄弟看待。其余几个庶子被薛夫人教导的唯唯诺诺,平日里都在自己的小院用膳,此时不曾露面。

    薛夫人诞下的两个嫡女一个年方十二,一个与虞襄同岁,俱都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可以窥见她们对家中多了一个陌生人的不安。

    这薛家怕也是不能久待,日子长了难保不生出龌龊。虞襄暗自思忖。

    沈元奇与薛老爷议定认祖归宗的事,薛夫人这才开口让兄妹两坐下用膳。厅里无人说话,只有筷子撞击碗碟的声音。虞襄味同嚼蜡,越发想念哥哥在时的光景,同样是围着桌子吃饭,她可以用指尖悄悄戳哥哥大腿,逗他变脸;可以微微撅嘴隐晦的向他索吻;哪怕因心不在焉误食了最辣的辣椒,舌尖也能尝到甜味。

    哥哥走了,却仿佛带走了她生活中全部的快乐。虞襄吃着吃着竟忍不住红了眼眶。

    沈元奇心中暗暗叹息,放下碗筷说道,“我们用好了。襄儿初来乍到,我带她去府里转转,义父义母,你们慢用。”

    “让佳宜、佳音带沈姑娘去吧,她们女儿家好说话。你留下,认祖归宗是大事,我得跟你好生商量一番。岭南毕竟山高路远,你又官职在身走不开,我们需得找个稳妥的人去办。”薛老爷笑道。

    沈元奇看向妹妹,见她无所谓的摆手,只得留下。

    薛家在岭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望族,虽然现如今日薄西山,根基却摆在那里。作为薛家的嫡长女,薛佳宜身上很有几分贵气。反观嫡次女薛佳音却多有不及,见虞襄执起马鞭把玩,脸色白了白就找借口遁了。

    薛佳宜也不挽留,领着虞襄在后花园里闲逛,遇见稍微平坦的道路还主动上来推轮椅。

    “虞襄小姐如此鼎鼎大名的人物,却没料到有一天竟会沦落到这等地步。世事真是无常。”她忽然俯身,在虞襄耳边低语,末了冲回望的虞襄粲然一笑。

    “我曾得罪过你?”虞襄皱眉问道。

    “不曾。”薛佳宜摇头。她只是纯粹看不惯虞襄罢了,谈不上得不得罪。她曾远远见过虞襄一次,在太子妃举办的春日宴上,分明是个断了腿的废人,却笑得比谁都张扬肆意,也不知谁提及她的名字,声量稍微大了点,她一个冷厉的眼神瞥过来,所有人都止住了呼吸,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

    回来后好几天,她还在为那时的情景感到心悸,心悸过后又觉得轻蔑,暗道有什么好怕的,不过仗势欺人罢了。没了权势地位,她也就是个废人。

    当时的臆想现在竟然变成了现实,虽然与虞襄无冤无仇,薛佳宜却感到一阵快意。等此事传遍京城的时候,想必为此感到快意的人还会更多。

    虞襄如何不了解这些人落井下石的心态,冷笑道,“那么,今日我便少不得要得罪薛小姐了。”

    薛佳宜心尖一颤,就听她继续道,“我能认祖归宗本是件天大的好事,到了薛小姐嘴里却用上了‘沦落’二字。可见我大哥在薛小姐心里是如何卑微的存在,回到他身边是如何凄惨的境遇。虽然我大哥现如今已是正四品的朝廷命官,在薛小姐心里,怕是还将他当做薛家的家奴看待……”

    “不,我并无此意。”薛佳宜连忙辩解。

    “那你为何讽刺我沦落到这等地步?这等地步是什么地步?薛小姐能否替我解惑?”虞襄眨眼,表情十分懵懂。

    薛佳宜脸颊涨红,嗫嚅难言。

    虞襄冷声笑了,“我不会因为回到大哥身边就觉得自己卑贱,更不会因为大哥曾经为奴的经历就感到羞愧。薛小姐,今后与我说话时最好客气点,我现如今虽然不是虞家三小姐,却还是皇上册封的司农乡君,若真要论起品级,你父亲母亲见了我也是要行礼的。”

    薛佳宜涨红的脸颊转瞬变成苍白,正进退不得间,便听沈元奇温润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襄儿,该回去了。”

    薛佳宜不知他站了多久,又听去多少,顿时更觉得羞愤欲死,提起裙摆匆匆跑开了。桃红和柳绿专注的赏花,并不曾为主子出头,因她二人知道,在主子跟前,满京的闺秀都是纸老虎。

    沈元奇推妹妹回房,坐下后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脸上看不出喜怒。

    虞襄小啜一口,坦言道,“大哥,虽然薛老爷待你不薄,但薛夫人打心眼里防着你。日子久了难保她不在薛老爷和薛少爷耳边念叨些什么。你若是不贪图薛家家业,咱们最好尽快搬出去住,免得恩人变成仇人。”

    沈元奇挑眉问道,“那我要是贪图薛家家业呢?”

    “那我只能说你脑子进水了,然后劝你三思而后行。为了那么点东西赔上好名声,何必呢?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虞襄像劝道失足儿童一样耐心。

    的确,皇上重用自己一是因为自己毫无根基,二是因为自己知恩图报重情重义,若是占了薛府家业,今后的仕途怕就断了。沈元奇本是随口一问,见妹妹如此认真反倒忍俊不禁。

    他再一次意识到虞妙琪与妹妹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虞妙琪从小就要强,触手之物必要占为己有,否则绝不肯善罢甘休。若他方才问的是虞妙琪,对方怕是会眼前一亮,然后积极的为他出谋划策。

    这性子也是被已故的爹娘给宠出来的,往日总在她耳边念叨她是贵人,早晚有一天会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却原来在扭曲她的本性,最终将她塑造成如今这幅贪婪无度,自私自利的模样。

    是沈家将虞妙琪给捧杀了。得出这个结论,沈元奇的心情很微妙,说不出是仇恨多一点还是愧疚多一点。

    兄妹二人商议半天,都觉得住在薛家不是长久之计,翌日便向薛老爷打了招呼,然后派人去收拾空置的宅邸。

    薛老爷自是百般挽留,却苦于沈元奇铁了心,身边又有家眷,只得放行,但虞襄认祖归宗的事还是尽心尽力去办了。

    虞襄并非虞家血脉,而是沈状元嫡亲妹妹的事不过几天就传得众人皆知。虞襄往日得罪的人不少,上门寻隙的却不多,究其原因不过四点:一,她嫡亲兄长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轻易不能得罪;二,皇上非但未曾收回她司农乡君的封号,还让皇后赐下礼物安抚;三,九公主日日上门探望,不待到黄昏不肯离开,可见与她感情甚笃;四,太子妃接连送了好几车礼物以表示对她的重视。

    虞襄虽然离开了侯府,境遇却实在称不上落魄,只除了夜深人静之时对虞品言思念的厉害。

    虞思雨上门探望过她几次,说老太太病得下不了地。虞襄立马备好礼物前去探望,却被拦在大门外不让进,只得狼狈的离开。她已经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出入却还坐着轮椅,也不知是懒还是因为什么。

    如此过了三个月,这日,虞襄刚躺下便陷入了一个古怪的梦境:她站在一条波浪滔滔的浑浊大河边,不远处传来刀兵相向的撞击声和惨烈的嘶杀声,抬头是灰蒙蒙的天空,有潮湿的水汽钻入鼻孔,一场暴雨忽然而至。

    她顶着沉重的雨点往前走,没走几步就见几匹骏马奔驰而来,身后跟着许多挥舞弯刀的追兵。她抹掉脸上的雨点,踮起脚尖眺望打头那人的面容,却见那人背后中了一箭,从马上跌落,摔进浊水滔天的长河里去了。

    跟随在他身侧的将士凄厉的喊着‘主帅’也纷纷跳下去,奋力朝浮浮沉沉的身影划动。岸上的骑兵收起弯刀拉满弓弦,箭矢比天上的雨点还要紧密,让人无处可逃。

    虞襄强忍心中惊骇,扑到河边探看那熟悉的身影,眼见他慢慢沉了下去,这才从无边无际的恐惧和无助中醒来。

    伸手一摸,额头早已布满冷汗,背心和胸口更是撕裂一般疼痛,虞襄喘着粗气,一声接一声的喊着桃红和柳绿。

    “小姐,您怎么了?”柳绿盯着她毫无人色的脸庞惊问。

    “收拾东西,我要去西疆。”虞襄利落的翻身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