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正文 第九十八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用好健康码,防控不放松!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虞品言把虞襄塞进被窝,又在她肚皮上摆了两个汤婆子,盖好被褥后伸手摸了摸她高高隆起的腹部,这才含笑而去,甫一跨进正厅,脸上的笑容尽数收敛,只余令人心惊胆战的阴鸷。

    虞思雨落后他一步进门,见老太太面色难看,连忙奔上前慰问。

    老太太说不出话,执起她皓腕,用口型说道,“你回来晚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车轱辘坏了,修了小半个时辰。”虞思雨欲言又止,飞快瞥了眼站在厅外的几名农妇。老太太也顺着她视线看过去,愣了一愣才指着其中一人问道,“那可是忠顺媳妇?”

    虞思雨努力辨认她口型,点头道,“正是忠顺大叔的媳妇。”

    还有几位农妇均为老永乐侯旧部的家眷,因丈夫随侯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回来时不是暗疾缠身就是缺胳膊少腿,不得不解甲归田。老侯爷最为重情重义,将他们安置在永乐侯府的田庄里,每月五两月钱的供着,一直供到他们入土为安为止。

    这些人一般只在逢年过节才会入京拜见,此次跟随虞思雨回来,且个个面色凄惶,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老太太心中更添一层不祥,连忙招手让她们进来。

    几人一来就齐齐跪下,磕头道,“老太君,侯爷,若非实在活不下去,民妇绝不敢求大小姐将我等带进侯府。民妇无状,求老太君和侯爷恕罪。”

    “发生什么事了?”虞品言沉声问道。

    几人一面叙述一面抹泪,“启禀侯爷,当初可是老侯爷发了话,让我等在乡下庄子里谋一条生路。哪知道二小姐一回来就说我等手脚不全,是干吃白饭的,将我等尽皆辞退。我家忠顺为了挣钱不得不组织大伙儿上山打猎,前些日子遇见一只大虫,全都,全都被咬死了,只抬了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回来。老太君,侯爷,我们连下葬的钱都出不起,家中更有老小无所依傍,这才斗胆求到大小姐跟前。老太君,侯爷,且看在我等夫君跟随老侯爷出生入死的份上,赏赐些许银两置办几口薄棺吧,求求您们了!”

    沉闷的磕头声接二连三响起,老太太不敢置信的看向虞妙琪和林氏。虞品言脸色更是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连出生入死的旧部都安置不了,此事传出去还有谁敢效忠永乐侯府?

    老太太说不出话,扬手就掀翻炕桌,抖抖索索的指着母女二人,面上怒火狂炽。

    虞妙琪连忙磕头,辩白道,“祖母明鉴,孙女并不知道他们乃祖父旧部,若是知道定不会如此!是我错了,要多少银两我全出!”

    “你出银子,你出银子能买回我夫君性命吗?襄儿小姐管家时一切都好好的,偏你要换掉她重用的庄头,挑了一个惯于欺上媚下的,竟说我们是废人,是吃白饭的,要赶我们出去。没有我们这些废人,老侯爷早就死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其中一名农妇忽然扑上去掐虞妙琪脖子,还朝她脸上啐了一口浓痰,眼中刻骨的仇恨令人心惊。

    虞品言和老太太竟丝毫不加阻拦,只冷眼看着,还是忠顺媳妇尚存一丝理智,联合林氏将她二人拉开,然后磕头告罪。

    “告什么罪?掐死还省得本侯动手。”虞品言轻描淡写的说道。

    老太太冲晚秋使了个眼色,晚秋立马转入内室拿出一个檀木盒子,里面整齐码放着二十个金元宝。晚秋将之交给忠顺媳妇,说道,“这个是老太太给的,快快拿去办丧事吧。”

    老太太要来笔墨纸砚,手书道,“是我永乐侯府对不起尔等,今日必定给尔等一个交代。你们且先回去把丧事办了,家里有老人的我侯府负责送终,家里有小孩的,我侯府负责养大。这张纸条你们收着,若是我侯府反口,你们就凭着这个去告官。”写罢接过马嬷嬷递来的契书,摊开置于林氏面前,用口型无声问道,“还记得你立下的军令状吗?”

    林氏呆住了,满脸的不敢置信,“母亲,您这是要干什么?”不是她想得那样吧?

    “干什么?自然是休了你。”虞品言站起身,冷冷开口,“给你半个月时间去向各家道歉,道完歉就带着虞妙琪滚。”

    虞妙琪也呆了,完全不敢相信他们竟连自己也要一块儿赶出去。

    “祖母,大哥,我可是虞家血脉!你们怎能将我赶走?!”她尖声诘问,浑身肌肉都因为太过震惊惶恐而绷得死紧,几乎成了石雕。

    “虞家血脉算什么?本侯不认。把你们弄出来的烂摊子收拾干净就立马滚,除了林氏的嫁妆,一分一厘都不准带走!”他说完拿起老太太手书的纸条,慎重盖上自己私印,然后拱手道,“事情闹得太大,须得进宫向皇上请罪,老祖宗,各位婶娘,虞某先行一步。日后有什么困难各位婶娘只管上门求助,门房必不敢阻拦。”

    老太太疲惫挥手。几名农妇拿着纸条千恩万谢的磕头,等他走远也相继告辞。

    林氏还在痛哭,一声声的喊着夫君的名字。虞妙琪爬起来,胡乱用袖子将脸上的浓痰擦干净,指着自己泛出条条青筋的手腕,冲老太太说道,“祖母,你好生看看,这里面流着的是虞家的血,我父亲是虞俊杰,曾经的永乐侯!我不是什么外姓人,是父亲的血脉啊!祖母,你怎么忍心让父亲的血脉流落在外?”

    她没有别的依仗,只剩这点血液了。死去的人往往最令人惦念,她就不信提起已故的儿子,老太太会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然而这一招早就被林氏用烂了,恻隐之心没有,反而厌烦居多。老太太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巨大的‘滚’字,然后将毛笔狠狠砸在虞妙琪脸上。

    虞妙琪躲之不及,顶着一脸墨点惨然而笑,笑完静静流泪。她指了指老太太,又指了指林氏,最终什么话都没说,脚步踉跄的离开,似乎已经心如死灰。

    老太太使人将林氏扔出去,这才躺倒在榻上,身心俱疲。

    虞襄只眯了一小会儿就被痛醒,捂着两个汤婆子哼哼。虞思雨掀开门帘嗤笑道,“听说你今儿个当着满堂宾客的面来了初潮?丢人丢到家了。”

    “那又如何,来得都是女宾,就算我血流成河,谁还能拿这个说事?前边如何了?”虞襄半坐起身,从被窝里掏出一个汤婆子塞进衣领。血液流失的速度太快,她哪儿哪儿都觉得冷。

    虞思雨见她上边鼓鼓的,下边像怀胎五月的孕妇,止不住笑起来,笑罢撇嘴,“惹出这么大的祸端,大哥还能饶了她们?说是让她们把烂摊子收拾干净就立马滚蛋,除了嫁妆什么都不能带走。”

    虞襄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头发,笑道,“嫁妆都让舅舅舅妈去管,想来这会儿也不剩什么了。母亲说自己嫁妆铺子亏损甚大才打中馈的主意。她此言只为了给虞妙琪开脱,却不知道自己一语中的。临出门的时候清理账册,虞妙琪就该焦头烂额了。”

    虞思雨掩嘴忍笑,问道,“真有其事?就算给了我几家店铺几百顷良田,应不至于沦落到连老祖宗那几百两膳食银子都要克扣的地步。”

    虞襄拉高被子,将自己裹成球状,“我哪知道她怎么想的,许是认为那些嫁妆在我和老祖宗手里拽了几年,已经被玷污了,要回去便大肆更换掌柜和货源。管理不善再加上货源不稳定,她不赔钱谁赔钱。”

    虞思雨唏嘘不已,苦笑道,“她弄出这乱子委实太大,把京城最有头脸的贵人都给坑害了。本来咱们虞家三位小姐只有她是‘出淤泥而不染’,这会儿哪里是出淤泥,是掉了粪坑了。你说咱们这辈子还能不能嫁出去?”

    “名声再好也不能嫁入高门大户,你快别想了,找个老实人安生过日子吧。我断了腿的那天起就不指望嫁人,名声好坏有什么所谓?我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日子过得痛快就成。”

    “满京闺秀唯独你过得自在。”虞思雨颔首,摸到袖管中的硬物,连忙取出来递过去。

    眼下自在,过几天也自在不起来了。想到步步紧逼的兄长,虞襄哂笑,接过长条状的锦盒打开,顿时惊住了,“你哪儿来的银子买这样贵重的礼物?”

    “嗐,不是我送的,是沈状元送的。快说说你跟他究竟怎么回事儿,你及笄他竟送如此贵重的冠笄,可是看对眼儿了?”虞思雨凑过去低语。

    虞襄捧着盒子愣神,一个念头忽然钻入脑海,不等她细想就听见桃红柳绿在外面喊道,“二小姐,你怎么来了?你这头脸是不是得擦一擦,瞧这脏的。”

    话音未落,一脸墨点的虞妙琪已越过她二人跨入内间,表情看似平静,眼中却隐有癫狂之态。

    “虞襄,我今日得告诉你一件事,一件有可能颠覆你整个人生的大事。你想不想知道?”她放缓脚步,徐徐走到床边坐下,嘴角的笑容分外诡异。

    颠覆我人生的大事还藏在哥哥肚子里呢,你这点事算得了什么?虞襄依然漫不经心,虞思雨却警惕起来,冲桃红柳绿大吼,“二小姐魔怔了,还不过来把她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