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正文 第九十七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用好健康码,防控不放松!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嬷嬷着急忙慌的迎上去,“小姐,您怎么来了?您身体好了?”

    侯府宴席竟被人投了毒,虞襄哪里躺得住,一面派人去打听情况,一面使人去寻隔壁的朴神医。因为她种药的手艺了得,朴神医刻意在侯府旁边置办了一所宅子,弄到稀奇的植株就送来让虞襄帮忙照顾。

    朴神医虽然重原则,却是个一顶一的俗人,不但看诊的费用高昂,更开了一间药铺专卖他研制的丹药,那价格贵的令人咋舌。因他师父曾救过太祖一命,虽然垂涎神药的人很多,却都不敢动他,成康帝欲拿几瓶丹药防身也得花大价钱购买。

    如今虞襄求到他府上,他竟不肯拿银票,只要虞襄帮他打理三年药园。虞襄听了下仆回报,咬咬牙答应了,这才弄到专解硫磺丹毒的熄燥丸和美容养颜的冰肌玉露膏,又使人熬了几锅绿豆汁,火急火燎的送来。

    “我永乐侯府与各位无冤无仇,犯不着在及笄礼上明目张胆的动手,如此行迹与自毁何异?定是我家下仆受了奸商蒙蔽,买来劣质红枣欺上瞒下,才惹出这等祸事。各位夫人好生想想,若是菜肴足够,这红枣又岂会端上桌?不端上来就全入了我家老祖宗的肚子,也是各位夫人替老祖宗受了过挡了灾,虞襄实在是惭愧,却又铭感五内。这是朴神医制作的熄燥丸,快去送与太子妃娘娘等人服用,还有绿豆汁也莫忘了,喉咙被硫磺灼伤,正可用此物缓解一二。”

    虞襄甫一进门就拱手致歉,态度谦逊而诚恳,说完径直上前往几欲昏倒的老太太嘴里塞了一颗熄燥丸,用绿豆汁送服吞下。

    “你怎么来了,这里无事,你快回去。”虞品言捏了捏她冰凉的指尖。

    “侯府出了这样大的事,我怎能不来?”虞襄苦笑,额头的冷汗直往下掉,见兄长抬手欲替自己擦汗,连忙躲开,冲门外喊道,“把东西抬上来。”

    柳绿领着一溜儿下仆鱼贯而入,手里各捧着一个盆栽和一个锦盒。盆栽里的植物均为大汉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拿到外头是有市无价。在座女宾爱花的不少,眼睛立时亮了亮。

    虞襄接过其中一个锦盒,打开来让各位女宾验看,笑道,“为表歉意,小女置备了一份薄礼送与各位夫人,待侯府事了,小女与兄长必定亲自登门赔罪。”

    女宾们的眼睛更亮了,之前的愤怒慌乱尽皆被惊喜取代。无他,盒子里摆放的便是传说中的养颜圣品冰肌玉露膏,朴神医的药店一月只卖五瓶,不是有钱就能抢得到的。女人嘛,哪个不看重容貌?虞襄这份礼物简直送进她们心坎里去了。

    东屋的女宾服用过熄燥丸后症状立时消减。也是她们素来喜欢端着,在外并不肯多吃东西,中毒的程度不深。只九公主和范娇娇稍微严重一点,看在虞襄的面子上却也不会计较。

    太子妃更是把虞襄当成自己人,又私下得了柳绿传来的口信,说是每月都会给她送两瓶冰肌玉露膏,她哪里还会生气,稍微好转后便出来打圆场。

    “冰肌玉露膏十分难得,襄儿怎一出手就是这么多?”她按照事先套好的词儿问道。众位夫人也觉得出奇,纷纷看过去。

    虞襄苦笑,“娘娘也知道臣女这司农乡君的称号是如何来的,不过因为臣女善于种植罢了。为了筹到这许多冰肌玉露膏,臣女已向朴神医许诺,帮他打理三年药园。因为我永乐侯府监管不力才闹出这样大的乱子,臣女只替人当三年药农,也算是占了便宜。”话落冲各位女宾拱手,“各位夫人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我虞襄自当竭尽全力以恕己身之过。”

    她态度谦卑,病容憔悴,而且堂堂永乐侯府的嫡女竟去给人当药农,简直屈尊降贵到了极致。莫说这事怪不得她,就算果真是她的责任,众女宾的气也早就消了。

    太子妃拥着她连说无事,范夫人和闵氏也都上前安慰,众人哪里还敢摆出不依不饶的面孔,尽皆表露出不再追究的意思。

    老太太见状大松口气,盯着人群中脸色惨白的孙女直掉泪。真是苦了她了,虞妙琪弄出的乱子却要她去恕罪。给人当药农,她何至于卑微到如此地步!

    虞品言面无表情的坐在厅中,因为隔了一扇屏风,看不见妹妹的身影,只能一再握拳,少顷后缓缓摊开掌心,将化成齑粉的茶杯拂落地面。

    卖枣干的店家本来想把店子盘掉,见库房里还有许多发霉的旧货觉得十分可惜,想着稍微加工后或可赚一笔横财。他见买枣的管事穿着不俗,怕得罪了权贵就略微盘问几句。管事本就做贼心虚,骗他说自家老爷只是个有钱的乡绅,她因为手头紧,想从中抽一层油水才买这种次货。

    反正店铺也要转手,店家见对方主家并无甚权势,便把枣干全卖了,然后去了乡下购置田地。若是招惹得旁人倒也罢了,偏他招惹得是虞品言,莫说只是去了乡下,就是钻进地下都能把他挖出来。

    不过半个时辰,店家就被侍卫五花大绑的带上来,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将事情始末原原本本全招了。

    闹了半天竟是虞妙琪克扣了老太太吃食才惹出这一连串的祸端,女宾们暗自感叹虞都统不容易,差点毁于内宅妇人之手;看看锦盒里的冰肌玉露膏,又感叹他还有一个顶得住事,撑得起门楣,亦能生死与共的妹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还没感叹完,林氏忽然扑出来,直言这事皆因自己而起,不关女儿的事。因她嫁妆铺子接连亏损,才想着挪用中馈去填窟窿。虞妙琪之所以克扣府中用度都是受了她指使,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与旁人无干,话落砰砰磕头请老太太降罪。

    真相已水落石出,接下来就该虞家人关起门料理私事。女宾们十分尴尬,在太子妃的带领下纷纷告辞。至于此事究竟是林氏还是虞妙琪的责任,她们并无兴趣探究。总之这母女两都不是省油的灯,亏得虞老太君能容忍她们那许久。

    虞思雨早得了虞襄口信,让她在自己及笄这日归家。如今大半年已经过去,她的事没谁记得,也该回来谈婚论嫁了。虞思雨坐着马车紧赶慢赶,却没料路上坏了一个车轱辘,耽误了行程,临到门前时及笄之礼已经快结束了。

    她走上台阶意欲敲门,却见一长身玉立的俊美男子站在门外,表情踌躇。

    “您是状元郎?”虞思雨迟疑开口。

    “正是沈某。敢问姑娘可是永乐侯府的大小姐?”沈元奇微笑拱手。

    虞思雨不答,她在乡下收服的一名老嬷嬷警惕的问道,“沈大人前来侯府所为何事?需不需要老奴代为通禀?”

    沈元奇面露挣扎,片刻后终是叹息道,“不了,无需通禀。这个锦盒还请大小姐代为交给三小姐,沈某在此谢过。”话落从袖中取出一个长条状的锦盒塞到那老嬷嬷手里,匆匆离开了。

    虞思雨接过锦盒打开一看,却是一副翡翠盘肠冠笄,用料和做工皆十分名贵,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虞思雨眯了眯眼,呢喃道,“送如此奢美的冠笄,沈大人究竟什么意思?看上虞襄了?”来不及细想,便听大门吱嘎一声推开,太子妃扶着病怏怏的九公主疾步而来,身后跟着许多女宾。她悚然一惊,连忙半跪行礼。

    太子妃等人只略略点头便去了。

    门房等一行人走远才低声说道,“大小姐,您回来得真不巧,家里出大事了!”

    “哦?何事?正巧我这里也出了一件大事!”虞思雨举步往正院行去,门房一路将硫磺枣的事说了一遍,引得她冷笑连连。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今儿可巧,她手头也握着虞妙琪一个把柄,正要禀报老祖宗和大哥知道。

    虞品言送走太子妃等人,理也不理跪在地上的林氏和虞妙琪,大步走到虞襄身边,探手就要去摸她肚子。

    虞襄飞快瞥了老太太一眼,先一步捏住他手背上的皮肉,呲牙咧嘴的威胁,又用夸张的口型一字一顿无声警告——别、动、我!当、心、血、流、成、河!

    虞品言纵使有满腔怒火,这会儿也都被浇熄了,收回大手,改去揉她脑袋,然后二话不说将她抱起来往外走,头也不回的交代,“老祖宗您先去休息,让她两个跪着,我安顿好襄儿再回来处置。”

    虞襄急得捶打他肩膀,低声喊道,“换一个姿势,这样不方便。”

    “无事,哥哥穿得是黑色衣服,经脏。”虞品言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她柔软挺翘的小屁股。

    虞襄羞得无地自容,将滚烫的脸颊埋进他颈窝不肯说话了。

    正院大厅,老太太哪里躺得住,正用一双怒火狂炽的暗红眼珠瞪着堂下的林氏母女。她想挥舞拐杖狠狠抽打这二人,却因为中毒使不上力;想用最刻薄的词汇辱骂这二人,却因为烧伤了喉咙无法成言。

    不经意间,她又想起了当年苦海和尚的批语,对接回虞妙琪的决定再次感到深深地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