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九十章

正文 第九十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是否被逼婚?是否被相亲?何以解忧,唯有留守!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紫向阁的一场大闹,虞襄再次名满京城。各家主母宗妇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都道她是个能干的,足以撑得起门楣,若是男儿,少不得又是一个‘虞品言’。

    闺秀们则恰恰相反,对她畏惧居多,更没有与她结交的念头。

    虞襄是个我行我素跌宕不羁的,并未将流言放在心上,这日睡到巳时一刻才姗姗转醒,换了一件软银轻罗百合群,对着刚买的水银镜梳妆打扮。

    铜镜打磨得再光滑,照起来也有少许失真,且还将影像染成暗淡的铜黄色,看上去总似隔了一层纱,有种逼仄的感觉。水银镜却大为不同,不但影像真实,更将色彩原原本本拓印出来,看上去亮亮堂堂,真真切切。

    虞襄一面将自制的丝瓜水拍在脸上,一面转动脸庞仔细打量自己,口里咿咿呀呀的哼唱,“你这么美,你这么媚。你这么美,美,美,妹妹。你是寒冬里的花蕾,你是西施搅乱了春水,你是天使般的恩惠,你是我宠爱的宝贝。世间的伤悲全都被你摧毁,你是美酒千杯,我怎能不醉……”

    调子奇怪也就罢了,歌词更是自恋的惨不忍睹,再加上她一会儿挑眉,一会儿皱鼻,一会儿鼓起双颊,一会儿撅起嘴做邀吻状,模样搞怪的令人发噱。

    柳绿的脸已经变得惨绿,主子偶尔会抽疯她早已经习惯,但行行好,侯爷那么牛高马大一个人站在门口,您也看不见?果然照镜子的时候主子只看得见自己。

    虞品言斜倚在门框上,瞅着古灵精怪的妹妹微笑。你是美酒千杯,我怎能不醉……他其实早已经醉了。

    抹完雪肤膏,虞襄对着镜子开始画眉,画着画着瞥见镜子中映照出的傲人乳-沟,竟伸出指尖将衣领往下拉了拉,对镜自赏。

    柳绿再也忍不住了,剧烈咳嗽起来,引得侯爷冷冷瞥她一眼。

    “哥哥你下朝了?快来帮我画眉。”只露了一点□□,对穿过比基尼的虞襄来说委实算不得什么,她自然而然的将衣领拢好,冲哥哥灿笑招手。

    虞品言信步走过去,没接黛笔,反而哑声问道,“今日准备去哪儿?”

    虞襄如何不了解他的言下之意,连忙摇头道,“娇娇的母亲过生日,邀我前去饮宴。哥哥放心,我只待在内院,哪儿也不去,见不着外男的。”一面解释一面捂住脸,生怕哥哥将自己刚打好的底妆卸了。

    虞品言这才接过黛笔,仔仔细细渲染她淡而有型的涵烟眉,画完捏着她的下颚打量片刻,然后俯身与她一起看向水银镜。

    镜子里映照出两张五分相似的脸庞,一张明艳无双,一张俊美无俦。虞襄看愣了,托着腮帮子喟叹道,“哥哥,咱们长得真像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虞品言显然被她取悦了,低笑着在她脑门亲了一口,吃进去满嘴莲香,而后沾了一点胭脂,轻柔的涂抹在她脸颊。

    他动作娴熟,描画精致,可见为妹妹梳妆打扮已不是一次两次,涂完腮红挑了一款淡粉色的口脂,慢慢染在妹妹柔软的唇上。染完之后指尖还剩下少许,他正欲用帕子擦去,却被虞襄先一步含进嘴里,用小舌头将桃花瓣和蜂蜡调和而成的甜蜜口脂卷走,末了眯着猫瞳回味。

    一簇火苗顺着指尖窜入下腹,虞品言漆黑的眼眸爆射出一缕凶光又很快收敛,喉结一上一下的耸动。若非没有挑明,他恨不得将小丫头生吞活剥了。

    柳绿捂脸转头,不忍再看,心道莫怪侯爷动心,怪只怪主子太会勾人!

    虞襄吃完口脂便笑嘻嘻的去开梳妆盒,没心没肺的说道,“哥哥帮我挑一朵花钿吧。”

    虞品言将妹妹残留在指尖的津液舔走,这才俯身去挑花钿。

    ----------------------------------------------

    虞襄足足打扮了一个时辰,临到门口才发现林氏和虞妙琪竟站在马车前等候。林氏本打算举办一次隆重的宴会将女儿介绍给各家主母和闺秀,却被老太太否决了,为了让女儿在京中站稳脚跟,她不得不厚着脸皮扒上虞襄。

    少了交际就绝了女儿几条出路,她也是无法。

    虞襄并未说什么,只无论如何也不肯与虞妙琪同车。几人分乘两辆马车到得范府,林氏前去与范夫人叙旧,虞妙琪和虞襄被下仆引到后花园与赴宴的贵女们玩耍。

    看见虞襄,众位贵女似潮水般分开一条过道让她直行,脸上带着畏惧、忌惮、防备等情绪。范娇娇早烦透了不断上前攀附的人,看见好友连忙屁颠屁颠的迎上去。

    “听说你被人砸了臭鸡蛋?”这位也是个口无遮拦的。

    “是啊,满脑袋的蛋黄蛋清,恶心。”虞襄抚了抚鬓发。

    “周氏现在还关在牢里,皇上收回圣意,将她一家十三口全都流放了,不日便要出京。我大哥的下属负责此次押解,要不要我帮你照顾照顾他们?”

    “知我者娇娇也!”虞襄搂住好友粗壮的腰肢摇晃。

    范娇娇脸黑红黑红的,特豪爽的朗声一笑。因她两个名声狼藉,少有闺秀敢接近,这番话除了虞妙琪竟无人听见。全家流放已经够苦,若是路上受到兵士刁难,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去到流放之地。这样想着,虞妙琪对虞襄的狠毒又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她不得不承认,越是了解虞襄,她就越是感到恐惧。

    然而她与虞襄是天生的宿敌,再恐惧也要置对方于死地。只有她死了,她才能过上安生日子。

    思虑间,她举目四顾,看见被几位贵女簇拥在中间的常雅芙,眸色微闪。

    范娇娇显然也看见了常雅芙,指点道,“瞅瞅,常雅芙也来了。听说她除服那天你两起了口角,她被你骂的投缳自尽差点殒命,这才主动与你哥哥退了婚。襄儿,你果然是骂遍京城无敌手!”边说边竖起两根大拇指以示敬佩。

    被人骂几句就投缳自尽,这事放在别人身上也许显得有些离奇,放在虞襄身上谁都不会怀疑。京中被她骂哭过的贵女比比皆是,被她骂得不敢见人的也不在少数,还有些干脆懒得张口,抬手就一鞭子抽过去。

    她长到十四岁也才交了两个好友,一个范娇娇,一个九公主,却都是不能得罪的人物。众位贵女表面上看不起虞襄,实则哪个对她不嫉恨在心?

    她确实断了腿,是个废人,但她却活得比谁都舒坦,比谁都自在。因为身体的残缺,虞老太太丝毫不敢拿世俗礼教去束缚她,她高兴的时候可以大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悲伤的时候可以大哭,大大方方顶着红肿的眼眶;愤怒的时候破口大骂抬手便打,无论得罪了谁,自然有权势滔天的兄长为她善后。她得到的是虞家上下毫无原则的宠溺,就连无法嫁人这一点,在她看来也无关痛痒,她可以在虞家当一辈子姑奶奶。

    条条状状数下来,让那些被世俗礼教绑缚的贵女们如何不嫉恨。久而久之这些人竟产生了同仇敌忾之感,凡是虞襄出现的场合,必定联起手来孤立她。

    也因此,受过她摧残的常雅芙如今很是受人欢迎。她所到之处必定有许多人围上来好言好语的劝慰,然后自以为隐晦的朝虞襄投去责难的目光。

    虞妙琪只犹豫了一瞬就朝常雅芙走去,拉住她苍白冰凉的指尖,柔声道,“芙儿姐姐,你没事了吧?襄儿那事……实在是对不住了。”

    她欲言又止,尴尬的表情中透着怜悯和同情,叫众位贵女更认定虞襄仗势欺人。

    常雅芙见她过来本欲离开,闻听此言立刻停步,苦笑着摇头,片刻后又摇摇头,仿佛有万千委屈却不敢倾诉。

    有人冷笑道,“妙琪,本是一母同胞,为何你如此知书达理,温婉和顺,你妹妹却嚣张跋扈,性情乖戾。虞老太君还说你缺乏调-教,却是老眼昏花了!”

    虞妙琪连连摆手,表情苦涩,引得众人纷纷猜测她在虞府如何受虞襄欺压,对她也不由同情起来,又连忙围着她好言安慰。

    几人说话之时范娇娇正推着虞襄靠近,常雅芙脸色煞白,抬脚便走,却被镇国公府的三姑娘拉住,“作甚要走?见不得人的又不是你。有些人你越是怕她,她就越是欺到你头上,很该给她一个教训才是。”

    “哦,那你说说该如何教训此人?”虞襄挥舞着马鞭挑眉询问。

    打打不过,骂骂不过,虞襄又是个不怕挑事的,惹毛了她,她能把范夫人的寿宴都给掀了,回过头虞品言还得寻到镇国公府找她算账。三姑娘顿时哑口了,吭吭哧哧涨红了脸。

    常雅芙连忙伏低做小,上前赔罪。

    几位贵女实在看不过,将她一把扯到身后,硬着头皮斥道,“虞襄,这里不是虞家,你别闹事。你害的芙儿还不够,还要怎样?人在做天在看,你当心遭了报应。此处不欢迎你,你快些滚开。”

    虞襄眉毛竖了起来,这是她发怒的前兆。常雅芙见势不好连忙将几位贵女拉拉扯扯劝走,唯恐虞襄口无遮拦将她那些事爆出来。若非母亲欲借着这次寿宴给她相看一户人家,她哪里敢与虞襄碰头。如今肯娶她的人也只有那些粗鄙的武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