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正文 第八十二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没有攀比,没有纠结,唯有留守,逃过此劫!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行人走后,老太太再也睡不着了,披着外袍盘坐在软榻上念经。

    林氏跟虞妙琪也都留下等候消息,几豆烛火被风吹得明明灭灭,将几人的身影投射在墙上,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一会儿变浓一会儿变淡,倒似进了一屋子魑魅魍魉,气氛很是阴森不祥。

    老太太睁眼看了看天色,脸上徒增许多皱纹。

    林氏心里也慌张的很,期期艾艾开口,“母亲,您说太子殿下大半夜的找他们做什么?叫走言儿也就罢了,为何连襄儿也一块儿叫走?能出什么大事?难道太子妃不成了?”

    老太太狠狠瞪她一眼,厉声呵道,“你给我闭嘴,万事等孩子们回来再说。”

    虞妙琪眉梢微动,猜测很可能是太子妃出了事,且事故还牵连到虞襄身上,否则不会大半夜的把人叫走。难道又是中毒?

    思及此处,她用帕子掩嘴,缓缓笑开了。

    --------------------------------------

    虞品言和虞襄直接被侍卫领到太子妃的厢房外,门口站了许多人,太子府几位侧妃、闵氏三姐妹、九公主、太子,人人脸上都带着或真或假的焦虑之色。

    “易风你来了。”太子快步迎上前,又拍了拍虞襄发顶,温声道,“襄儿,太子妃病中一直说要见你,否则大半夜的孤也不会让人唤你过来。待会儿太医出来了,你就进去陪陪太子妃吧。”

    虞襄点头称是。虞品言将妹妹放进轮椅里,交给匆匆跑过来的九公主,与太子行至一边说话,“殿下,究竟出了何事?”

    “太子妃中毒了……”

    两人避开女眷们找了个僻静角落说话,但只短短半句已足够令虞襄心惊:太子妃中毒了?中的什么毒?下在哪里?又为何半夜三更的把我弄来?果真是太子妃的吩咐而不是太子多疑?

    想起今日送给太子妃那盆驱邪草,虞襄额头沁出细细密密的冷汗。

    九公主对此事懵然不知,徐侧妃等人亦不发话,闵兰却忽然冲上前,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你这个毒妇,姐姐待你如此亲厚,你竟向她暗下杀手!姐姐若是出了事,我要你陪葬!”

    虞襄哪会坐着白白挨打,眼疾手快的挡了一下,然后一马鞭反抽回去。

    闵兰打人不成脖颈却被抽出一条鲜红的印子,远远一看像被割了喉似得。她目眦欲裂,探出锋利的指甲便要去挠虞襄明艳照人的脸庞。她对虞襄的仇恨不仅源于对方犀利的言辞和嚣张跋扈的举止,更源于这张举世无双的面孔。都说美女相轻,论起嫉妒心,闵兰是其中的佼佼者。

    闵松跟闵芝拉不住她,九公主想挡在好友身前却被一手拂开,虞襄接连又是几鞭子抽过去,这回没客气,鞭鞭都往闵兰脸上招呼。

    闵兰哪还有心思掐人,连忙抱着脑袋闪躲。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失控,徐侧妃正欲上前拦阻,虞襄却先停了下来,冷笑道,“太医还在里面诊脉,你们吵吵闹闹是何居心?有意干扰太医吗?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论起动手动脚,谁动的过她?就是断了腿,虞襄也是不能招惹的存在。闵兰安静下来,一面揉着伤痕累累的手臂,一面低声指控,“虞襄,不要装模作样,若不是你送来的盆栽含有剧毒,姐姐如何会流血不止?”

    “哪里流血?”虞襄冷静的询问。有哥哥护着,她一点也不发憷。

    “流鼻血,已经流了好几个时辰了,还头疼,疼的打滚,偏还抱着你的盆栽不肯撒手。”九公主快哭出来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惨烈的景象。

    虞襄沉默片刻,缓缓说道,“那盆栽我已经养了三年有余,虽然香味奇特,却只能驱赶蚊虫,若是有毒我们虞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早就死绝了。再者,我为何要暗害太子妃娘娘?于我有什么好处?”

    闵兰立时冷笑起来,“没有好处?你好处大了,你早就觊觎姐姐的正妃之位,除掉姐姐你可取而代之不是?”

    虞襄目露轻蔑,“我一个废人,莫说给太子殿下做正妃,就是嫁给寻常人家,人还不肯要。满京的闺秀站成一排任人挑选,皇上和太子殿下也绝不会选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别用你的心思来揣度我,我没你心大。”

    这番话说得实在是太有道理,竟让人无从反驳,更叫人难堪的是最后一句,简直一针见血。

    屋内,太子妃的呻-吟声忽然中断,也不知是否触动了心弦。众人纷纷扫视闵兰,眸光暗含深意。闵兰脸皮涨得通红,颤着手指着虞襄,嘴唇抖抖索索发不出声,更兼之太子跟虞品言不知何时已站在三米开外,正表情冷厉地睇过来。

    “你姐姐在屋内病得厉害,你在外头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还不退下!”

    太子素来温和儒雅,猛然沉下脸色当真骇人至极。闵兰眼眶中蓄满泪水,仰着头盯着太子俊美的脸庞,可怜巴巴的低唤,“殿下,殿下您为何如此待我……”活脱脱一副‘痴情女子遇上绝情汉’的模样。

    虞襄惨不忍睹的将脸别过去。几位侧妃妾室目露鄙夷,闵松跟闵芝尴尬异常,恨不得将脑袋藏进怀里去。

    房中,太子妃忽然尖叫起来,高昂的嗓音饱含着深深的恐惧,骇的众人心脏陡然一跳。虞品言连忙弯腰将妹妹的脸蛋压进自己怀里,轻轻拍抚她脊背安慰,“襄儿莫怕,哥哥在这里。哥哥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末了含着她耳垂,低不可闻的强调,“哪怕是天皇老子也不行。”

    虞襄僵硬的身体缓缓放松下来,挠了挠酥麻的耳垂,扬起小脸冲哥哥甜甜一笑。虞品言飞快揉了揉她饱满殷红的唇珠,然后直起身朝忽然推开的房门看去。

    只见太医一边擦拭满头大汗一边跨出门槛,躬身回禀,“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已然大安了。”

    太子还未开腔,徐侧妃和闵兰却异口同声的叫起来,“什么?大安了?”难道不是死了么?你确定没有说错?

    两人话语中暗藏着浓烈的失望之情,在场众人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分辨,太子欢喜的面色陡然一沉,房内更传来杯盏打碎的巨响。

    太医淡淡瞥了二人一眼,点头道,“是的,太子妃并非中毒,眼下已然大安,日后亦无性命之忧。太子殿下您请进,微臣与您细说。”

    太子立刻随他入内。虞襄伸长脖子探看,心里猫抓似得难受。

    虞品言擒住她下颚将她的脸转过来,窃窃低语,“别四处乱看,想知道什么哥哥回去告诉你。太子妃能够平安,应是与你送的盆栽有关。”

    屋内点着许多蜡烛,将四面角落都照的亮亮堂堂,地上扔着许多沾了血的棉团,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融合了血腥味的甜香,闻起来却并不使人难受。太子妃半躺在榻上,衣襟粘了许多鼻血,脸色比之前更为苍白,眸中的死气却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珍儿,你果真无事了?”到底是少年夫妻,太子妃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无可取代,此时见她眸光璀璨,竟激动的差点掉泪。

    太子妃已经哭开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直往下掉,很快就打湿了衣襟。

    太子也不管她身上沾满血迹,将她环在臂弯中细细打量,好似一辈子都看不够似得。太医低垂着脑袋听夫妻二人说话,见他们诉完衷肠,这才端着一个小茶杯走上前。

    太子妃立即退出太子怀抱,将虞襄送的小盆栽牢牢抱在怀中,挡住那小茶杯,仿佛里面关押着一只恶鬼,打开杯盖就会向她扑过去一般。

    太子心中疑惑,定睛往那杯中一看,顿时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只见瓷白的杯子底部盘着一条八寸长,拇指粗的暗黑色蚂蟥,因找不到血液吸食,正昂着尖细的附有吸盘的脑袋在杯壁上四处拱动。

    太医看了几眼,也觉得恶心的紧,砰地一声将杯盖盖上,徐徐开口,“启禀太子殿下,这只蚂蟥就是从太子妃娘娘鼻孔内爬出的,看个头应该在娘娘体内存活了半年有余。娘娘生产过后气血大损,这蚂蟥在鼻腔内没了充足血液吸食便往娘娘脑内钻去,这便是造成娘娘重病不治的元凶。眼下既已将它取出,娘娘只需进些补药,不需两三月便能恢复如初。”

    太子听得目瞪口呆,继而又似遭了雷劈,惊问道,“蚂蟥只在污水淤泥中存活,太子妃从未靠近过那等腌臜之地,这蚂蟥是如何钻进她脑内的?”

    太医被问住了,吭哧半晌答不出话。

    太子忽然冷笑,满心的喜悦之情被滔天怒火所取代。不是太子妃自个儿沾染的,便是有人下了黑手。如此阴毒的手段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能将此等邪物神不知鬼不觉植入太子妃鼻腔,此人必定是太子妃亲近之人。

    若这蚂蟥没被鼻血冲出,这行凶者还能隐藏多久,又会用这种手段暗害多少人?想得深了,太子只觉得毛骨悚然。

    太医从未见过如此震怒的太子,不免心中惶惶,加快语速解释道,“启禀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之所以化险为夷全是这株小树的功劳。这事说起来堪称万幸,如果蚂蟥入脑,天下间除了这株小树,怕是再无药可医。偏在最危难的时刻这神药竟直接送到娘娘跟前,可见殿下与娘娘福泽深厚,得天庇佑。”

    太子转头,用惊讶的目光朝那盆栽看去。

    太子妃把盆栽抱得更紧,脸上满满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襄儿果然是本宫的福星,只要将襄儿唤来身边,本宫总会化险为夷——自打顺利诞下龙凤胎,又亲眼看见道光普照,这个念头便在太子妃心中扎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