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正文 第七十五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神仙也要戴口罩,疫情不是开玩笑!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赶走了虞妙琪,虞襄笑道,“说吧,找我来所为何事?”

    “今儿我小侄子小侄女满月,嫂嫂让我邀你去喝满月酒。”

    “我早收到帖子了,何须你亲自上门?脸都尖了,心里必定藏着事儿吧?”

    说话间桃红奉上一碟糕点,然后与两名宫女远远避开。九公主最近心事重重,问了偏不肯张口,眼见腮边的软肉都快捏不住了,帝后心急如焚,商量过后决定放她出宫散心。

    她果然第一时间就来找虞襄倾诉。

    九公主左右看了看,见附近没人,往虞襄那处靠拢,一边拉开衣领一边低声道,“我最近这里疼得厉害,涨涨的十分难受,连睡觉都不敢乱动。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长了什么恶疮?我每天都用红花油涂抹,却一点也没见效,反而更严重。”

    九公主虽然不知事,却也知道这地方十分羞于启齿,每日沐浴都不准宫女伺候,自己匆匆洗好就裹上亵衣往床上钻,然后蒙在被子里偷偷揉,一边揉一边掉眼泪,场景那叫一个凄苦。好不容易要来一瓶红花油涂抹,一点没用不说,反而弄得那处似火烧一般灼痛,肿的比以前更大。

    她越发不敢对外人言,甫一出宫就急急忙忙来找虞襄。

    虞襄往她衣领内一探,却见胸前两团微微的隆起已经发红了,散发着强烈的红花油的味道。虞襄连忙扭头扇风,扇着扇着竟趴在石桌上笑起来,直笑得差点滚下轮椅。

    九公主越发惶然的盯着她,连呼吸都放轻了,“我这怪病能治吧?”

    “不,不能。”虞襄笑得直喘气。

    九公主急的眼泪都出来了,绝望道,“那我还有几天好活?我该怎么跟父皇母后皇兄开口?”凭着天性她就知道,病在这种地方是不能对外人说的,要不怎从小就得用一块小肚兜将它遮起来呢?

    “等等,等我把气儿喘匀了再跟你说话。”虞襄摆手,又自顾笑了好一会儿才指着自己胸部说道,“好生看看,看出我跟你的区别了吗?”

    她今日穿了一件雪纺纱的透明罩衫,内里一条抹胸团花烟罗裙,这是时下大汉朝最流行的穿法,贴身的剪裁将少女完美的身体曲线勾勒出来,酥-胸浑圆高挺,纤腰不盈一握,牛乳一般雪白滑嫩的肌肤半遮半掩的藏在罩衫内,不仔细看还好,乍一细看差点把心火从眼珠子里勾出来。

    九公主死死盯着莲子糕胸前的白腻,只觉得有些口渴。

    “给我一杯蜜茶好不好?”说这话时她眼珠子半点也没挪动地方。

    “傻丫头,问你话呢,先回答了再喝茶。你就没看出来我跟你的不同?”虞襄没好气的戳她脑门,继而朝她靠过去,指尖将领口拉的更低,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九公主舔了舔唇,呢喃道,“好,好大。”

    虞襄也不去管自肩头滑落的罩衫和裸-露在阳光中微微泛着玉润光芒的臂膀,得意的笑道,“看清楚了吧?你这不是生病,是发育,所以治不了,也不能治,每一个女人在你这个年纪都要经历一回,若是没感觉反而糟糕了。会痛表示你这个地方在长大,是正常的,应该高兴才对。我有几个法子可以缓解疼痛,待会儿写给你。你回宫以后就老老实实跟皇后娘娘说,她会很高兴的。我们的小球儿终于长大了。”

    九公主眼馋的厉害,忍了半晌终是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圆润滑腻的肩膀,盯着她胸口问道,“我也会长得像你这样大?”

    “回去以后多吃木瓜牛乳,多吃豆类、肉类、水产、动物内脏等食物,不要总揉它,会长大的。”虞襄捂着嘴偷乐。

    九公主记不住,央求道,“你把这些也给我写下来吧?写详细点,你怎么吃就怎么写,不能有丁点不同。”话落也捂着嘴偷偷乐了。长大不就可以嫁人了吗?那她一定要让父皇将自己嫁给状元郎。

    虞襄点头,冲站在远处的桃红柳绿和两名宫女招手。

    桃红柳绿依言去拿文房四宝,两名宫女焦急的看着她。

    虞襄忍不住又笑开了,指着自己胸口解释道,“不用着急,你们公主长大了,这儿有些胀痛。对了,往后千万可得把红花油看牢了,抹在太阳穴还好,抹在那处岂不遭罪?时辰还早,你们去我院子里让下人备水给公主洗洗吧,她这会儿指不定多难受呢。”

    两名宫女恍然大悟,眼中沁出点点笑意。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难怪主子最近坚决不让人伺候,回去告诉娘娘,她非得笑死不可。

    九公主拽紧衣领,脸色涨得通红。

    将火辣辣的红花油洗干净,胸前的皮肤反而沁出一丝丝凉意,在春末夏初的季节倒也带来几分舒爽。九公主穿好亵衣,满足的长叹一声。

    虞襄命桃红将自己十二三岁时穿的衣裳翻出来,挑了几套没穿过的铺开在床上,让九公主自己选。

    九公主咬着唇,这件提起来看看,那件翻一翻嗅一嗅,忙活了好半晌。

    “挑衣裳就挑衣裳,你闻什么?当是选糕点不成?”虞襄将写好的两张信笺用荷包装好,交给两名宫女。

    “好香,全都是你的味道。”九公主笑嘻嘻的点头,将几件衣裳拂到一边,脸红红的开口,“莲子糕,还有没有别的衣裳?”

    “果然长大了,竟知道爱美了,想当年吃的满嘴油渣都不带洗脸,直接就去书房上课。我要帮你擦擦你还不让,说是留着油渣下顿吃。”忆起那些糗事,虞襄一时间笑得停不下来。

    “那,那不是因为我用膳时粘了米粒,父皇见了也不让擦,说可以留着下顿吃么。我当时才多大,自然信了。”九公主脸颊红的能滴出血来,若是浇上一瓢水,头顶准能冒出白烟。这些日子,她像是忽然之间就长大了,总对着铜镜捏自己肉肉的双下巴,然而露出满脸愁容。

    然而她的愁苦没人能够理解,莫说笑得前仰后合的虞襄,就连两名宫女也都耸着肩膀强忍笑意。

    虞襄笑够了,这才命人将自己的衣箱全打开,让她自己挑。

    九公主顾不上脸红了,在箱子里挑挑拣拣,最终拿出一套淡紫色的衣裙。虞襄定睛一看,却是一件抹胸曳地长裙和一件百蝶穿花的半透明罩衫,无论款式还是布料都十分飘逸。

    这一套裙子是新做的,对刚开始发育的九公主而言可能有些大了,撑不起。虞襄却不开口拦阻,只管让她穿,小嘴用力抿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喷笑出声。

    在两名宫女的伺候下,九公主终于将裙子穿好,本就是曳地长裙,裙摆长一截短一截倒无所谓,然而胸前那块地方却十分平坦空荡,多余的布料挤挤皱皱拧成一团,看着十分滑稽。

    九公主垂头看看自己,又瞟瞟莲子糕,方才那点小窃喜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怎同样的衣服,穿出来区别那样大?

    虞襄一本正经的指指她胸口,“要不,我往你这里塞两个馒头,将布料撑起来?”

    九公主眼睛一亮,拍手道,“好呀,那样好看多了,我要是饿了还能拿出来吃两口。”

    想象着肥嘟嘟的少女将自己胸前的小馒头掏出来一口一口吃掉的场景,虞襄面容渐渐扭曲,然后趴伏在梳妆台上,将脸庞藏在臂弯里,肩膀剧烈耸动。

    九公主有些慌神了,走过去轻轻拍抚她,“莲子糕,你这是怎么了?怎好端端的哭起来了?”

    虞襄肩膀抖动的越发厉害,桃红柳绿连带两个宫女早跑到院子里去,捂着嘴背转身,一抖一抖的活似抽筋了一般。

    九公主看看虞襄又看看窗外的丫头们,越发手足无措,“你们都怎么了?可是生病了?”

    “没,没事,”虞襄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敢抬头,眼尾红红的,仿佛哭过一般,正经道,“球儿,馒头捂在胸口会糊成一团,可难受了,咱还是别塞馒头了。这套衣裳好看是好看,你穿着却有些大,我帮你另外选一套,再化个妆,保证走出去人人都夸你漂亮。”

    九公主万般不舍的拉扯衣摆,听到最后几句才动了心,期期艾艾问道,“真的吗?可以跟你一样漂亮吗?”

    “比我还漂亮。你是红花,我就是陪衬你的那片绿叶。”虞襄捏捏她肉嘟嘟的手。

    “不,咱们两个都是红花。”九公主十分认真的反驳。

    虞襄大乐,搂住她脖颈左右摇晃,末了在她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西厢这边言笑晏晏,正房却是阴云密布。虞妙琪离开几人视线后便放下捂脸的手,眼中哪有半滴泪水,只余满满地怨毒。她顺着平坦的小路往回走,看见台阶两旁用大理石铺建的滑道,忽然讽刺的笑了。

    在这永乐侯府中,没有铺满碎石子的小径,只有光滑平坦的道路;但凡遇见台阶,必定伴有滑道;每个房间的门槛,中间那截必定会被填平。这一切繁琐地改建,不过为了让虞襄的轮椅能轻轻松松抵达侯府任何地方。

    她没有双腿,却能在侯府畅通无阻,没有血缘关系,却能博得所有人的宠爱。不似自己,明明身体健全,明明流着同样的血液,却无法在此处立足。

    这是为什么?又凭什么?

    虞妙琪顺着滑道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被抠烂的掌心洒下一路鲜血。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我的壕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