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正文 第七十二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爱是桥梁!负重前行!向白衣天使致敬!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厅中再次陷入一片沉默,门外的虞思雨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为自己拥有虞品言这样的大哥感到庆幸。若是换了别家,家人哪里会费心探查真相,又岂会在层层污蔑之下还坚持相信她的清白,恐怕早一顶小轿几百两银子将她打发出门了。更甚者,还有可能为了挽回家族声誉而将她沉塘。

    能在大哥庇护下长大,当真是一种幸运。想到这里,虞思雨忍不住掩面低泣,为过往自己对老祖宗和大哥的种种猜忌感到懊悔不已。

    冯嬷嬷毕恭毕敬的递给她一条帕子。

    最后一颗佛珠终于停止了滚动,回荡在屋内的劈啪声戛然而止。虞品言这才朝吓傻了的虞妙琪看去,微微勾动食指,“你给本侯过来。”

    他那冷酷阴鸷的表情和轻柔诱哄的语气带给人莫名的熟悉感,虞思雨乍然想起暴怒前的虞襄,可不就跟现在的大哥一模一样,忍不住眯眼偷笑,暗道虞妙琪要倒霉了。

    虞妙琪不敢忤逆,慢慢走到堂前,脑袋里不停思索着开脱的话,却猛然被扇飞出去。

    虞品言自幼习武,手劲之大常人难以想象。不过眨眼功夫,虞妙琪的脸颊就肿的像发面馒头,嘴角更是裂了好大一个口子,鲜血将她一口白牙都染成了红色。

    她此时正捂着脸,惊恐万状的看过去,显然没有想到虞品言竟会对她一个弱女子动手。林氏尖叫一声朝女儿扑去,却被老太太用拐杖拦住,厉声呵斥,“你给我老实坐着!言儿要教训自己妹妹,容不得旁人插手!”

    林氏心焦如焚,伸手便要去推搡拐杖,却被老太太狠狠敲击膝盖骨,痛得立时跪倒在地。

    门外的虞思雨呼吸加重,脸上浮现既仇恨又解气的表情,心里直为兄长和老祖宗的举动叫好。

    虞妙琪只觉耳边嗡嗡作响,脑子更是糊成一团,完全没办法思考,听闻虞品言命令自己靠近,分明吓得肝胆欲裂,却偏偏控制不了手脚,一点一点挪过去。

    虞品言用力擒住她下颚,一字一句开口,“虞妙琪,你是什么样的人,本侯一早就已知晓。沈家因你妄图攀附太子的举动而没落,你的养父因你欺瞒的举动枉死,你的养母本欲送你归家却被你夺走治病的银两,活生生气死。那些往事暂且不提,你知晓沈元奇也在京中就让人将他曾在薛府为奴的消息散播出去,意欲毁他仕途。俗话说养恩大于生恩,你连教养自己长大的沈氏夫妇都能说弃就弃,一块儿长大的兄长亦能下此黑手,其心肠之歹毒已到了丧尽天良的地步。你只管将脏水往襄儿头上浇淋,却不知我从不会对她起半分疑心。你这张伪善的脸皮也该扯下来了,省得四处恶心人。”

    虞妙琪听了这番话简直吓得魂不附体。她自以为岭南天高地远,沈家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自己的过往应该无人知晓,哪想到虞品言一早就调查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只秘而不宣罢了。如此,他和老太太对自己的冷淡排斥也就说得通了……

    就好像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剥光了衣服,虞妙琪羞愤欲死,拼了命的用双手环抱肩膀,试图蜷缩起来。

    门外的虞思雨露出惊恐万状的表情,对虞妙琪阴险狠毒的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她不是畜牲,她简直畜牲不如啊!

    林氏先是不可置信,继而疯狂地叫嚷道,“沈氏夫妇本就是害了琪儿的罪魁祸首,琪儿弃他们何错之有?他们早已死绝算他们命大,若是不死,我亦要他们付出代价……”

    “你给我闭嘴!”老太太一拐杖抽在林氏嘴上,直将她门牙打出一个豁口,这才冷声道,“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有你这么个心肠歹毒的母亲,沈妙琪自然好不到哪儿去。孽畜,一个二个都是孽畜!”

    “不,不是的,我没做过,大哥,我真的没做过!”虞妙琪犹在垂死挣扎。

    脸色惨白的金嬷嬷忽然扑通一声跪下,磕头道,“侯爷,这事确实与夫人和小姐无关,一切都是奴婢的主意。奴婢见不得你们肆意宠爱襄儿小姐却弃小姐于不顾,又见不得大小姐握着小姐的把柄日日讹诈她,这才设下这连环计,欲替夫人和小姐分忧。一切都是奴婢干得,因奴婢害怕家里人不肯出力,这才哄他们说是小姐和夫人的命令。他们对小姐和夫人忠心耿耿,自然无有不应。奴婢有罪,还请侯爷降罪!”

    虞品言放开钳制虞妙琪的手,转而向金嬷嬷看去。虞妙琪大松口气,急急忙忙扑进林氏怀中。林氏见金嬷嬷出来顶罪,顿时傻了。

    一家人都落到侯爷手里,怕是一个都跑不了,不如跟他们一块死,顺便也全了主仆之谊。金嬷嬷定了定神,再次磕头恳请“都是奴婢干得,夫人和小姐完全不知情,还请侯爷降罪。”

    “好,很好。”虞品言玩味的笑了笑,摆手道,“既然你一心寻死,本侯就成全你。至于这些事究竟是谁的手笔,本侯心里自有定论。本侯虽然心狠手辣,却还没到手刃亲母亲妹的地步。”

    林氏和虞妙琪双双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虞品言瞥了她二人一眼,继续道,“不过若是再有下次,本侯绝不容情,少不得要剁几只不安分的手。”

    林氏和虞妙琪连忙将颤抖不止的双手藏进袖子里。

    冯嬷嬷立即使人去捆金嬷嬷,虞品言叮嘱老太太在屋里休息,然后命林氏母女跟他去地牢。虞妙琪躲在林氏怀中,踉踉跄跄朝大门走,却听老太太徐徐道,“慢着,把腰间的荷包解了再走吧。不过一张废纸,作甚还装模作样的揣着,却是把我当猴儿耍呢。”

    虞妙琪浑身僵硬,呆愣了好半晌才回神,扯下荷包递给满目嘲讽的马嬷嬷。马嬷嬷取出里面的废纸展开来给主子看,然后随手撕成碎片。

    折腾了这么久,原来一直折腾的都是自己。虞妙琪这才明白,虞府与沈家完全不同,再也不是她能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地方。她把别人统统当成傻子一般糊弄,焉知别人却把她当成跳梁小丑一样围观。

    脸皮早已经丢尽了!

    思及此处,虞妙琪气血上涌,将本就红肿的脸颊撑得差点炸开。她躲在林氏怀里缩头缩脑的往外走,跨过门槛时恰与横眉怒目的虞思雨对上,有意避让却被她再三堵住。

    “虞思雨,你反了天了!”林氏色厉内荏的怒斥。

    “我就是反了天了,你待如何?你有本事弄死我啊!”虞思雨冷笑,酝酿了很久的一口浓痰狠狠吐在虞妙琪脸上,骂道,“贱人!婊-子!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虞思雨自此以后与你势不两立!”

    因虞品言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虞妙琪并不敢反驳,只用衣袖默默将浓痰擦去。

    虞思雨露出个蔑笑,又向兄长告了罪,这才朝不远处的虞襄跑去,指手画脚的说些什么。虞品言冲妹妹挥挥手,带着林氏母女和金嬷嬷来到地牢。

    “金氏背主杀人,罪不可赦,杖刑一百。”在太师椅上坐定,他冷冷开口。

    两旁的牢房里关押着金嬷嬷的儿孙,一家几十口人,一个不落全在这里,听闻这番话连忙扑到牢门口求饶,又向林氏和虞妙琪呼救。

    林氏和虞妙琪抱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

    “坐下,好生看看你们究竟造了什么孽。”虞品言拍了拍身旁的两张椅子。

    林氏和虞妙琪战战兢兢落座,不时用祈求的目光朝他看去。

    虞品言并不理会,摆手道,“行刑。”

    侍卫们将金嬷嬷绑在椅子上,抡起棍棒砰砰砰的打起来。金嬷嬷起初还咬牙坚持,三十棍棒过后便开始求饶,五十棍棒过后舌头都咬断了却还没咽气,鼓着一双血红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林氏母女。

    又过了小片刻,只闻喀嚓一声闷响,却是她脊椎骨被打断,血肉模糊的身躯裂成两截,更有碎肉末被挥舞的棍棒带得四处飞溅。

    金嬷嬷的家人全在两旁的牢房内,不敢亲睹这等惨状,互相抱着哀声哭泣,还有几个幼童早已吓昏过去。

    林氏和虞妙琪自然也不敢看,各自偏头闭眼。

    虞品言不管林氏,却站起来走到虞妙琪身旁,用力扣住她下颚,将她的脸转过去,冷声命令,“睁眼,否则本侯亲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官居都指挥使,没人比虞品言更清楚如何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如何不伤皮肉就让对方生不如死。

    虞妙琪抖了抖,终是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向已被打成两截的人。一百杖终于打完,她仰着脖子大口大口喘气,却见虞品言慢慢将挽起的袖筒放下,仔细抚平褶皱,语气前所未有的温和,“如此,本侯便不再追究你之前所犯过错,这些人亦随你处置,是杀还是放,全凭你一句话。”

    是杀还是放?虞妙琪陷入了更为痛苦的挣扎。放了,这些人心怀怨恨又知晓太多阴私,往后必然会对自己不利,杀了又显得自己无情无义。

    可自己在虞品言和老太太心里早就成了无情无义之辈,还遮掩什么?终究是自己的安危更为紧要!

    虞妙琪下定决心后咬牙道,“杀了。”

    林氏猛然转头,用错愕的目光看着她。金嬷嬷从小将林氏奶大,她的两个女儿更是与林氏情同姐妹。要林氏来说自然该把人放回去,给点补偿再让他们永远离开京城,好歹有了一条生路,却没料女儿会选择将他们杀掉。

    哪怕再如何偏袒女儿,林氏心底也不免生出几丝寒意。

    虞品言低低笑了,抚掌道,“果然是本侯的嫡亲妹妹,够狠。如此,那便全都杖毙,你且继续观刑,本侯先走一步。”

    他行至门口,对几名侍卫命令道,“不观刑完毕不准她二人离开。若是虞妙琪不肯睁眼便用竹签将她眼皮撑起,无需客气。”

    几名侍卫沉声应诺,虞妙琪瞬间瘫软在椅子上。

    作者有话要说:情绪十分十分低落,看几本小H文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