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正文 第二十六章

2021抗击疫情标语: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虞襄从梦中惊醒又在佛堂跪了一天一夜之后,老太太便觉得日子难过起来,每天一睁眼便询问西北战场有没有送战报入京,侯爷有没有递消息。

    仆役们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老太太转而去问虞襄做了什么梦,虞襄只管捂住胸口喊痛,那凄惨的小模样叫老太太拿不准是真还是假,只得作罢,然后急急忙忙找大夫。

    如此一折腾便过去了大半月。老太太的注意力终于被另一件事吸引——镇国寺的神僧苦海和尚云游归来并置了签筒给有缘人相面,少则三五日多则十数天便又要出海去天竺国朝佛。

    说起苦海和尚,那真是大汉朝最传奇的人物,没有之一。七十年前开国皇帝圣祖还只是个小小的千户侯,有幸在广济寺内抽中苦海和尚的签王,与他一叙,临走时苦海和尚赠他一幅狂草,上书‘龙游九重天,地下五洲同’二句。

    诗算不得好诗,字却是好字,圣祖皇帝将之裱起来挂在房内,直至登基那日才明白,这便是他当年苦苦相问苦海和尚也不肯言明的自己的命数——九五之命,天下至尊。任谁也想不到,小小一个千户侯会在若干年后成为这片广袤土地的主人。

    打那以后,广济寺便由皇帝颁下圣旨改名为镇国寺,苦海和尚的签王成了全大汉朝人人趋之若鹜的神物。如今七十年已经过去,苦海和尚还是当年那副模样,似乎岁月已经将他遗忘。

    正因为如此种种,他的地位越发超然,也越发令人心向往之。

    老太太得了消息,立马使人去备马车,欲前往镇国寺。

    “让丫头多给襄儿穿几件衣裳,路上莫着凉。”她不放心的叮嘱。

    马嬷嬷立在廊下望天,迟疑道,“老夫人,这外头正下着倾盆大雨,路上泥泞恐不好走,还是改天再去吧。”

    “就是要赶在开经坛的第一天去,否则日后人渐渐多起来,挤都挤不进去。今儿太子妃娘娘定会前往,正好借她行个方便。”老太太摆手。

    马嬷嬷无法,只得冒着大雨跑到西厢房,让虞襄赶紧准备。也奇怪了,暴雨下得那般声势浩大,恨不能把九天之水全给倾了,虞襄刚捯饬好,往门外一望,雨便打住了,一束金黄的阳光刺破云层落在她头顶,将她本就白皙的小脸衬得像千年寒潭浸透的玉髓,纯净圣洁,周围飘飞的浮尘更给她添了几分灵动之气。

    马嬷嬷站在原地呆看她半晌,直到虞襄冲她奇怪的挑眉才回过味儿来,忙推她出去。

    祖孙两到了镇国寺,果见太子妃的车架已停在门外,许多侍卫拿着剑戟四处巡查,看见闲杂人等就上前驱逐。

    虞品言如今远在西北拼杀,倘若打了胜仗回来,日后说不得会继承老永乐侯的衣钵成为骠骑将军,执掌百万兵马。他是太子最信任的下属,亦是太子最仰仗的助力,论起私交不输嫡亲兄弟。因着这层关系,老太太刚递了口信,太子妃便遣人来迎,把一竿子不得其门而入的贵妇们嫉妒的眼都红了。

    一行人各自见礼问安,坐定后互相攀谈。

    “太子妃娘娘可抽到签王?”老太太好奇的询问。

    “不曾,今日随本宫一块儿来的百十号人,竟无一人抽中签王,可见与苦海大师无缘,且在大殿祈福听经,过了时辰便回去了。”太子妃摇头苦笑。

    苦海和尚是大汉朝神僧,凡摊上一个‘神’字的人,那骨子里都潜伏着跌宕不羁的因子,做事说话全凭个人喜好。苦海和尚面相奇准,可勘破生死未来,却也不是什么人都给算,也讲究一个缘法。

    他让匠人造了一个巨大的可转动的签筒,分上下两层,中间用隔板挡住,总共可容纳五万支签。求签之人转动签筒再抽掉中间的隔板,待所有签淅淅沥沥落到底部,弯腰随意捡起一支就成。若抽中的是签王,代表求签人与苦海和尚有缘,他便会与你一叙,无论你问些什么,都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五万支签,一次机会,大汉朝开国七十年,只圣祖皇帝一人有幸抽中签王。如此,每当苦海和尚归京坐禅,上镇国寺求签的人是一波接一波,恨不能把山头都踏平了。前几天自然是皇族包场,后几天才轮到勋贵,平民若想入内,得等到全京城的达官贵人都去过一次再说。

    老太太与太子妃唏嘘一阵,见太子妃与皇后的娘家人都抽过了,这才带虞襄过去。

    “我负责转筒,你负责拾签。待会儿签雨落下,你万莫犹疑不定,只捡看着顺眼的就成。这见与不见都讲究个缘字,不可太过奢求。”老太太柔声叮嘱。

    虞襄点头答应。

    两人双手合十,暗自念了句菩萨保佑。太子妃与一众贵妇站在一旁翘首以待。

    签筒很沉重,老太太只转了两圈便出了一身的汗,又勉力转了三圈才抽-出隔板。只听哗啦啦一阵脆响,用竹篾削成的细签似雨点般砸落。一名小沙弥伸手道,“请施主务必两息之内选中一支,两息后再选却是与大师无缘。”

    两息内选一支,还真没一点儿作弊的可能。虞襄不等所有竹签掉落,伸手便从空中捞了一支,交给小沙弥。

    小沙弥起初还笑盈盈的,看见竹篾上用梵文刻下的‘签王’二字,脸色立马变了,慌慌张张朝后院跑,边跑边喊,“师父,有人抽中签王了!”

    这话一出,殿内顷刻间沸腾起来。老太太本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来的,压根没想过会抽中,这下傻了眼,一会儿看看签筒,一会儿看看虞襄,颇有些头重脚轻,如坠梦中。

    太子妃不错眼的盯着虞襄看,心中暗暗思忖:永乐侯府这位嫡小姐果真是个灵性人儿,永乐侯一家子都是福泽深厚的,怪道能让太子两次死里逃生。

    因这签只关乎能否与苦海和尚会面,并非命签,抽中的人只能说运气好,与苦海有缘,旁的恶意中伤的流言却是传不出。老太太与前来道喜顺便拍抚虞襄沾沾福运的各位贵妇们寒暄一阵,随即在一名僧人的带领下走入后殿。

    几个小沙弥围过来,将掉落的竹签重新放回上面一层。

    苦海和尚的禅房很简陋,只二十平米的一个小单间,里面除了一个蒲团一个案几外别无他物,外面置一个小院,种一株菩提,挖一口荷塘,朴拙却大气。

    老太太屏住呼吸,步步缓行,临到禅房门口,迟疑道,“襄儿,可否在院外稍等片刻,老祖宗有些话想单独与大师说。”

    虞襄是个外来者,要见苦海这样的神人,心里难免有些焦虑不安,当即便点头答应。她的心脏已经被挖掉,遗体落在母亲手里,为了隐瞒事实真相,想必也匆匆忙忙火化了。就算能回去,她还是不是虞襄?还能不能见到那人?

    她一时间陷入了迷茫。

    从大汉朝成立到现在已过去七十年,七十年前的苦海是什么样,现如今依旧是什么样,眉毛胡子霜白,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眉没多出一道,也没少掉一道,双眸似海一般深沉。见了老太太,他念一句佛,伸手邀她落座。

    “敢问施主有何指教?”

    “请大师帮老身看看这两个八字。”老太太从袖袋里摸出两张纸,摊开在桌面上。

    苦海和尚点头,细看片刻后指着其中一张道,“阴煞,孤鸾寡宿,隔角星叠加,刑父克母,刑夫克子,六亲家畜,无一幸免,既有贵人解星,亦无可助。”

    老太太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听完这番话也难免白了面色。

    苦海和尚并不管她,指着另一张继续,“父母缘薄,地支无刑冲害合,女好武,男好斗,纳音剑锋,不得善终。”

    “不,不得善终?”老太太身子摇晃,似要昏倒,马嬷嬷连忙上前搀扶。

    苦海和尚瞥她一眼,紧接着开口,“此二人命数相冲,若是夫妻则家无宁日灾祸不断,若是兄弟姐妹则互相争斗,不可并存。”

    老太太越发头晕,颤着声道,“不得善终,就没有改命之法么?怎会是不得善终呢?”至于命数相冲这茬,她却是没功夫深想。

    苦海和尚闭目测算,忽然咦了一声。

    老太太连忙扑过去急问,“大师,可有法子了?”

    “本是无解之命,却忽然出现了太乙贵人,善哉善哉。”苦海和尚双手合十,喟叹道,“此人日前刚度过一次生死大劫,想必这太乙贵人已在身边了。施主可以放心。”

    “这太乙贵人是谁?”老太太浑身都虚脱了,却还一心求解。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话落起身,朝菩提树下的虞襄走去,眼中异彩连连。

    分明是稚子之身,却存异世之魂,左眼戾气,右眼淡然,眉心鼓荡着雄浑的金色佛光,华盖罩顶,气运无双。如此佛缘深厚之人当真是他平生仅见。

    “阿弥陀佛……”苦海和尚双手合十便要说话。

    虞襄抢白道,“若是要问我从何处来往何处去,我会告诉你从来处来往去处去。若是要问我作何想,我会告诉你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我有妄想,故我宁愿身在地狱。”所以不用怜悯我,亦无需超度我,我既然已下定决心紧紧抓住能抓住的唯一,便不会再去奢望那不确定的未来,或者应该说是过去。

    她对着满池荷叶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阔朗。

    苦海和尚终于露出今日第一个笑脸,徐徐道,“施主想得通透,无需老衲多言。”

    虞襄点头,问道,“我哥可还平安?”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苦海和尚看向老太太,笑道,“福运无双,佛缘深厚,旺夫旺家兴六畜,此子可为镇宅之宝。这太乙贵人,施主也无须往别处去寻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老太太怔愣片刻才露出狂喜之色,一叠声儿的向苦海道谢。苦海淡笑摇头,又言找到师弟苦慧和尚,必命他登门替女施主诊治伤腿。

    镇宅之宝?我吗?虞襄听得嘴角直抽,却也明白有了老和尚这番话,她在永乐侯府的日子就更好过了。不过命再好,那也只是女主的陪衬,人家可是注定要凤舞九天的。

    等女主归家,一切命数才会开始转动,现在什么都说不准。思及此处,虞襄眼底流泻出一丝戾气。她似乎已经不能再像当初那般淡然了,因为她拥有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