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 第二十章 爆发

第二十章 爆发

2021抗击疫情标语: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去讨说法?”

    王三狗看着方鸿,想挤出笑容,但挤不出来:“你在练武场跟两个教习认识,没用的。周管家好像跟你有交情,平时照拂你一二,没用的。”

    王三狗潸然泪下。

    看到大力残破不堪的尸首,一路背回来,其实他就认命了。

    村里的邻居熟人也劝他认命,哪想到方鸿愿意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感动归感动,但还是太天真了。

    少年人血气上头。

    不知世道之艰难。

    王三狗:“方鸿,你去主家只会被乱棍打出。”

    “咱们这些人啊,靠着主家过日子,有怨言也得憋在肚子里,不能有不敬之意,否则把饭碗砸了,怎么活下去?”

    “我,我认命啦。”

    这就是穷苦人家的命啊。

    方鸿沉默了一下,看着王三狗满脸是血,头发乱糟糟,眼角裂开伤口,嘴巴说话漏风,身上衣服破烂,露出被棍棒打的淤青之处……跪在地上的妇人,抱着大力,哼着儿歌,一摇一晃,仿佛在哄着睡觉……男童六狗嘴边沾着饭粒,泪珠儿涌出,擦也不擦。

    ……

    夜色笼罩。

    周宅内院。

    啪!

    周河全一巴掌抽在三女儿周呈瑶的脸上:“说,你给我说清楚,北面荒山,虎豹罕见,就算遇到也不可能死人。”

    周呈瑶捂着脸,咬着下唇,坚持原本的说法。

    父亲这么恼怒……

    下次再给小狐狸送餐……

    就不从下人丫鬟里面挑选了,干脆找个练武场的人,譬如那方鸿也是后天二层呢。

    周呈瑶心思转动:‘我去打猎,找人陪着,方鸿不可能拒绝,定会心里面窃喜,想着攀上高枝儿。’

    看到女儿心不在焉的样子。

    周河全怒极反笑,就以为周呈瑶把下人丫鬟送到虎豹的嘴里,在一边嬉戏观赏……这个游戏唤为盘中餐,是郡县少爷小姐私底下玩的东西:“很好,很好,你嫁人之前,出周宅一步,我打断你的双腿!”

    忽然。

    屋门推开。

    一只黑色布鞋迈过门槛,接着是一声咳嗽:“够了。”

    “嗯?”

    周河全怒火中烧,扭头一看,连忙恭敬迎上去:“爹,您怎么亲自来了。”

    门边上站着一位中老年男子,看着约有六十岁,目光深沉,眉发浓密,两鬓夹杂着银丝,正是周河全之父,周家老太爷!

    周老太爷瞥了眼周河全:“你出去。”

    “是。”

    周河全应了一声,就走出门外。

    周河全当上洛河首富,除了手段高明,也由于周老太爷的存在——后天六层,强横无匹,镇得住这份家业。

    屋内,周呈瑶小心翼翼道:“爷爷。”

    “小瑶啊。”

    周老太爷皱着眉,背负双手,一句话就让周呈瑶花容失色:“你的身上有一股淡淡妖气……我还记得,当年追随一位武道秀才,追杀藏于山林之中的妖族,便是这股清香,闻起来像是蜜枣的甘甜气息。”

    周呈瑶一下子愣在原地。

    再怎么心思灵巧,毕竟年纪小,仅有十三岁。

    她扛不住周老太爷的审视,如同倒豆子,交代了前因后果。

    “爷爷。”

    周呈瑶小脸煞白:“我不会变成妖孽吧?我看小狐狸可怜……”

    “以后少见面就好。”周老太爷微笑道。

    “哦哦。”

    周呈瑶眨了眨眼睛,少见面?

    只见周老太爷坐了下去,端起温热的茶水,抿了一口又一口:“几年前,苍州府有秀才捡到金子,半两金换了足足三十万白银!”

    “二两金子……”

    “武道举人都眼红……”

    正所谓火中取栗,值得冒险,周老太爷拍了拍桐木方桌:“若有上百万两的银子,每日服用气血丹,延缓衰老,增进气血,衍生内息,我能够突破到后天七层!”

    后天七层!

    来日考上武秀才,未必没可能!

    周老太爷捏着茶杯边沿,眼底就闪过一丝杀意:“这是天大机遇,那狐妖出生不到一个月,还很弱小啊。”

    周呈瑶乖巧回答:“小狐狸说它堪比后天六层呢。”

    出生半月,就堪比后天六层?周老太爷脸色都微微一变:“看来那白狐真是上上等血脉……而且那传承记忆,也是稀奇。我追随武秀才将近十年,走南闯北,不曾听过这回事。”

    声音渐弱,他陷入沉思,时而抿一口茶水。

    屋内静悄悄。

    良久。

    周老太爷起身道:“正好我与吴乙芳老妪有仇怨,将其引过去……若狐妖如你说的那般,就杀了吴乙芳。若狐妖是在骗你,有歹毒害人之心,我就与吴乙芳一起出手,击杀狐妖,无论如何都不亏。”

    万一独自前去,难以力敌,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但若引来吴乙芳,就是两位后天六层的武人,狐妖当前,当然是放下仇怨,齐心协力杀妖族。

    如此一来,可进可退,称得上十分周全。

    简言之……

    先不管黄金有无……

    诛杀狐妖,可拿去县城邀功,杀了吴乙芳灭口可夺其家产!

    “择日不如撞日。”

    “就在今夜,把狐妖之事处理好。”

    ……

    洛河村北边荒山。

    月明星稀,荒无人烟,偶尔有不知名的野兽叫声。

    嘭!

    一拐杖砸在地上,老妇吴乙芳面露怒色。

    在其身后,跟着两人,正是她的义女吴红霞,以及周宅练武场的教习刘黑山。

    “娘。”吴红霞说道:“我们在家吃饭呢,那周家老太爷闯了进来,抢走我女儿,还说想要回孩子,就让娘您来这里。”

    她神色焦急,捂着左肩膀,刚才被周老太爷一掌打伤。

    “你放心,他敢动欢儿,老婆子就杀上周宅大院。”吴乙芳冷哼一声,看着义女吴红霞:“那个姓周的好多年没有出门,一心想炼出内息,踏入后天第七层……也不知抽什么疯,竟敢做出这等事。”

    吴乙芳很是惊怒。

    义女吴红霞的女儿小名叫欢儿,她是打心底宠爱,当成亲孙女。

    “哼。”

    吴乙芳阴沉着脸:“堂堂后天六层的强者,抢孩子,没出息……姓周的就算要引我来此,也不该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她又看向刘黑山:“你是周宅练武场的教习。”

    刘黑山恭敬回话。

    他应吴红霞邀请去家里坐坐,顺便吃口饭,没想到遇到这事,就跟着一起过来,看看能否帮上忙。

    山林昏暗,几片落叶飘落,吴红霞心急如焚的张望:“娘,您跟周老太爷有仇怨,怎么也不说一声……我不去周宅练武场当教习,或许没这事。”

    “与你无关。”

    吴乙芳顿了顿拐杖,猛地扭头,盯着左侧的丛林:“姓周的,还不滚出来!”

    此处空旷,冷风阵阵,刮起山林之间的树木枝叶,一时间哗哗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黑暗里。

    吴红霞,刘黑山看了过去。

    左侧的黑暗树丛,传来异响,走出来两个人影。

    一身玄色练功服、鬓角微白的周老太爷走在前……周呈瑶跟在后面,杏黄衣裳,亦步亦趋,身边有一条吐着舌头的大狗,通体黑色,毛发在月光之下似闪耀光泽。

    “我那孙儿呢?”

    吴乙芳抬起锈迹斑斑的拐杖,仿佛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唉。”

    只听见一声长叹,周老太爷看了眼吴红霞,盯着刘黑山:“黑山,你是我家练武场的教习,按理说应该饶你一命,但兹事体大,不密则失身,只好全部灭口了。”

    刘黑山一愣:“您……这是何意?”

    他见过这位周家老太爷。

    其名周黎,深居简出,只顾着练武从来不管任何事。

    周老太爷微笑道:“意思是你们三人都得死……没办法,我收了天大好处,它又需要武人的血肉,这样吧,就给你留个全尸。”

    此言一出,刘黑山眼角狂跳,什么东西会需要武人血肉?

    难道是……

    三人面色都变了……

    吴乙芳很快就冷静下来:“我孙儿在哪!”

    “老婆子,你那可怜的孙女……在它肚子里。”周老太爷微笑道,指了指周呈瑶身边的大黑狗。

    瞬间。

    那黑狗优雅迈步,体型模糊,幻象消散,显露真身,是一只纯白无暇的小狐狸!

    它通体洁白无瑕,圆溜溜脑袋与躯体一般大小,两只尖尖耳朵,鼻嘴小巧玲珑,像是画笔点缀,尤其那一双白玉眸子散发着美轮美奂的光芒。

    它一双前爪搭在胸前,搓动胸口那一簇如同毛球的毛发。

    高四十寸……

    直立行走……

    白狐优雅迈步子,如大户闺秀,娉娉婷婷,时不时甩动着蓬松尾巴,宛若一团棉花糖左右摇摆。

    “妖!”

    三人面色剧变。

    ……

    远处。

    黑暗的山林之中。

    方鸿穿黑衣,坐在树枝上:“我运转谦虚术,潜入周宅的内院,差点迷了路……循着周呈瑶被扇了一巴掌的叫声,趴在屋顶旁听:府城来的武道秀才刘显归判断失误,狐妖幼崽,漏了一只,侥幸存活,藏于北山,偶然碰到周呈瑶,就勾搭在了一起。”

    接下来。

    周呈瑶见其萌态可掬,惹人怜爱,偷偷喂养狐妖,先是为它购置一些生肉,送一些蔬菜瓜果等食物……直到狐妖忍不住嗜血欲望,假装过路的武人,杀害了刘有吉一家四口,吸食武人气血,此后欲望滋生,再也控制不住。

    而担心它会暴露。

    周呈瑶试着送人给它吃。

    王大力与那个丫鬟之死,便是周呈瑶的初次送餐。

    方鸿目光炯炯,借着月色,把场中情况观察的一清二楚:“既是妖族,不可错过,务必将其斩杀。”

    “但……听周呈瑶所言,那狐妖堪比后天六层。”

    “今夜出手,我区区一个弱小的后天五层。假如打不过,难以匹敌那狐妖,或略胜一筹,做不到强势镇压,眼睁睁看着狐妖逃离此地……那就太费事。”

    “如今之计。”

    “理应再等两三天。”

    “待我踏入后天六层的境界,再猎杀那头狐妖,必叫它无处可逃。”

    王大力之死,讨一个说法,就先等一等。

    但在下一刻。

    望见那条通体黑色的大狗,方鸿愣住了。

    他一路潜行,相隔百余米,免得被发现。

    如今才算看到了狐妖真身,它撤去妖身幻术,化为一只小狐狸,方鸿脸色变了变,脑袋好像炸开了:“那一日寻找狐妖幼崽,看见过这条黑狗,就在我眼皮底下!”

    彼时,它尚且弱小,伪装了一层幻术。

    方鸿记得很清楚。

    它干干净净,村里面罕见,正打算仔细瞧瞧,被另一只狐妖幼崽吸引注意力。

    “原来是它!”

    “原来是它!”

    “大力……那孩子的死,是我的过错。”

    方鸿喃喃低语了两声,心里头滋味莫名,像一团火,蓦然炸开,熊熊燃烧了起来!

    轰!

    方鸿跳下树枝,踏出丛林,气血如炉一声吼:“妖狐,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