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 第十八章 自由

第十八章 自由

2021抗击疫情标语: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打疫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河村北边荒山。

    白狐开口,周呈瑶嫣然一笑,摸了摸它的脑袋。

    它圆型头颅与躯体一般大小,左右甩动的尾巴像是棉花糖,又像是蓬松的白色火焰,一尘不染,时而舞动,就洒出点点光影。

    “去吃吧。”

    周呈瑶指了指王大力与丫鬟。

    这一刻。

    看着主家小姐与白狐,两人都惊骇欲绝,浑身发软。

    “狐妖幼崽……”

    “不止四只……”

    王大力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就想要后退逃跑,被狐妖一瞪,双腿好像被定住,直接跌倒,坐在地上:“三小姐你养狐妖当宠物!?”

    他拼命向后退去。

    另一个丫鬟却是目光变呆滞,手里的木棍颤抖。

    “好了,快吃吧。”周呈瑶有些着急的催促:“若被人听到,看到,那就麻烦了。”

    白狐颔首,优雅迈步,那双眸子如同乳白玉石:“母亲临死前,把妖力全部传我,自身虚弱,无力逃跑,才被那个苍州府的武道秀才刘显归击杀……如今我藏于山林,不可暴露。等有了媲美后天九层的妖力,再考虑报仇之事。”

    “在此期间,小瑶你愿意助我,必会有宝物答谢。”

    闻言。

    周呈瑶抿了抿嘴:“你总说宝物宝物什么的,我又不图那东西。”

    “嘻嘻,那可是一块金子,足足有二两!”白狐迈开四肢,又优雅又高贵的漫步而至,一爪子猛地掏出,就剖开已经吓得愣在原地、脸色煞白、一动不动的丫鬟前胸之处:“小瑶,你可知黄金白银兑换比例?”

    它一边说道,一边掏出丫鬟的胸腔心脏。

    那心脏还在跳动,滚烫火热,溅射鲜血。

    人已经倒在地上,目光空洞,身体微微地抽搐。

    周呈瑶见血头晕,侧过头去,听着白狐咀嚼心脏的声音:“按照我的传承记忆……在大乾王朝,一两黄金相当于五十万两白银!”

    “我给你二两黄金!”

    “就是百万两银子!”

    百万两银子,百万两银子……周呈瑶大脑一片空白。

    据她所知。

    爹爹乃是洛河村首富,全部的家产也就三万两银子。

    “不可能!”

    “金子有那么昂贵?”周呈瑶不信。

    白狐慢悠悠地食用人心,声音清脆如银铃:“据传说,有圣地收金,就导致黄金的价值暴涨……大乾王朝的开国皇帝打江山,搜刮上万两黄金,统统奉上,请了位圣地之人,才能够推翻上一个大眞王朝。”

    这些秘闻,消失在历史之中,白狐消化传承记忆才得知。

    在它与周呈瑶闲谈之时,那丫鬟倒在地上,睁大眼睛,一口气憋在喉咙,似乎是咽不下去,死不瞑目。

    见状。

    心寒。

    王大力张了张嘴:“小姐,这是狐妖啊!你跟妖相处,会变妖孽,会死的啊!”

    “哼。”

    白狐慢悠悠说道:“我白狐一族乃是上上等血脉,知恩图报,晓义懂礼,修品立德,绝不会伤害恩人!只要我收敛妖气,不与小瑶长时间近身相处……算了,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说的。”

    日光洒落,透过树叶,形成一块块光斑,落在王大力脸上,映出了面无血色的强烈惊恐:“我才十三岁,我不想死啊。”

    “别吃我,饶命啊,我给你们磕头了……”

    “三小姐求你帮我说句话,我大力给你们做牛做马,做什么都行!”

    王大力跪地求饶,卑微极了。

    但是,周呈瑶只觉刺耳,就有点心烦意乱:“别叫了,不就是被小狐狸吃了嘛。”

    王大力彻底绝望了:“别把我姐五狗带过来,我就闭嘴。”

    “好好好,答应你便是。”周呈瑶随口敷衍。

    接着响起剖开人的胸腹,挖出内脏心肝,细嚼慢咽的声音,以及冷风吹过四周的树林,枝叶,沙沙作响的声音,整个世界好像安静了下来。

    听不到一声惨叫,或闷哼,或哭喊。

    至死不出声,没发出动静……白狐吃完了人心,满足地叫道:“这人坚强如斯,心肝格外好吃,真是你家的下人吗?”

    周呈瑶点头,笑吟吟说道:“他是后天二层,心脏跳动有力,符合你的要求。”

    “嘻嘻,倒是可惜了,这人不死将来必有大成就。”白狐拾起地上的几片落叶,擦了擦嘴角血迹:“白狐一族,吞食人心,便可度过幼年期……像这样的人心,多吃几个,大有益处。”

    蓦然间。

    欢声笑语传过来。

    那几个抓到兔子的丫鬟,开开心心跑回来,要把猎物献给周呈瑶。

    “我走了。”

    白狐甩尾,钻入树丛,眨眼间消失不见。

    ……

    黄昏日落。

    周宅练武场边上。

    刘黑山看着管家跟方鸿结清佃户的账目,皱眉道:“方鸿,你脱离佃户,仍可留在练武场。我去找周家老爷说明此事,不会为难你,也不用再交银子。”

    方鸿道了声谢,解释道:“我要去县城寻亲。”此前不知那两个孪生妹妹的去向,以为死了。而如今,得知其卖身为奴,他得尽量找一找。

    记忆之中,儿时画面,彷如幻灯片一般闪过眼前。

    每逢过节,桌上有肉,那两个脸蛋脏兮兮、体型瘦小、口齿不清的小妹都会把肉让给自己……彼时思维还没有恢复清醒,两个小妹经常帮自己洗脸,洗头……无论从亲情,还是从血脉角度,方鸿都难以忽视。

    很快。

    方鸿与管家结清账目,重新签订了一些相关文书。

    见此,刘黑山面露失望,他也算仁至义尽,多次挽留,既然方鸿不领情就算了,语气冷冷地告诫:“这世道没有土地的人,就属于流民!”

    “你去县城,家里没地,只能到处打零工,县里人瞧不上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一份好营生。”

    刘黑山说完。

    吴红霞走了过来,点点头:“土地就是外来人的投名状,家里无地,就会被冷眼看待。除非你突破到后天四层,无地也无妨,足以安身立业了。”

    语毕,她拉走刘黑山,纠正少年少女们的练力姿势。

    两人只是练武场的教习,拿银子做事。

    良言难劝,自身不争,不懂得练武是唯一出路,谁也没办法,吴红霞瞥了一眼方鸿:“我本来还打算,若方鸿根骨不错,念着义母为其取名的情分,将他带过去,讨得义母的欢心,岂不是武道有望?义母随便赏赐一点好处,抵得上农户一年收成。”

    “那,可是错失了天大机遇。”刘黑山愈加惋惜。

    他知道,吴红霞的义母吴艺芬乃是洛河村三大强者之一,后天六层,铜皮铁骨,有着难以想象的可怕武力。

    像这种武人上了年纪也无碍,体内气血如炉,力量不会衰退。

    另一边。

    管家递给方鸿一张文书:“你从此就不是周家佃户,而是普通村民了。若要去县城,需要找村里小吏,开具移居的文书……你那片田地,不用再耕作,自会有人去接盘。”

    “以后。”

    “你自求多福吧。”

    管家摇摇头。

    近年,练武场总有人不甘平庸,离乡去县城闯荡。

    后来呢。

    大多数杳无音信。

    要么死了,要么苟且度日,并不如村里过得安稳。

    人呐,贵在有自知之明……

    管家掸了掸黑衫,眉头一掀……侧门传来惊呼声,尖叫声,痛哭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了。”管家摆摆手:“侧门好像出事了,我去看看。”

    他匆匆走向侧门。

    方鸿跟上去,从侧门离开,就看到门口围着一群小厮们,地上盖着两张渗血的白布,凸显人形……大概是两具尸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