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 第十六章 不会吧

第十六章 不会吧

2021抗击疫情标语:建立全民免疫,需要你一‘臂’之力!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花园内。

    老妇吴乙芳:“那方鸿,配不上大展鸿图的寓意。”

    义女吴红霞笑意盈盈:“娘那是借物喻人,托雁言志,也许您习以为常,没什么感觉,我们却是想做都做不到。”

    吴红霞很会哄人,无论哄小孩,还是哄老人。

    她把吴乙芳当成亲娘。

    她说道:“我根骨一般,就盼着欢儿将来能跟您比肩。”

    “哼。”

    吴乙芳不悦,指着吴红霞:“瞧你说的丧气话,欢儿跟我比什么,她得考取武道秀才的功名!”

    吴红霞一愣,继而大喜。

    有了义母的栽培,授予武道,欢儿踏入后天四层不太难。

    至于考上武秀才?

    她从来没有想过!

    洛河村镇,约有几万人,十年左右才出个武道秀才!

    ……

    又过了几天。

    周宅练武场。

    刘黑山盯着少年少女:“前些日子有几位县里的少爷,纵马游乡下,路上遇劫匪惨死!你们总是嚷着去县里游玩,也该收收心……”

    “在村里,平安无事。”

    “总比外出死了好。”

    郡县之繁华,热闹,乡镇之人永远都想象不到。

    但是。

    出门就有身死异乡的危险。

    别说死后下葬了,给你收敛尸首的人都没有。

    练武场边上,吴红霞抱着双臂,指点几个人的练力姿势:“刘黑山经常给你们讲这些事情?”

    方鸿:“是的。”

    张菱角随手挽起黏在脑门上的几缕发丝:“刘教习喜欢唠叨,跟我爹一样。”

    “要知道,遇上这样的教习是你们的福气啊。”吴红霞笑道。

    接着。

    有人提起遇害的郡县之人,有富商之子,还有官吏的晚辈,以及县尉的孙女,此事惊动了县衙。

    昨日正午,县衙来人,为了查明此事。

    村长出面迎接,毕恭毕敬,不敢怠慢。

    据调查……歹人出现之处,就在洛河村西边六十里之外。

    “真的?”

    张菱角瞪大眼睛:“难道这事儿跟咱们村子有关?”

    村子西边六十里,接近黎水村。

    就算要盘查,询问一些事,也得去黎水村吧。

    “是啊是啊。”方鸿觉得张菱角说的在理,正色道:“那凶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抢劫,谋财害命……依我看,肯定不是咱们村子的人。”

    张菱角以为方鸿示好,扬起雪白的脖颈,轻哼了一声。

    其实……方鸿很奇怪,只打死一个白袍青年,怎是三四条人命,难道是误伤之后,没及时得到医治?施倚霄等人跑路,没带上同伴,没管那几个伤者?

    灰衣少年道:“我堂哥说了,那歹人能够媲美武道秀才!估计是别的郡县流窜过来,附近村镇之中,没有这种人物。”

    “荒唐。”张菱角不屑:“堂堂一位武秀才当剪径小贼?”

    站在一旁的教习吴红霞,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堂哥可知,飞云县城几十万的人口,又有几位武秀才!定是为了应付县衙之人,故意夸大其武力。”

    村镇无官,尽皆是吏,像村长也属于吏。

    村里大吏小吏,没有官位在身,发生凶案,敷衍了事,没心思也没能力追查下去。

    村里死人,得过且过。

    县里来人,死在周遭,尽可能推卸责任,甩去包袱,明面上过得去就可以了。

    “我堂哥村里小吏,却是听县衙之人亲口所言。”灰衣少年有点不乐意地开口:“刚才我从侧门进来的时候,就见到县衙的人,来到周宅盘问呢。”

    张菱角一愣。

    吴红霞脸色也微微一变,将信将疑地样子:“果真如此!”

    “嘶!”

    方鸿倒吸一口气,好像吓到,小声嘀咕:“不会吧,居然那么强。”

    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能比肩大乾的武道秀才……方鸿眼角余光看到练武场入口之处,几名穿着县衙捕快衣服的人,两男两女,大步流星走过来,好像要找人盘问。

    ‘暴露了?’

    方鸿忍住统统打死的念头。他思路跳脱,却不是残暴之人。

    “喂!”

    “那个穿灰衣的!”其中一名女捕快眼神锐利,走到方鸿身边,直接把灰衣少年抓了出来,拎到边上问话。

    过了一会儿。

    县衙的人问完话,直接走了。

    (⊙_⊙……怎么也不问问我这个当事人,方鸿一头雾水,吴红霞则是看着灰衣少年,略加安抚,道:“那日你得罪了那些个县里的少爷小姐?险些给人替罪,当成凶犯同伙。”

    灰衣少年面如土色,心生后怕。

    若被抓去,屈打成招,认不认罪都是死。

    ……

    黄昏临近。

    众人小憩。

    张高麦屁颠颠跑了过来,把方鸿拉到一边:“听说周老爷跟村里武馆商议,要选人过去练武,必定有我。”

    洛河武馆!

    方鸿回想了一下……洛河武馆之主曾经连续十五年在县城参加院试,五次科举,五次落选,始终没取得武道秀才的资格,心灰意冷之下,回村创办武馆,至今已有二十年,乃是洛河村唯一的正式武馆。

    须知。

    书院——朝廷创办的练武之地。

    武馆——私人创办,经过了朝廷批准。

    练武场——最为简陋,一点也不规范,不可收钱,不可宣扬,不可传授后天四层以上的武道知识。

    过了一会儿,管家匆匆来,宣布了洛河武馆将要从周宅练武场选人的事情。

    刘黑山与吴红霞面面相觑,不禁大吃一惊,周老爷那么好心?

    众人更是炸了锅。

    一个个吃惊,狂喜,激动了起来。

    一些小厮丫鬟听闻此事,也都跑过来。

    王大力站在方鸿身边,一脸期待的念叨:“周老爷宅心仁厚,体谅下人,赐给这么大好处……选我啊,一定要选我!”

    片刻后。

    练武场入口传来周河全的笑声。

    众人激动,挺直腰背,看着周河全与一身白色练功服的中年人有说有笑。

    “那是洛河武馆的人!”

    “真来了!”

    一个个昂首挺胸,屏住呼吸。

    白衣中年人笑意莫名,叫来张高麦与张菱角,让两人抱起石头。

    很快。

    一则消息引爆整个练武场,张高麦与张菱角兄妹二人,下月去洛河武馆,费用全免,由周宅承担。

    有人抱头大叫:“我的天,不用花银子!”

    有人愣愣出神:“主家老爷承担武馆的一应开销?”

    有人不敢置信:“张高麦肯定会被选中,张菱角怎么回事,我的根骨比她好……周老爷对我们下人这么好,以后,以后还有机会吗。”

    不远处。

    方鸿稍微一想,就发现真相:

    看面相,看周河全眼神,张高麦和张菱角大约是周河全的私生子女。

    什么根骨好?

    什么运气好?

    这叫投胎投的好!

    周河全为儿女安排一个好去处,还要演个戏,扬仁善之名。

    ‘呵。’

    ‘这些地主们,心都是黑的。’方鸿像是看了一场戏剧,耳边传来细微的抽泣声音,扭头一看。

    “呜呜。”

    王大力哭了。

    习惯了周宅的种种规矩……王大力不敢出声,捂住嘴巴。

    方鸿扶了扶额头,没忍住,笑出声。

    “你,你笑什么呢。”王大力眼泪汪汪,脸上满是期待落空的伤心,方鸿不好再打击,想了一下,指了指张高麦张菱角兄妹两人:“人家那是送儿女去武馆,轮不到外人。”

    儿女?

    张麦高、张菱角兄妹两人,明明姓张啊!

    别以为我读书少,不懂事。

    王大力难过极了,抽抽鼻子又用袖口擦了擦,眼眶通红地离去。

    方鸿无语,看向被人群围住,意气风发的张高麦和张菱角。

    这时。

    张高麦走来:“这就是机遇,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从此拉开……你是我的好兄弟,我在武馆学本事,回头指点你。”

    方鸿叹了口气:“谢谢。”

    张高麦嘿嘿一笑:“武馆的教习都是后天第五层,内锻五脏,外壮气血,瞪你一眼,就像是进入冰窖,全身冷飕飕,不能够动弹。”

    说白了。

    武道强者盯着你,宛若山林之间的虎豹寻猎物,令人本能的恐惧。

    “还有这说法。”方鸿惊讶。

    张高麦矜持一笑,摸了摸下巴,摸不到胡须。

    ……

    方鸿瞄了眼刘黑山。

    刘黑山感到似乎有寒风吹来,后背发凉,不禁打了个哆嗦。

    ……

    方鸿瞪了眼张菱角。

    她粗布衣衫,胸怀如峰谷,露出雪白色肌肤,一下子汗毛乍起,有点冷飕飕。

    她下意识紧了紧身上衣裳,皱了皱眉头,嘴里嘀咕:“奇了怪了,大热天哪儿来的冷风呀?”

    “菱角,菱角,我把衣服暂且借你披上吧。”有少年讨好。

    “呸。”

    张菱角昂起脖子,一脸不屑。

    ——

    黄昏时分。

    夕阳西下。

    方鸿买了几个瓜,坐在家门口,思索白天的见闻。

    他还是莫名其妙:“县衙之人怎么就认定我媲美武道秀才?看来,是那个县尉孙女提供的情报,她见识多,慧眼如炬,看出我不凡之处。”

    虽然是后天五层……

    但,武道之根基雄厚,堪比后天六层的巅峰水准?

    至于那洛河武馆,不去也罢。

    武馆之主能否打得过自己,还是两说。

    这时。

    隔壁的男童跑来,眼巴巴望着翠绿颜色的瓜果,口水直流,也不吭声,方鸿递过去一个,他瞪大眼睛,开开心心地叫道:“你瓜多,你以后就是我爹!”

    “……”

    方鸿默默看着,闻声而来的王三狗媳妇拽着男童回屋。

    少顷。

    悦耳的哭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