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 第十二章 布衣

第十二章 布衣

2021抗击疫情标语:建立全民免疫,需要你一‘臂’之力!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宫基础功:东天门(六式)!

    东天门……

    看到此名,就勾起往事回忆,方鸿倒吸一口气:“我记得前世当过南天门天兵,这神功跟我绝配。”

    东天门六式,大概是对门的基础功法。

    “既然是对门,关系应该还不错。”

    “身为南天门的人,有机会出门留学也是合理的。”

    这不叫偷师,窃功,而是双方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更是超越了门户,真挚友谊的象征!

    方鸿激动了起来。

    回忆起前世的青山医院,那些医生护士们,以及病友们:“这些凡人啊,有眼不识真人至,早就说了我是南天门天兵还不信……尤其那个双马尾小护士,我入职南天门嘛,不影响我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啊!”

    “罢了罢了。”

    “等我历劫回归,重掌六御,再去看望他们吧。”

    方鸿心里欢喜。

    下次领取开机礼包的时候,不考虑其他物品,就要这个东天门。

    仙功秘籍,战力暴涨,以上都是次要的。

    这是身份的证明。

    谁人再不信,东天门一出,肯定就会心服口服的吧。

    ……

    翌日。

    周宅练武场。

    刘黑山跟吴红霞说道:“那方鸿超出我的预期了,练武一个月就突破后天二层。”

    吴红霞是后天四层的武人,义母又是村里的武道强者,她眼界更高一些:“这也算不了什么,比起张高麦,差的太远了。”

    练武场这些人,唯有张高麦能够入她的眼。

    至于方鸿……

    勉强不错……

    吴红霞抬了抬下巴,道:“方鸿跟张菱角根骨平平,后天三层没问题,再往上得看运气。”

    武人,孕育气血何其难。

    她得到义母宠爱,悉心栽培,三十岁时踏入了后天四层。

    再往后,内锻五脏,迟迟没有进展。

    她很有自知之明。

    武道境界,一层之隔,就是天壤之别。

    后天五层?这般武人,在村里称得上一方强者!

    她不敢奢望,只盼着女儿长大,也能够成为安身立业的武人。

    另一边。

    方鸿笑了笑,运转谦虚术,掩盖磅礴的气血,令其沉寂,统统储藏,收敛了后天五层的境界气息。

    张高麦凑了过来,嘀咕道:“吴教习说我别想着考取功名,这辈子踏入后天五层,就算不错。”

    “后天六层,需要运气。”

    “方鸿你觉得呢。”

    这是遇到打击了,来寻求安慰。

    方鸿善解人意道:“建议你大声喊出那句话,莫欺少年穷!”

    此言一出。

    张高麦眼睛亮了,握紧拳头,热血澎湃:“知我者,方鸿也!”

    他找了很多人询问,都是含含糊糊的随口敷衍。

    哪像方鸿,开口激励,蕴含着宝贵的人生道理。

    好兄弟……

    真是我的好兄弟……

    感动之余,感谢之后,张高麦大摇大摆走向吴秀芳,到跟前,也不知说了什么,就被吴秀芳一巴掌扇在地上。

    啪!

    这声音清脆,响亮,张菱角等小伙伴们惊呆了。

    “呜……”

    张高麦捂着脸,坐在地,直接被打哭了。

    “这……”

    方鸿无语,你心里念叨就好,上去放话岂不是找打吗。

    ……

    中午时分。

    秋天微风带来一丝丝凉意。

    方鸿出了周宅,走向街边商铺,打算买两件衣服。

    商铺老板坐在一堆布料上,见方鸿穿着粗布衣衫,打着补丁,没有轻视,反而热情迎上来:“少年郎,买衣服啊?”

    方鸿点点头,随意扫了眼,都是粗劣的布衣。

    黑色、灰色、褐色、都是素色,没有鲜艳的颜色。

    方鸿问道:“有没有蓝色的衣?”

    商铺老板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嘴里说道:“天蓝色,杏黄色,翠绿色,粉红色的布衣倒是都有,在里面放着呢。”

    进去看了看,方鸿很满意。

    问完价格无语了。

    七百五十文!

    这物价换算过来,将近一千元,相当于前世的轻奢品牌!

    “少年郎,买素色衣吧。”商铺老板是个中老年人,鬓发微白,弯背驼腰,看起来有些佝偻,道:“素色的新衣,一件三十文,三件百文再送你一双布鞋。”

    他看出了方鸿囊中羞涩,伸手拿起几件便宜的布衣。

    下一刻。

    外面的街道上传来嘶鸣,以及马蹄声落地的哒哒声音。

    一匹火红色烈马似是受了惊,迈开蹄子,横冲直撞,撞向方鸿所在的店铺。

    那商铺老板、中老年男子吓得愣在了原地。

    轰!

    火红烈马撞塌了几堆布料,就跌倒在地,嘶鸣了起来。

    “这匹马……好像崴了脚?”方鸿冷眼旁观,这匹烈马前蹄不断抽搐,似有点瘸腿,接着出现一位红衣女子,来到跟前,蹲下身子,检查马儿的伤势。

    红衣女子的身边,跟着一群人,其中就有周家小姐周呈瑶。

    周呈瑶一脸关切:“施姐姐,马儿没事吧。”

    红衣女子摸了摸马儿前蹄:“前蹄挫伤,像是骨折,必须尽快医治……一旦留下暗伤,再也跑不快了。”

    语毕,不顾众人的惊讶,她扛起火红马儿匆匆离去。

    周呈瑶等人连忙跟了上去。

    店家坐在地上:“幸亏只是布料脏了点,擦干净就好。”

    他不敢出声。

    他没有上前索赔的想法。

    一匹骏马,百两银子,比店里所有布料都值钱。

    那红衣女子穿着锦衣,一看就出身不凡,地位极高,哪能得罪,周家小姐都围在她的身边……更何况她扛起一匹骏马,毫不吃力,步伐轻盈,怕是武人!

    如此人物,计较起来,绝对是大祸临头!

    如今只是布料摊子被撞塌……鬓发微白的中老年男子感到由衷的庆幸。

    “今儿好运啊。”

    他哆哆嗦嗦地爬起身,爬在地上捡起散落各处的布料,一边收拾,一边回头看方鸿,嘴里说道,少年郎,便宜卖给你,八十文三件素衣一双布鞋。

    嘭!

    一只脚突然踩住他的手背,传来冷冷的喝骂:“老东西,你这摊子伤了施小姐的马儿前蹄,还不去赔礼道歉!”

    嘶!

    店家下意识一抽,没能抽出来,看到穿着玄色靴子的脚就打了个哆嗦。

    洛河村,没有卖靴子的地方。

    估计是飞云县城来的人……他抬头向上看去:玄色短靴,白色袜子,然后是镶着银边的长袍衣摆,又精致又华贵,遮住了万里无云的日光!

    县里的少爷!?

    他不敢再往上看,弓着腰:“俺这就去给那位小姐赔礼道歉。”

    “哼。”

    玄色短靴的主人冷哼一声,撩起银白色袍子。

    他是刚刚簇拥在红衣女子身边的青年之一。

    他离去后,心中不悦,又独自回来喝骂。

    店铺内。

    方鸿心中错愕……这就是古代的车祸现场吗,好像在碰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