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 第四章 诛妖(下)

第四章 诛妖(下)

2021抗击疫情标语:建立全民免疫,需要你一‘臂’之力!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街边的商铺门口。

    方鸿走过去,透过人群的空隙,看到两个中年男女躺在地上,内脏已经被掏空,凄惨骇人,边上趴个扎着丱发的女童。

    女童约有四五岁,小脸泪痕,尚且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只知呜咽:“爹,娘,别睡了,天都亮了呀……”

    众人窃窃低语,面色各异。

    方鸿听了听,才晓得事情的来龙去脉:

    飞云县城,惊现狐妖,滋生了几个妖孽。

    其中一个妖孽逃过追捕,趁夜潜入洛河村,害人性命,食人内脏,这一对中年夫妇被妖孽盯上……临死前想着家中女儿,拼命呼喊,引来几位武人杀了妖孽。

    方鸿扫了眼,没看到妖孽长相,已经送到村里的衙门之地:“这两个中年夫妇经营餐馆,都是后天三层,碰到妖孽逃都逃不了吗?前几天我在餐馆吃过,还叫他多加点盐。”

    正此时。

    旁边挤出个少年,看到这场面,吓得脸色发白,方鸿打了个招呼,这人是练武场的张高麦。

    同学之间没有太大的仇怨。

    张高麦有点倨傲,自诩不凡,性格还算友善,没什么坏心眼,只是喜欢指点别人练力气……而亲眼目睹内脏掏空的尸体,张高麦心脏砰砰直跳,看方鸿面色如常,升起了比较之心,勉强撑着:“咱们教习刘黑山遇到妖孽,能否打过,还是两说。”

    “后天三层又算得了什么呢。”

    “像我这种,正在壮骨,还没到涨筋腾膜的阶段,遇到了妖孽,逃命也得看运气。”

    三句话不离自己的武道境界……方鸿笑了笑。

    后天三层,分为磨皮、壮骨、腾筋膜三个阶段,全部完成,便可以孕育气血,冲击后天第四层!

    张高麦昂头,看着方鸿:“你平时好好练武,过个二十年,说不定就能踏入后天四层了。”

    方鸿:“……”

    两人边说边走,进了周宅侧门,穿过边上的备弄就是练武场。

    而周家内宅,禁止擅入,惊扰内眷的后果很严重,乱棍打出,当街打死,当真一点不夸张。

    大乾王朝的阶层如天地鸿沟,父辈是下人奴仆,子子孙孙皆如此,好似樊笼,难以挣脱——唯有武道才能够打破宿命!

    ……

    早饭过后,歇息半个时辰,才开始抱石练力。

    练武场之内,少年少女们或是聚在一起闲聊,或是揉着肚子,促进食物消化,时不时传来欢声笑语,令方鸿差点产生前世上学时、课间活动的错觉。

    “唔。”

    方鸿闭上眼睛。

    听着这些人谈天说地。

    例如,周老爷的全名叫周河全,纳了九房小妾,育有三女二子。

    又例如,周家大女儿居住在飞云县城,是一位武道秀才的正妻。

    上个月附近乡镇闹妖孽……昨天谁家的狗子咬死大母鸡……隔壁的夫妻吵架,险些见了血,闹到村长面前去。

    “奇怪啊。”

    “大乾王朝的人们好像从来不求仙拜佛信鬼神?只论武道,没有封建的迷信。”

    方鸿心绪一动,搜寻脑海记忆,似乎听到过‘仙’、‘神’、‘鬼’、‘圣’之类的词儿。

    但……

    这些概念似乎是某种禁忌?

    “喂。”

    旁边响起清脆悦耳的声音,张菱角正是豆蔻年华,圆脸红润,眸子明亮,嘴唇小巧,胸有沟壑:“你怎么不跟我们说说话,一个人多无趣呀。”

    练武场之中,她的胸最大,后天二层的境界。

    方鸿睁开眼,看着张菱角:“别烦我。”

    跟张高麦打好关系很正常,张菱角还是算了……像这种豆蔻年华的少女通常代表着接二连三的麻烦。

    “……”

    张菱角瞪圆了乌黑眸子。

    她自认长相姣好,姿色不俗,长辈们格外宠爱,同龄人争相讨好,有些腼腆的跟她说话都脸红。

    看方鸿态度冷漠,她脸蛋涨红,轻轻哼了声:“你,你这人不识抬举!”

    小屁孩一个,骂人都不会……方鸿懒得搭理她。

    张菱角有点生气,抿着小嘴,甩着马尾辫走了。

    在场这些人,她家境最好,娘亲是周家夫人的贴身丫鬟,后来被打发出去,嫁人成家生了她与兄长张高麦。

    “呸。”

    张菱角撇了撇嘴。

    要不是瞧方鸿长得好看,她才不上去搭话。

    须知。

    武道教习刘青山对别人严苛,对待她友善。

    周老爷也夸她美人胚子,偶尔还给她糖吃……去年她想嫁入周宅的小心思被其得知,周老爷脸色阴沉,当场大怒,明言不准,这倒是张菱角一直没想通的事儿。

    这时候。

    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人捏紧拳头,要过去教训方鸿。

    练武场的打架斗殴很常见,刘黑山也鼓励相互打斗……武道之路,就是一条独木桥,穷苦出身必须打得过别人,越凶狠越好,越暴力越好,才能够得到武道方面的资助!

    “做什么!”

    张菱角又气又恼,拦住了几人。

    她志向高远,早就盘算好,以后要嫁入富贵人家享福。

    周宅练武场,有口角矛盾,打了起来很正常……但眼下却属于争风吃醋,一旦传出去,她名声也就差了!

    在大户人家眼里,这是污点,名节有损。

    张菱角打消他们的愚蠢念头,心思有些疲惫:“这些穷苦土包子也想讨好我,换成周家的少爷,那还差不多!哎,哥哥何时能踏入后天四层,过上好日子呀。”

    她扭过头,看着正在指点一个少女该怎么抱石头的哥哥张高麦,不禁捂脸叹口气。

    少顷。

    刘黑山与另外一个武道教习走过来。

    “歇够了,就练力气!”

    刘黑山冷喝一声,走向方鸿,抓起一块三百斤重的石头:“从今天开始你用三百斤石块,争取早日突破到后天二层!”

    周宅练武场,鉴定武道境界的方法很粗糙。

    抱石练力气,石头重达五百斤,就证明达到了后天二层。

    “好。”

    方鸿点头。每日练力,虽然过程挺枯燥,但自身力气增长,渐渐变强,这感觉很是心安。

    而且。

    武道是对抗入魔的唯一手段。

    入魔之说,确有其事,并不是世家大族的封锁,以此愚民,禁锢底层的百姓。

    譬如大乾王朝的文字,近似前世的华国古文字。

    对方鸿而言,识字很轻松。

    但每当多认一两个字,脑门就隐隐作痛,甚至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生命本能的恐惧!

    ——

    当日正午。

    艳阳高照。

    洛河村东边田地。

    一位身穿玄色长衫的中年人背负青铜色长剑,疾驰如风,气势如下山猛虎!

    从上空望去,他所过之处,茂密的庄稼好似向两侧分开,麦苗纷飞,泥土翻腾,竟然被其硬生生撞出一条路。

    正前方,依稀看到一条白影来回逃窜。

    玄色长衫中年人暴喝一声:“狐妖你闯入大乾行凶作乱,我奉府城诛妖司之命,缉拿你入狱,若自愿伏诛,可免了刑罚之苦!”

    话音落毕。

    前方那只狐妖左右变向,逃得更快了。

    “嘻嘻。”

    那狐妖发出尖锐刺耳的冷笑,紧跟着咆哮起来:“苍州府的诛妖司?若不是重伤在身,凭你区区一个武道秀才也想追杀我?后天七层的武人算什么东西,我一爪就能捏死!”

    中年人脸色一沉:“找死。”

    唰!

    他抽出背后长剑,暴射而出。

    嗤嗤!

    这柄青铜颜色的长剑射出,仿佛将空气切割,穿金裂石,产生巨大的热量,令剑尖隐隐发红发烫发鸣响,瞬间掠过上百米,直接穿透狐妖,把它钉在地上。

    长剑余势不绝,扎入泥土,携着狐妖又往前犁出一道沟壑。

    那狐妖吃痛哀鸣,欲要拔出穿透腹部的长剑:“饶命,饶命,我有宝物奉上——”

    只见长衫中年人疾驰而至,根本不多言语,左手捏剑柄,就向上一撩,将狐妖分成两半!

    “不错。”

    长衫中年人拔剑,抖了抖剑身的斑斑血迹:“这一身狐妖皮毛值钱的很,我追杀百里,力不从心,收不住手,诛妖司也不好轻易责备……左半边妖身上交,另一半卖给朱府的二少爷,定能卖个好价钱。”

    中年人心中盘算。

    如此一来,加上往年的积蓄,能够在苍州府城置办一套二进的院子。

    “苍州府城的二进院子可不是郡县、乡镇的普通宅院……苍州府城的天地灵气浓厚,武道资源多,但凡有点心气的武道秀才都不会留在郡县。”

    府城居,大不易!

    他仅仅是一位武道秀才,没有显赫的家世,掏空二十年积蓄才能买得起二进院子。

    “唉。”

    “明年开春又一届武道科举,不知谁人能高中……可叹我自小练武,堪堪进入后天七层的境界,再往后日夜苦练,难有寸进啊,此生怕是没可能中举了。”中年人面色黯然,将长剑负在背后。

    武道秀才的标准:最低是后天六层!

    武道举人的标准:后天九层!

    “罢了。”

    “我年方五十,尚未娶妻生子。等有了府城院子,再积蓄多年,将来儿女或有中举的一日。”

    长衫中年人思忖片刻,从背上取出一张漆黑色布革,蹲下身子,将狐妖尸身裹起,忽地瞧见了什么。

    “咦?”

    他眉毛一掀,惊诧道:“狐妖产子!”

    下一刻。

    远处传来哭嚎声,他抬眼一瞧,有妇人跪在地上,掩面痛哭,身前是一具死相凄惨的农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