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轩辕六皇子 > 第九章:好奇心重的皇子们

第九章:好奇心重的皇子们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轩辕清松出了宣恒宫,沿着宫道进入玉平宫,宣恒宫北接轩德宫,而这轩德宫如今已经被改成琴宫,南接玉平宫,这玉平宫离轩恒宫很近。

    轩辕清松内心里很希望和八皇兄轩辕清瑜住在玉平宫的,但是因着自己排行十三,偏偏比十二小,所以只能住在轩恒宫,时不时地被他那爱把兄友弟恭挂在嘴上的十二皇兄轩辕清栏叫道主殿去聆听训示。劳是他这样一个好脾气的人,隔三差五的聆听所谓的兄友弟恭,这耳朵也起茧了,所以相对于自己住的轩恒宫,他更喜欢到八皇兄的玉平宫这里来。

    十一皇子轩辕清彬本来是躺在梅花树下看书的,他这个玉平宫不像轩恒宫那般隔三差五的开会,八皇兄住的是主殿,他是个雅致爽朗的人,从不像十二那样摆兄长的架子。这里还住着九皇兄和十皇兄这对先皇后留下的双胞胎,他们一向以皇后儿子的身份自居,虽然住在一个宫殿里,一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了,那也只是混个脸熟,最好的也只是点头的交情。上次九皇兄轩辕清星娶的是吕氏嫡女为皇妃,他们这个宫的皇子都被派出去帮他一起迎亲,大皇兄二皇兄承办他的婚礼,那一次这玉平宫倒是热闹了一番,也经过那一次,玉平宫的几个兄弟的感情才进一步的融洽。

    现在腊月还没到,但是这树上已经可以看到梅花的苞儿,想来今年的梅花一定很盛。想到梅花,他倒是注意到自己八皇兄倒是很喜欢白梅,尤其喜欢在红梅树枝上找那白梅,这么多年都一直干着这样的事情,轩辕清彬很是不明白这红梅树上怎么会长出白梅枝呢,不是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虽然白梅和红梅都是梅花,但是颜色毕竟不同,所以他不止一次的阻止八皇兄,可是他就是不听,这么多年还真是没见过他口中说的红梅枝上的白梅。

    轩辕清松进入到玉平宫,便看到自己的十一哥拿着书本在梅花树下沉思,那样子还真是和八皇兄有七八分相似,只是他一直把目光放在八皇兄身上,倒是忽略了这个十一皇兄轩辕清彬,这个十一皇兄仿佛是八皇兄的影子,在众位兄弟中他是最少言语的,比自己的话还少,几乎是不问世事,颇有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样子。这个十一皇兄自己和他还真没说过几句话。不知道要不要上前打招呼,轩辕轻松正在思考这个很是重大的问题,他向来不喜和兄弟打招呼,性格颇为内向,真正能说的上话的就是八皇兄,其他人也只是点头之交,他的身份特殊,母妃德妃是青龙国的公主,只生了他这么一个儿子,他是两国的联姻之子,在宫里不被父皇重视,也被众位兄弟排斥。加之自己又不喜说话,所以这性格有些内向。

    “十三,你是来找八皇兄?”轩辕清彬注意到这个站在门口好一会儿的十三弟,对这个弟弟,他的印像很深,因为这个人不喜欢呆在自己的轩恒宫,倒是每天一有空往他这玉平宫来串门,连双胞胎对他都脸熟得很,所以他从宣恒宫带来的消息包括喜欢把兄友弟恭这词挂在嘴边的十二轩辕清栏都不陌生,八皇兄一般都会把他带来的消息讲给自己听,所以他对十三也莫名的有种亲切感,只是一直无缘结交而已。

    “十,十一皇兄,你怎么知道?”轩辕清松很是好奇,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甚至没见过几面的十一皇兄竟然这么清楚自己的来意。

    “想知道便能知道!”轩辕清彬觉得这个十三很有趣,说话还有些结巴,真是难得,“来,坐!”轩辕清彬把旁边的位置上的书拿开,留出空位,示意十三到这边坐。

    “这个,那个~”轩辕清松很想拒绝,他和这十一皇兄不熟。

    “过来坐,喝杯茶!”轩辕清彬见他犹犹豫豫地,便督促到,这个十三不是在八皇兄面前很健谈的吗?怎么到这会了,这么扭捏,难道自己那么恐怖?

    轩辕清松无奈,只能走过去,两只手如今不知道怎么放了,很紧张。

    “十三,你不用这么紧张,来先喝杯茶!”轩辕清彬端起紫砂壶,向里面倒上烧开良久的开水,洗涤过茶具,等待壶里的茶叶泡得差不多了,才徐徐地给十三面前的茶杯倒进茶水,这茶水呈红褐色,想来是红茶了,轩辕清松直觉这么认为。

    轩辕清松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让这个清雅不问世事甚至有些超尘脱俗的十一皇兄给自己倒茶,还真是难得的很。

    “怎么?不满意为兄煮的茶?”轩辕清彬看着眼前这个端着茶杯一副神游天外十三,打趣道。

    “不,皇兄煮的茶自是好的!只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轩辕清松直接把心中所想说出来。

    “受宠若惊,此话何解?”真的没想到十一会这般说话。

    “十一皇兄想来和兄弟不怎么亲近,私下里我认为皇兄你更像个仙人,不问凡尘俗世,如今能得到皇兄这般厚爱,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十三你真会说笑,你我都是父皇的儿子,一样的肉体凡胎,哪里会是什么仙人,有空你多到为兄的玉彬殿,多喝几回茶,就不会有这样的惊了!”轩辕清彬含笑的看向清松,那样子说不出的亲切。他们都是父皇的儿子,怎么就这般的生疏呢?

    “诚如皇兄所言,倒是我平日里疏忽了!”轩辕清松觉得自己的确是疏忽了,原来他的十一皇兄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高不可攀,也是个爱笑可亲的兄长。

    “十三,你这次来可是有什么事?”轩辕清彬转入话题,平时都是从八皇兄那里间接得来轩恒宫的消息,这次倒是可以从这个宣恒宫的人身上得来确切消息。

    “这,琴宫的六皇兄醒了,十二皇兄要让宣恒宫的几位兄弟去探望探望!”轩辕清松真是个没心机的孩子,一杯茶一句话就让人套出了话。

    轩辕清彬不知该说这清松是太单纯还是太深沉。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把消息告诉自己,而且一句这么简单地话就把两个重要的消息透入出来。

    这琴宫是十月份才正式从轩德宫改名而来的,甚至连里面的宫殿都改成了带琴字的,那时父皇还没有从雪山回来,是让父皇的贴身太监云松来宣旨的,那时众人都很好奇,什么样的原因,要让这个存有几百年的宫殿一夕之间更名,为这个玉平宫的双胞胎还特地到紫鲲宫向二皇兄打听消息,可惜二皇兄口风紧得很,后来这琴宫便迎来了它的主人,一个据说二十年前神秘失踪的玄武国六皇子。

    对于这个玄武国的六皇子,他一直好奇的紧,二十年前,他还没有出生,不过双胞胎和八皇兄那时已经出生,自己也曾问过八皇兄,只是八皇兄对这事闭口不谈,所以他就更好奇这六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二十年前他轩辕清彬好像还在母妃的肚子里。

    不过要论起关系,他轩辕清彬虽然不是和八皇兄那样和六皇子是一母同胞,自己的母妃是他的母妃的嫡亲妹妹,所以自己和他也是表兄弟。以前并不在意这六皇兄到底是谁,甚至

    他本能的抗拒去想有六皇兄这么一个人,至从这所谓地六皇兄回到玄武国,这八皇兄倒是跑玉安宫更勤快了。

    “嗯,是该去探望探望,父皇应允了吗?”轩辕清彬可是清楚的记得父皇可是下过命令,让众位皇子不得到琴宫打扰这六皇兄休养,也不知道这六皇兄是不是真的休养,不过这轩恒宫传话来说这六皇兄醒来,看来是真得休养,不过这六皇兄倒是得了什么病,竟然睡了将近一个半月

    “父皇没有发话!十二皇兄说二皇兄在琴宫,想来大家去探望的话,不会责罚下来,而且不是还有二皇兄顶着吗?”轩辕轻松把十二的意思也表达了出来。

    “这到像十二的性格,不过他想的可能是我们这些兄弟顶着才对!”轩辕清彬哪能不知道十二的心思,听了那么多关于他的事,多多少收还是能推测出这个十二的心思的,他就是那种责任要人一起担活着别人扛的那种,一句话就是他从不做出头鸟,不愿担责任,则个没担当的十二,一天到晚把兄友弟恭挂在嘴边,父皇也不会对他青眼有加的,玄武国可不会重用这么个没担当的皇子,他只是有个当皇后的母亲以及一个不和睦的哥哥。

    “十一皇兄,这是从何说起?”轩辕清松很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他们这些兄弟顶着。

    “父皇没发话,那就说明父皇还没接到消息六皇兄醒来的消息,如果接到而没发话让众位兄弟探望,那只能说明父皇还不想让我们见到六皇兄,十二所说的二皇兄在琴宫,这八成是真的,但是二皇兄是什么人?他虽然和父皇不和睦,但是父皇很宠爱他,就算他私自去探望,父皇也不会怪他,毕竟二皇兄和六皇兄以前有同住紫元宫的情谊,那样的兄友弟恭用在他们身上是合适不过的,用在其他兄弟身上尤其是你们宣恒宫兄弟身上,那是牵强的很?”

    轩辕清彬看着清松听的这么认真,端起茶杯,喝了口润了下喉继续说道:“而且这二皇兄很可能被派去教导六皇兄礼仪,毕竟这神秘失踪了二十年,谁又知道他会什么模样,当然要派一个皇子教导,这二皇兄最是恰当不过的,所以怎么说这二皇兄都不会受罚,当然大皇兄也不会,三皇兄如果去的话,或许会?”

    “皇兄,那你为什么说是我们这些兄弟受罚?”轩辕轻松明白了轩辕清彬的话,但是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他们这些兄弟受罚。

    “这,就有大学问了!”轩辕清彬笑而不答,兀自给自己倒了杯茶,轻闲地喝起来。他轩辕清彬,玄武国的十一皇子,白虎国和玄武国明正言顺的联姻之子,虽然平时不和兄弟打交道,但是他一样有消息来源,而且都是经过深度分析的消息。这个常往玉平宫找八皇兄的十三,总是会把玉平宫消息第一时间传到八皇兄这里,八皇兄又和玉安宫的七皇兄走的最近,而且这玉平宫的双胞胎和八皇兄又特别的要好,常常能从紫鲲宫带来消息给八皇兄,所以这八皇兄就相当于信息的接受站,而真正处理消息的却是他轩辕清彬,八皇兄待自己才是最好的,当然除了他心里的那个六皇兄,不过六皇兄不在,他对自己好的没话说,总能把得来的好东西和自己分享,也会把得来的消息和他分享,而且也会让他来分析其中的利弊得失,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每天都浸淫在皇宫各路消息之中,所以他不用自己安排眼线,自然就有源源不断的消息送到,他只需要分析归纳总结就是,所以他每晚都会和八皇兄夜谈一个时辰,在外人眼里他是不问世事,只知道看书,不问世事甚至很少言语的十一皇子轩辕清彬,谁能想到他才是众位兄弟中最会处理消息的人。不是有句话说人不可貌相吗?

    不过他轩辕清彬还是最佩服八皇兄,八皇兄他的人缘还真是不一般的好。如果说这宣恒宫的十三和玉安宫的七皇兄能和他相处的好,那还能理解他们都有相似的身份,这玉平宫的双胞胎能对他亲近,那归结于他对这两弟弟是除了二皇兄之外待他们最好的兄长,但这紫鲲宫的三位最年长的兄长都不约而同对他好,那就是件不能理解的事了。他轩辕清彬什么都能分析的透透的,也能能清楚地感受到这紫鲲宫三位皇兄对待八皇兄的好的目的各不相同,大皇兄是那种对弟弟一般好的那种,只是对八皇兄会偏爱些,二皇兄对八皇兄好,那是一种本能的好,甚至有点比对双胞胎还好些,最不能理解的是三皇兄,三皇兄对八皇兄好,那是一种出于愧疚和补偿,那样子好似做了什么对不起八皇兄的事一样,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和原因待八皇兄这般好。

    轩辕清瑜不知道为什么这十一皇兄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还把壶里的茶都喝得差不多,摆明了一副不理自己的样子,便想起身去玉瑜殿找八皇兄。于是放下茶杯,起身离座。

    “你是不是想叫八皇兄去探望六皇兄?”轩辕清彬听到响声,便看向正在起身要走的轩辕清松,直接道出他此行的目的。

    “十一皇兄,你怎么知道?”轩辕清瑜很是不好意思被人道出目的,好似自己是个透明人一样。

    “你不是说了?这就是为什么是大学问,来坐下!八皇兄现在和七皇兄下棋,你去了也看不懂,只能干站着,还不如我两说说话!”轩辕清彬颇有些说话不饶人的架势。

    轩辕清松没想到这十一皇兄会知道自己不会下棋,外人眼里文静清雅的十三皇子不仅不会下棋,而且一看到棋就犯困,只是他难以言语的痛,偏生八皇兄爱下棋,而且还喜欢和那个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会下棋的七皇兄对弈,想到正在和七皇兄下棋的八皇兄,轩辕清松就没那个勇气去找八皇兄,所以只好乖乖回到座位上。

    “不会下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会弹琴吗,等会你就弹我那把焦尾琴,看看这音质合不合你的意?”轩辕清彬为清松斟满茶杯,端起自己的慢慢地说道。

    “皇兄,你还是说说为什么十二皇兄会让我们兄弟挨罚的事情吧?在我印象里,十二皇兄只是喜欢拿兄友弟恭来训示我这几个弟弟,其他的还真没什么?”

    “看来十三你很在意?不吊你胃口了,这十二告诉你这消息,自然是知道你会来玉平宫找八皇兄一起去探望六皇兄,而八皇兄自然会邀着七皇兄一起去到时候你们三个一起去,就算十二在场,他也不会受到多大的责罚,是不是十四和十五当时也在场,知道要去探望皇兄的事情?”

    轩辕清松没想到这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十一皇兄竟然知道这个事情,点了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那就对了,这十四和十五一定会来玉平宫找九皇兄和十皇兄的,到时候大家一起去,父皇知道了,谁会猜到这十二弟这个始作俑者,我想他一定会比约定的时间晚半个时辰去!”

    轩辕清松如今才真正见识到他的十一皇兄,竟是这般会推算人心,仿佛什么都了然于胸般。

    “十五,看样子你说错了,十三皇兄还是在玉平宫,难道你不知道这十三皇兄最怕的是下棋吗?”十四皇子轩辕清林对着身边和自己一样子长相一样穿着的弟弟说道。

    “我怎么知道十三皇兄怕下棋?十三皇兄我还以为你去玉安宫了呢?”轩辕清林看到梅花树下品茶的十三皇兄,现实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不去玉安宫,却还是呆在玉平宫。

    “十四十五弟,你们也来了,我这正和十一皇兄品茶呢!”轩辕清松不意外这对双胞胎会出现在玉平宫,只是很意外他们这么晚才来。

    “你们坐!”轩辕清彬淡淡地,他对双胞胎很感冒,尤其是自己宫里的,这么多年,他都很难分清谁是谁,这也是他的不足,可能是因为他很少和兄弟说话的原因,所以他对眼前的双胞胎更是分不清谁是十四,谁是十五,所以很笼统地邀请他们坐下。

    “不知能不能讨得十一皇兄一杯茶喝?”轩辕清柏也来到梅树下,看着眼前这个淡雅寡言的十一皇兄,倒是很惊讶他会邀请十三皇兄喝茶。十皇兄曾经告诉自己,他这玉平宫住了个哑巴,当时很不理解,九皇兄笑着解释说,十一皇兄平时几乎不说话,所以让人误会成哑巴,想来这话还真是有待考证,因为眼前这个人明明一副很健谈的样子,要不然这茶水为何如此清淡,要知道这红茶初泡之时,深红似血,想来这两位皇兄聊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那就稍等片刻,待为兄重新泡过!”轩辕清彬没想到眼前的皇弟会有这般要求,看着壶里的茶水,显然跑了很多遍了,自然是不能待客的,所以重新洗壶装入红茶,倒入开水洗涤第一遍倒出壶内的茶水,再倒入第二遍开水,盖上壶盖,另取四个茶杯从新洗涤,等待茶叶泡开。

    “十一皇兄,你对茶道很有研究?”轩辕清柏看这十一皇兄那专注细致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哪里,只是闲来无事,喝茶消遣而已!”轩清彬不想深谈这喝茶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比如八皇兄喜欢下棋和在红梅枝上寻白梅,比如这十三喜欢弹琴讨厌下棋,他只是喜欢喝茶看书,而对于弹琴他是听的懂,但是弹不来,人无完人啊。

    “喝茶要什么研究,直接喝不就行了?”轩辕清林很不满意十一皇兄的回答,那样得敷衍,让他听了就来气。

    轩辕清彬没想到一个人前后的话会这么自相矛盾,很是茫然地看着轩辕清柏。

    “十一皇兄,别介意,十五就是这样急性子,不是有意冒犯的!”轩辕清柏看到十一皇兄那样子,觉得这十一皇兄还是趣的,看来刚才是没有分清他和十五谁是谁了。

    轩辕清彬觉得很尴尬,这连自己的弟弟都分不清,还真是丢丑了,只好端起茶壶给四个茶杯倒满茶水。

    “来,尝尝为兄泡的茶!”轩辕清彬以手示意。轩辕清松倒是不想再喝了,刚刚喝的茶水已经够多了,所以现在只是意思下,端到唇边抿了一下,这喝茶很讲究,这茶杯盛装的茶水只有一口,分三次饮,这茶道在于品字,三口方为品,男子都需要学会品茶,这样才能有助于以后娶到妻子,所以品茶从男子十岁开始学习,品茶讲究淡定从容,方能显出男子的稳重大方,从一个人的品茶姿态就能看出男子的为人品行,所以玄武国的男人久而久之被训练成很据儒雅风范的君子气息,他们众位兄弟之中当属大皇兄轩辕清珺的品茶之资最合乎典范,所以他们多少还是像大皇兄学习了些皮毛的,而这之中学得最精的当属十一轩辕清彬,他心静最能修心养性,而且看着架势倒是有超出大皇兄的意思。

    “不过瘾,一口不到就没了!”轩辕清林忍不住抱怨道,这品茶还忒小家子气,一口茶分三次,这能解渴吗?

    “十五,这今年的第三场雪快到了,你也要参加采梅雪之礼的,到时候遇到心仪的姑娘,以你这般品茶之姿,来年如何上门提亲?”这不是浪费女方采的梅雪吗?而且女方的父母看到这般形象,也不敢把女儿嫁于他。

    “十三皇兄,为什么这喝茶要和提亲联系在一起?”轩辕清林不满地问道。

    “向大皇兄请教会更好些!”轩辕清彬打断他的这个话题,他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谈茶的事,那是对茶道的亵渎,他可以勉为其难地请他们喝茶,但是不代表能容忍他们在自己面前谈茶。

    轩辕清柏也看出了十一皇兄的意思,于是转移话题,“刚刚我和十五来玉平宫的路上,看到二皇兄!”

    “哦?那二皇兄说了什么?”轩辕清松忍不住追问,刚刚他就是和十一皇兄谈二皇兄的事情。

    “我们向二皇兄说了要去探望六皇兄的事,二皇兄不让我们去!”轩辕清林很苦恼的接口道。今天本来是直接来玉平宫找九皇兄和十皇兄去琴宫看看这传说中的六皇兄的,路上正好碰到刚从琴宫出来的二皇兄,二皇兄知道自己的目的,便阻止了他们的想法。

    “是的,二皇兄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不过他还是再三叮嘱不让我们去,二皇兄说这六皇兄又昏迷了,而且醒来会忘却前尘,还说父皇在除夕之前,不会让任何人私自去见他!”

    “就这些吗?”轩辕清彬可不相信只有这么点信息,在他认为,父皇一定会让他和大皇兄好好照顾他,说不定还会帮他记起什么,不过这六皇兄忘却前尘的事,倒是很不能理解,难道父皇会给他吃忘情药不成。

    “父皇让二皇兄好好照顾六皇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轩辕清柏发现自己突然有些害怕这个十一皇兄了,他分明很清雅超脱的样子,而且少言寡语的样子,为什么自是他那么淡淡的两三句话,就那么的害怕呢,自己可是连十二皇兄和二皇兄都不怕的啊。

    “那还是别去探望为好,这好奇心会害死猫,而且父皇可没那么宠爱我们!”轩辕清松还记得刚刚十一皇兄所言,本着兄长的善良提醒这对双胞胎弟弟。

    “之前我还好奇这六皇兄是何模样,如今想来这六皇兄应该是一个祸害一般的人物!”轩辕清林直接说道,因为他可是从没见过二皇兄那么复杂的神情,有高兴又痛苦也有迷茫,这样的二皇兄是他们从来就没看到的过,他们的二皇兄一直给自己的是那种冷酷又不失慈爱的兄长,会细心的照顾他们这些弟弟,但是如今这六皇兄回来了,倒是要夺去二皇兄的关注和时间,所以私心里对着六皇兄没有什么好印象

    “祸害?”轩辕清松觉得很迷茫,为什么这十五都还没见到六皇兄就给他下这样的定义呢,难道这六皇兄长的很不一般,足可以迷倒他心目中神一般存在的二皇兄吗?

    “清林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六皇兄还没露面倒是让各位兄弟议论纷纷,想来这六皇兄很不一般!”轩辕清柏很是牵强地解释道,他这个双胞胎弟弟,怎么总是这般口不择言,真让他这个做哥哥的难办。

    “父皇不允,二皇兄也嘱咐过,那就别去了,这六皇兄我们迟早会见到的!”轩辕清彬最终发话。

    “十三,下次有空记得到为兄这里坐坐!”轩辕清彬看着这对双胞胎,这两人的容颜和自己宫里的十皇兄和九皇兄倒是有六分神似,要是这四个人站在一块,还真是会晕头转向,看来这双生子真不是件好事。本来想要让清松弹弹琴的,看着眼前的双胞胎,还是别弹了,弹给不懂得欣赏的人听,简直就是浪费。

    “八皇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轩辕清松觉得没有看到八皇兄,心里很不安,万一八皇兄错听了消息,跑去探望六皇兄,那就不好了。

    “放心,八皇兄会没事的!”轩辕清彬知道他在想什么,出言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