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 > 正文 199:故意的

正文 199:故意的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630SHU.

    PS:先更后改,大家一个小时后再看吧。

    由于是从顺义赶过来的,陈昕到剧组是最晚的,其他人早都到了。

    “陈昕,来了啊。哎,昨天李美人去你们公司是什么情况?”

    此刻看见他进来,已经做好造型,一身细腰天蓝水袖裙子,把腰身曲线勾勒的玲珑起伏的张紫怡,立刻颇为八卦地问道。

    “什么情况,当然是谈合作啊。”

    陈昕半真半假地说道,

    “谈合作,你的新戏要请她演?”

    周围其他一些工作人员见此也是好奇看了过来。

    “嗯,先不说了,我去做造型了。”

    陈昕依旧随意应付一句,便往里面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唐朝捕头打扮,英武干练,仿佛一个公子哥。

    显然这身服装,无论是样式和色彩,都是经过了一定的处理和加工。

    “陈昕,来,我们先过下戏,一会就开拍了。”

    见到陈昕出来,张紫怡立刻说道。

    “好。”

    陈昕很是配合,实际牡丹坊这场戏,先前他的戏并不重要,就是个工具人,凸显张紫怡演的小妹舞蹈超群,天香国色。

    现在加了一些戏,可以帮助铺垫人物情感,这才重要了起来。

    主要就是拍出那种俊男靓女,暗生好感,却因各自身份、任务,勾心斗角,逢场作戏,棋逢对手的感觉。

    过了两遍戏,正式开拍,先拍陈昕喝酒取乐的戏。

    一群身穿红、黄、绿、蓝各色裙装,露出半球胸部,环肥燕瘦,衣着开放,如敦煌壁画上的唐朝美人打扮的妓女,分成两拨拔河,绳子中间吊着一壶酒,摇摇晃晃,随着莺莺燕燕,娇声笑语,撒的满地都是。

    陈昕在两个紫姿色更好的妓女陪伴下,歪歪斜斜坐在榻上,喝着酒调笑着。

    很快,他便玩腻了,喊了宋单单演的老鸨出来,要求头牌出来伺候,老鸨百般不应,陈昕扔下两个船型的银元宝,老鸨才喜滋滋去了。

    不多时,张紫怡演的小妹被带了出来,果然气质与场中的其他莺莺燕燕完全不同,分外清丽干净,一对毫无焦距的眼睛,反而衬托出她独特的气质。

    当即陈昕喝退其他妓女,只留下小妹来。

    “你是从小目盲……,还是疾病所致啊?”

    陈昕半醉微醺,轻轻打个酒嗝,指着对方问道,一举一动间,都显露出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形象和气质。

    “从小目盲。”

    张紫怡演的小妹面朝一旁,并未直面陈昕,回答道,显示出她确实看到人,只能闻声辨别大致方位。

    “身为盲女,为何来此?”

    “谁说盲女不能来此?”

    “呵!说得好,叫什么?”

    “小妹。”

    “小妹?牡丹坊中人人以花为名,为何你的名字如此简单?”

    “小妹不愿与那些寻常女子争奇斗艳。”

    “怎样才算是不寻常?”

    “此处的花根本不能算花,真正的花开在山野浪漫处。”

    “嗯,好,只要你能使我高兴,我便带你去山野烂漫出。”

    “既做头牌,有何能耐?”陈昕继续问道。

    “舞。”小妹简单答道。

    “你上前来。”陈昕招手道。

    环佩叮当,对方缓缓走上前来,陈昕轻浮地抬起一条腿,用脚轻轻抵住对方腹部,然后伸手拔出旁边桌上的长剑,剑脊贴在对方脸上。

    小妹顿时呼吸一紧,神色惊悚。

    剑尖沿着对方脸颊滑下,划过颀长雪白的脖颈,滑到领口的纽扣上,陈昕打个酒嗝,手中锋利长剑晃动,看着十分危险。

    这正是他在试探小妹,吓唬对方。

    见到对方依旧还是像盲人一般,毫无感觉,陈昕手中长剑一抖,挑断一个纽扣,然后挥剑轻松斩断其他三个纽扣,然后长剑把小妹披着的外套挑飞,露出了对方里面更轻薄紧身的露着香肩的裙子。

    前前后后,总共拍了十二遍,才把这段三分钟不到的戏拍完,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是拍摄难度小的戏份,才能拍的这么快。

    后面一些需要舞蹈、舞剑、群演配合的,一天能拍个一两分钟正式能用到电影中的,都算是速度快的。

    一天的拍摄结束,晚上八点才收工。

    “陈昕,时间还早,晚上还有什么活动吗?”

    跟着陈昕一起往外走的张紫怡随口问道。

    “没有其他活动,还要回去训练了。”

    陈昕随口回道,最近能在京城待一段时间,拍戏因为华仔档期的原因,老谋子也安排的并不紧张,所以他晚上都会安排武术训练。

    “……,好吧,再见。”

    见此张紫怡也只能放弃了,她这么主动地交好陈昕,对方这个态度,她再热脸贴冷屁股就太掉价了。

    “陈昕,还没收工吗?”

    坐上车子正往家里赶去,李美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刚收工,晚上赶不过去了,距离我京影太远了,来回开车要四个小时。”

    陈昕淡淡回道。

    “是啊,所以我也没回去,在丽思卡尔顿,过来吧,房号……”

    李美人微微笑着说道。

    “也对,你在这边工作还要多长时间?”

    陈昕想了想问道。

    “还有两天。”

    “好的,我晚点过去。”

    陈昕点点头答应下来,丽思卡尔顿在金融街,过去确实很方便。

    “好的,我早上起来不见你人,要不是看到你留的纸条,还以为你逃跑了。”

    “我为什么逃跑,那可是在我家里。”

    “是吗,那你留我一个在你家里,不怕把你家的东西都给偷完吗?”

    “你一个?不是有佣人和保安吗。”

    陈昕好笑道。

    “……,反正你扔下我走了显得很没风度。”

    “正是因为有风度,才没打搅你睡觉叫醒你,再说你都多大人了,还害怕啊。”

    陈昕好笑道。

    “多大人了?这种情况,一个女人总是害怕的。”

    “……,一会见面说,我先回家了。”

    陈昕实在聊不下去了,李美人这么说话,总让他感觉有些别扭。

    回到家里,跟父母说了会话,没搭理缠着要角色的妹妹,陈昕便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

    早人送来了一些文件,这些已经成为惯例了,只要陈昕人在京城,去不了公司,便会有人把一些继续他签名和审阅的文件送到家里来。

    看到竟然有份文件,是其他影视公司推荐的演员,参演《血海飘香》。

    有天泽影视季虹推荐的孙粒、聂元,还有荣鑫影视推荐的周讯、陈昆、杨函数。

    这倒是让陈昕没有想到的。

    不过既然公开试镜选演员,那别人公司的送来演员,就是给昕大影视给他面子,他也不能就给直接筛掉了。

    而且还要选几个人用,不然以后什么公开选演员,就会别人当做笑话,根本没人参与,只能向特定演员发试镜邀请。

    这样选演员更多还是为了提前炒热度,宣传电影,许多演员都是会用昕大影视的。

    这第一次自然是要做成模板的。

    陈昕把几分文件签好,正要离开去见李美人,一直在房里坐着守着他的妹妹陈曦立刻就上去拦住了他。

    “哥,这都十点了,又要去见谁啊?”

    “噢,去见大胡子,跟他商量《神雕侠侣》剧本修改的事情。”

    陈昕随口编话道。

    “真的假的,这么晚了,还要亲自去谈,有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说嘛?”

    陈曦根本不信,一张俏脸上满是嘲讽。

    “你很无聊啊,我已经不管你接戏了,你还这么看着我,信不信起到反作用?”

    陈昕当即羞恼威胁道。

    “嘻嘻,哥,没必要吧,我可是你亲妹妹,你完全可以收买我是不是?何必互相伤害了?”

    陈曦立刻一脸嬉笑着道。

    “呵呵,怎么收买你?不要狮子大张口哦。”

    陈昕无奈笑道。

    “很简单啊,让我演《血海飘香》里的黑珍珠。”

    陈曦也在不加装了,直接说道。

    “你不是跟岑佳说你想演谁来着,李红袖?”陈昕疑惑道。

    “是啊,本来是的,但后来我想了想算了,跟楚留香有感情戏。”

    陈曦立刻解释道。

    “感情戏,没有啊,剧本改了之后,就没了。”

    “是吗,那我可以演吗,李红袖戏份多吗?”

    “不多,一直都不会多。”

    “那我还是演黑珍珠吧,这个角色我看小说了,很有个性,一开始是以男性身份出现,武功极高,武器为软鞭,最后真实身份为大漠之王札木合之女,人称大漠明珠,还会在另外一部《大沙漠》里出现,性格非常突出,是古龙小说中是难得一见的另类女子。”

    陈曦立刻有了决断,坚决道。

    “可是,这个黑珍珠也喜欢楚留香,在《血海飘香》结束时,留下一粒珍珠,将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三人带到沙漠,引楚留香前去寻找,却将自己坐骑留给楚留香。

    后楚留香赶往沙漠,将马放回,黑珍珠以为楚留香遇到了麻烦,有生命危险,遂和苏蓉蓉三人又一同前往中原,找楚留香,你还是不适合演啊,而且我打算用个新江女孩,或者混血的。”

    陈昕立刻拒绝道。

    “过分了啊,感情戏又没什么真正的,不过是黑珍珠单相思,你就不能为我把那点感情戏给删了!”

    陈曦娇俏的美丽脸蛋上,很是不高兴。

    “不用,我决定让你演个坏女人,宫南燕,知道吗?”

    陈昕当即无奈道,既然答应妹妹让她接戏了,当然就要帮他。

    宫南燕可是颜值超高,连楚留香都心动,跟水母阴姬搞蕾丝,因爱生恨的阴狠女人,很容易被人记住。

    “什么,宫南燕,我不演,太过分了,给我这么差反派角色。”

    “陈曦已经看过楚留香前三部小说了,自然知道这个人物是谁,当即反对道。

    宫南燕因与“雄娘子”面貌酷似,被“水母阴姬”当成情人。

    她因爱生恨,杀死水母阴姬的旧情人——采花贼“雄娘子”,她杀死雄娘子后,刻毒的刺激水母阴姬,固然有其阴狠的一面,但这一点也应该看作宫南燕被长期当作替身而引起不满与痛苦的发泄。

    这种蕾丝剧情在电影里可不好拍,拍出来估计都会删掉,而且还是个反派,陈曦实在兴致缺缺。

    毕竟她也是不愁没资源的主,还不至于要去演这种角儿。

    “爱演不演,让开了,我要走了。”

    陈昕无奈道,懒得多去劝说。

    “哥,那让我演石观音吧,这个反派也比宫南燕那种小配角强多了。”

    “不行,我打算找于飞红演,《三少爷的剑》里的人家演的慕容秋荻也是反派了,无论是演技、年龄、颜值可比都合适。”

    陈昕当即又毫不客气继续道:“就你一个中戏大一的学生,还挑挑拣拣的,不知道有多少有颜值、有演技的好演员没戏演了。”

    “是嘛,那倒是挺好的,你好歹把我的话听完号码,我就是想演年轻的石观音,可没想演以后成为大反派的。”

    陈曦当即瘪嘴不满地道,她也不至于这么没有分寸。

    “是嘛,年轻石观音啊,看你表现,我想想再说吧。”

    陈昕思索着回了句,拉开妹妹,大步往外走去。

    石观音不能找绝世美女,他妹妹和于飞红其实都有些不合适,但也可以用。

    毕竟石观音也算是天下第二美女,只比什么第一美女秋灵素差一点。

    陈昕开着车子离家而去,直接往卡尔顿酒店而去。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车子刚离开后海附近的胡同,有一辆车便跟伤了他,车里的三个人兴奋无比,扛着吃饭的家伙事,长枪短炮,都是十分专业的摄像机,明显便是狗仔。

    陈昕到了酒店,直奔李李美人房间,对方早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毕竟距离八点过去都快三个小时了,让她这么等着,实在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如果真是有事情就罢了,对方说不定就是有意这样,那可就有些过分了。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车子刚离开后海附近的胡同,有一辆车便跟伤了他,车里的三个人兴奋无比,扛着吃饭的家伙事,长枪短炮,都是十分专业的摄像机,明显便是狗仔。

    陈昕到了酒店,直奔李李美人房间,对方早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毕竟距离八点过去都快三个小时了,让她这么等着,实在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如果真是有事情就罢了,对方说不定就是有意这样,那可就有些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