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法师日志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不讲武德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不讲武德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不可能!”莉莉安脱口而出,她从来没有听奶奶说过自己还有一个姐姐。

    可,当女子转过身来,她坚定的内心却开始动摇了。

    那张脸,眉眼如画的精致面容,和自己如今的长相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样。

    莉莉安看到她那张脸的那一刻,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那就是自己长大后的模样。

    如果只是这样,莉莉安还能安慰自己,神奇的巫术有很多,这也许不过是敌人欺骗自己的把戏。

    然而,血脉中的悸动却做不了假,当这个妖媚的女子向莉莉安展露出自己的血脉力量,莉莉安无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血脉在共鸣——她们的身体中流着同源同脉的血液。

    “你到底是谁?”莉莉安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亲爱的妹妹,你应该叫我姐姐,当然,如果不乐意的话,喊我薇薇安也可以哦~”

    薇薇安微笑,解开了莉莉安的束缚以示自己没有恶意。

    莉莉安能够活动后,第一时候就是后撤,从隐藏的口袋中取出莱恩交给她的底牌。

    与此同时,女孩的脸上面露警惕,她语无伦次地问道:“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如你所见,莉莉安,我们流着同样的血,我们不是姐妹,谁又是姐妹呢?”面前的这个女人嘴角含笑,反问莉莉安。

    “可我从来没听奶奶说过你。”莉莉安喃喃道,她已经彻底迷茫了。

    听见“奶奶”一词,女人的栗色眼眸中痛恨和鄙弃的神色一闪而过,她嗤笑一声,用着轻蔑的语气挑拨道:

    “哦,我亲爱的妹妹,要知道,你看见的可不一定是真的。

    你真以为,你的奶奶,是真心为你好的吗?”

    “不准你这么说我奶奶!”

    莉莉安像个炸毛的小兽,她怒气冲冲地反驳道:

    “你说得难道就能相信了?”

    女人愣了一下,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无奈地笑笑:

    “没想到那个叛徒把你哄骗地这么彻底,也罢,我们先将这个话题置后,你终究会明白我们的使命的。”

    莉莉安盯着这个自称自己姐姐的家伙,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

    随后,女孩将头歪到一边,不想再听她胡说八道。

    薇薇安没有在意女孩的小脾气,她只是将手一挥,把舞台中央的那面镜子上的画面投影在大厅的侧壁上。

    投影中的画面是城堡外的空地,莉莉安不明白这个讨厌的女人此举的意义,她也不想理她,女孩开动着小脑瓜思考着脱身的方法。

    “莉莉安,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急着把你接过来吗?”

    薇薇安语气温柔地说着,没有等女孩回话,她自己就将话茬接了下去。

    “因为,古堡外的客人也到了,他们似乎是为你而来的哦。”

    镜中的画面开始出现了人影,那是一席白衣的队伍,沉默着站在城堡前的空地上,他们中的其中一个白衣人从队伍的后方拖出了十几个昏迷中的人,等待着队长的动作。

    莉莉安装作不在意地用余光一瞥,这一瞥,让她的瞳孔瞬间放大,整个人僵在原地。

    ……

    而在另一边,圣堂的一行人沿着山坡上鹅卵石垫着的小道顺阶而上,一路无事地来到古堡的大门之前。

    领头的绷带男人停下了脚步,他身后的白衣人有序地散开,各自按照职责守卫起来,显露出极高的战斗素养。

    “队长,带来的贱民们都还活着,只不过在老八的胃囊中待得时间太久了,状态有些差。”

    白衣人中的一员走上前来,低头向队长报告。

    “反正只是一群饵料罢了,把他们唤醒吧。”

    绷带下的脸露出一个病态的笑容,队长满不在乎地吩咐道。

    “是!”毕恭毕敬地领命而去,白衣人从名为‘老八’的队友那‘无尽的胃囊’中将十几名昏迷的人取出来,利用光辉之主赐予的神术将他们唤醒。

    这一群人的组成十分复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简朴的衣衫,粗糙的皮肤和手上劳作而出的茧子表明了他们的平民的身份。

    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睁开眼睛,他们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陌生的环境和将他们围住的冷漠白衣人。

    “你,你们是谁?”

    “这是哪?”

    “呜呜呜,我要妈妈!”

    ……

    一时间,嘈杂的哭闹和不安的询问充盈在这块平坦的空地上。

    队长看着这一幕,轻轻地挥了挥手,昂首看向巍峨的古堡。

    他身后的白衣队员闻弦知意,上前出声呵责道:“闭嘴,你们这群肮脏的贱民。”

    他身上凌冽的气势和杀意成功吓住了这群普普通通的可怜人,普通人在白银阶位的超凡者面前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在白衣人恐怖的气势冲击之下,嘈杂的人群变得无声,他们的眼神充满惊恐,身体在恐怖的杀意下瑟瑟发抖,空气也变得粘稠起来。

    在这恐怖的威慑下,人群停止了喧哗,男女老少聚在一团瑟瑟发抖,空地上只有孩子和女人抽噎的声音。

    绷带下的队长没有将注意力分给这些贫贱的平民,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古堡的方向。

    他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直到他的天赋能力感受到一道痛苦中夹杂着恨意的目光投来,他的嘴角翘起一抹古怪的笑意。

    “诅咒之子,我想你应该认识他们吧?”队长嘴角含笑,阴冷的声音传遍了四野。

    而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薇薇安的手在光滑澄澈的镜面上轻轻一点,圣堂队长阴冷的声音从镜子中传递出来。

    莉莉安的目光凝住,她呆呆地看着画面中的景象,随后将目光看向安静守候在镜子旁的薇薇安,视线变得危险:

    “是你搞得鬼?!”

    莉莉安怎么不可能不认识画面中的那些人,玛利亚婶婶,小提米,阿苏啦爷爷,每一个人她都能叫出名字。

    在她平淡却温暖的时光中,他们陪伴着那个普通的女孩的孩提时光,是她的邻居,长辈,玩伴。

    “呐,这可不是我的缘故呢。在他们来之前,我也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有两波客人,想来真是,令人惊喜呀!”

    薇薇安捂嘴笑得花枝乱颤,而莉莉安看着画面中圣堂领头的那个家伙接下来的动作,愤怒地目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