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法师日志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玩得愉快啊亲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玩得愉快啊亲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莱恩唉声叹气感叹生活不易的同时,在另一边,圣堂裁决所守夜人小队中的气氛,并未如‘梦魇’记忆中那般轻松写意。

    当小队中实力不俗的‘梦魇’在众人的面前突然暴毙时,每个人心中都不由蒙上了一层阴霾。

    也不怪守夜人小队心神浮动,实在是‘梦魇’的死状太凄惨了。

    队伍中原本安安静静靠在墙边的‘梦魇’突然身形抽搐,脸上浮现出极度惊恐的神色,张开嘴艰难地发出“呃呃”的声音,随即身躯上迸射出一道道血箭,染红了身上的白衣,直接倒地不起。

    守夜人在这一惊变下迅速散开,然后其中一个倒霉蛋在首领的眼神命令下,小心翼翼上前检查了‘梦魇’的残尸。····

    于是守夜人小队有幸见识到了各种非人的折磨和可怕的伤势堆积在一起,最终会造就何等残忍的一幕。

    梦魇的残骸上千疮百孔,遍布着刀伤、撕裂的破口、烧焦的黑色伤疤以及大片大片的腐蚀痕迹,无言间揭露了这位守夜者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众人望着这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一言不发,与之前派去试探的几位守夜人不同,‘梦魇’的实力在守夜人中并不算弱,而他独特而神奇的织梦能力更是让其屡建奇功。

    他的死状大家也不陌生,正是这位织梦者最喜欢的杀人方式,将梦境中的伤势以秘法折映在现实中,以假代真,完美诠释了这位守夜人追究纯粹美感的爱好。

    可如今这位织梦者却死在了自己的得意手法之下,那张伤痕累累的脸上还残留着难以言喻的惊恐和不可置信,仿佛见到了自己完全无法接受的恐怖事物,这背后的意味实在是细思极恐。

    检查完毕的守夜人起身回报:“大人,没有危险。”

    戴着血色枭面的守夜人队长走到残骸旁,蹲下拿起‘梦魇’那支离破碎的头颅,眼神中明暗不定,周围的成员默默看着这一幕,一言不发。

    “咔嚓~”队长手上用力,一把捏碎了‘梦魇’的头盖骨,转身看向抱着银质盒子的队员,语气中愤怒不加掩饰:

    “准备动用0-8,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敢杀我的人?”

    “是。”

    感受到自家队长按捺不住的火气犹如阴云下的风暴一触即发,不想触霉头的队员立马回应,迅速准备相应的仪式。

    一再的碰壁让守夜人队长心中满是不耐,而神秘小屋中的敌人诡异的手段和对圣堂明目张胆的挑衅更是让他在愤怒之余,多了几分忌惮。

    身为守夜人的首领,他固然有自傲的本事,但并不意味着在未知的面前,会以轻松蔑视的态度去面对,这样的人,在裁决所里,早就逐渐死绝了。

    在首领压迫力十足的眼神下,白衣枭面们拿出了百分之两百的效率,很快便完成了封印的解除和防护的工作。

    “哇哈哈哈哈,本大爷终于又出来了,圣堂的可怜虫们,这次又要问本大爷什么蠢蛋问题?”

    随着封印的解除,一阵嚣张的大笑从圣银制成的盒中响起,打破了夜空中的死寂。

    一面椭圆形约有人脸大小的镜子从盒子中飘浮而出,在镜子的镜框上还有两只小小的蝙蝠翅膀在轻轻扇动,仿若活物一般。

    光滑的镜面上浮现出一张青面獠牙的丑陋面孔,嘴里喷着恶毒的语言,肆意地嘲笑着圣堂的守夜人。

    首领面对疯狂的嘲讽面色平静,毕竟他对于0-8的来历有所耳闻,一个圣堂的手下败将而已,对于败犬的哀鸣,他向来宽容。

    不过败犬归败犬,0-8的能力还是有其独特之处的,在这个场合尤其合适。

    想起0-8的能力,血色枭面的队长环顾了一周,可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纷纷避开了来自首领的眼神。

    0-8(全知之镜),来自一位冰雪国度的黄金阶占星者***,据说当年这位强者在狠狠得罪了圣堂之后,还优哉游哉活了十几年,最终还是圣堂总部出动了四位红衣主教和两件封印物,历经数年的追捕,才将这位具有预知能力的神秘占星者追捕。

    在最终的战斗中,占星者利用自己的灵魂武装,一面镜子接引漫天星光,召唤出一个个强大的怪物,在陨落前还拉了两个同阶的主教垫背。

    而当时恰逢月圆之夜,占星者的怨毒和诅咒结合不可名状的月光直接将占星者的灵魂武装异化为了一件封印物,被圣堂的残兵们带了回来。

    据说这件封印物能够解答提问者的任何问题,无论你提出什么刁钻的问题,都能在它这里得到答案,甚至包括有关神明的问题,只是有着这种心思的人大多都最后都疯了。

    神奇是很神奇,可封印物之所以是封印物,就在于它恐怖的副作用。

    知识是等价的,当你向0-8提出问题后,你也必须回答它一个问题,而且必须回答真实的答案,逃避问题或者撒谎最终都会导致糟糕恐怖的下场。

    曾经有一个圣堂的主教仗着自己的强大实力无视了这条规则,最后在一连串的流年不顺后,最终死在了一个农夫的粪叉之下。

    可笑吧,一位黄金阶位的强大存在居然死在了一个平凡的农夫普普通通的粪叉之下,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神父可是从某个全知全能者的身上获取的力量,可不是某个骨质疏松的打桩机猎魔人。

    正因如此,才显出封印物的诡异和恐怖。

    大家对于0-8的副作用都听过只言片语,目光躲闪之下,谁也不想站出来当这个倒霉蛋。

    最终队长心一狠,站了出来,与魔镜中的丑陋面孔面无表情地对视。

    毕竟,今天晚上,已经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故了,如果自己不率先站出来,自己这个队长的位置只怕不能服众了。

    “哦哦,又是你,我记得你,喜欢粉红内裤的小可爱~”

    0-8嬉笑着看着队长,言语中戏谑意味十足。

    “0-8,告诉我,那栋屋子里面有什么?”

    队长脸上无比平静,完全无视了自家队员纷纷避开的眼神,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0-8颇为失望地看了眼无趣的圣堂守夜人,旋即光滑的镜面上画面转动,如水波般荡漾开来,展现出一幅画面:

    在一个普通家居打扮的卧室之中,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女孩正安静地躺在粉色的床单之上,女孩的面容精致,长长的睫毛在梦中微微颤动,令人无端心生爱怜。

    队长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默默自语道:“没错,没错,就是她。”

    画面又一转,这次是一间阴森的地下室,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正站在一个刻画着神秘花纹的法阵之中,手里拿着造型奇特的棍子,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队长将目光聚焦在这位神秘人的脸上,试图看出些什么,可画面之上神秘人的脸庞却笼罩在一层厚厚的迷雾之下。

    队长低声咒骂着异端,正打算让0-8把画面显示得更加清晰,可画面却直接黑掉,显露出0-8那张令人生厌的丑陋脸庞。

    “到此为止了,圣堂那群婊子养的狗,该轮到我问你了,~”

    队长缓了口气,安慰着自己不气不气。

    “请回答,你最近的一次性生活实在什么时候?”魔镜用淡淡的语气问道。

    “上礼拜日。”队长回答的有条不紊,他有些纳闷:

    0-8这是改性子了吗,这次的问题居然不再那么尖锐刻薄了,还是说,它也对神秘人感兴趣?

    不过,居然0-8这次这么给面子,队长就抓住机会继续问了:

    “告诉我,对方的实力和威胁?”

    “哦哦哦,这可是两个问题了,不过看在本大爷好不容易透一口气的份上,这一次就勉强算你一个了。”

    魔镜用气人的语气充当着小丑兴高采烈地回应。

    “答案是:不到黄金阶,可危险无处不在哦~”

    队长气的想打人,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0-8的回答依旧让人肝疼。

    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危险无处不在?

    不过好歹知道对方居然没有黄金的实力,队长心底放松了少许。

    “好了,听好了,这次的问题是,你上礼拜日是和谁,度过了一晚上?”

    魔镜的语调上扬,充满了幸灾乐祸,它就知道,对方肯定会入坑!

    “摩西主教……”

    听闻问题,队长愣了片刻,风清云淡的回答了魔镜的问题。

    守夜人沉默了,许多人暗地中目光交错:

    “我没听错吧?没有吧?”

    “是的,你没有!”

    “我没记错的话,摩西主教应该是五十几岁的老男人了吧?”

    “好家伙,没想到队长口味这么重……”

    “好耶,摩西主教都可以,我有机会了~”

    ……

    魔镜也沉默了,它没想到,居然真有人的脸皮可以厚到这种地步。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街道……

    众人看向自家队长的目光齐齐变了,有人目光躲闪,有人眼神放光,还有人默默后退。

    血色的枭面将守夜人队长的表情完全掩盖,大家都无法看到这个男人的神色,只听见了对方平淡的语气:“好了,将0-8重新封印吧。”

    “哦不~你们这群婊子养的狗东西,你们不能这么对待你爸爸!”

    魔镜骂骂咧咧地看着对方有条不紊地将自己逐渐封印,言辞变得激烈起来。

    突然,魔镜停下了辱骂,青面獠牙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我想,你们有麻烦了~”

    话音落下,带着腥味的恶风从天空之上直扑而下,队长面色一变,身形错动间格挡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怪物,警示道:“小心,敌袭!”

    队长此刻才看清自己面前的怪物是什么模样:那是一只通体呈棕黄色,有着类似于马的头颅,背后却又长着双翼的怪异生物。

    它的主躯体长着四只锋利的勾爪,背后强而有力的带刺尾巴在墙壁上划出一道道刻痕,不断转动打量四周的双眼代表着这个怪物具备不俗的智力,而口腔中的尖牙则表明这是一位凶横的猎食者。

    更糟糕的是,对方的身躯上似乎具备令人不适的奇妙观感,流线型的肌肉躯体带给人的不是美感,而是充满了不协调,怪异,扭曲令人作呕的恶心感触。

    “该死!”队长心中默默咒骂,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更糟糕的是,这种生物,并不止一只,周围的楼房顶上,街道的墙沿之上,零零散散分布着身形恐怖的黑夜。

    在黑夜之中,它们睁开自己古黄色的瞳孔,用贪婪的目光看着白衣的人群。

    月黑风高夜,杀人灭口时,一道道狰狞的身影从高处扑下,血腥味开始弥散……

    在一片混乱的战场之外,莱恩俊美的脸颊上面色潮红,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微笑:

    “玄君七章秘录之摄魔驱鬼篆参上,希望召唤出来的天鬼们能陪你们玩得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