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怪有话好好说 > 031 会烤腰子不(求推荐,求月票)

031 会烤腰子不(求推荐,求月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座漆黑古老的大门伫立在空中,阴冷的气息将之围绕,光看一眼,就让人脊背发寒。

    王野认真感知一番,忘川河中的哭嚎声真的消失了。

    联想到忙碌的秦安,还有这只地府才有的艳鬼,他心中一惊,难道是地府出事儿了?

    若真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

    首先,探查情况就是一个大麻烦。

    虽修道者常召鬼门,于阴灵打交道,但古往今来,从未有生者去过鬼门之后。

    踏足都难做到,又怎么探查情报呢!

    “小师傅,只要你愿意放过妾身,妾身就是你的了,怎么做都行哟。”

    武兰抛了个媚眼,欲拒还迎。

    思绪被打断,王野心中不悦,皱眉问道,“会烤腰子不?”

    “不,不会。”武兰茫然。

    “炒腰子?”

    “…不会。”

    “那要你有什么用?”王野不屑道。

    “我…可以学…”武兰傻住,艰难回道。

    这个和尚是不是有毛病,她这样一个尤物,做什么不行,让她烤腰子。

    雾气弥漫,空中的鬼门逐渐隐去,消失。

    王野叹了口气,送又送不走,杀了能复活…没办法,为了天下苍生,只能勉强留在身边了。

    手掐道决施展控灵咒,体内真气流动,一个淡蓝色的“缚”字浮现,隐入武兰体内。

    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王野感觉此刻,只要他想,可以控制武兰做任何事情,哪怕让她去死。

    翌日,清晨。

    王野从修炼中睁开眼,瞳孔中,是武兰放大的脸。

    心中一惊,他下意识挥出一道真气。

    “啊!”

    武兰被掀翻在地上,手中端着的酸奶泼了自己一身。

    “主人,妾身做错了什么吗?”委屈的看着王野,武兰轻声问道。

    她只是想献献殷勤,给王野送个早餐。

    “抱歉,你下次别离我这么近…”揉揉眉心,看到武兰一身狼藉,王野歉意道。

    “纸在桌子上,你自己擦一下吧!”

    话音刚落,门突然被打开。

    门外是消失了两周的地藏。

    空气凝固了几秒钟。

    “我是不是,来早了?”

    “我可以解释。”

    地藏、王野,两人同时道。

    王野盘坐在床上,扶额呻吟,这叫什么事儿啊。

    “还是希望你能,节制一点。”扫了一眼打扮清凉的武兰,地藏神色尴尬。

    小弟长大了!

    张了张嘴,王野放弃挣扎。

    算了,大哥从小认死理,跟他解释不了…

    “你这次回来,事情办完了?”王野关心问道。

    “没,有些棘手,这次回来,是送你去昆仑虚,之后还得回去。”

    地藏搓了搓脸,尽显疲态。

    “昆仑虚?不是还有两年才开启吗?”王野疑惑道。

    在蓝星,上古修者留下很多秘境,大都是随机方位,随机开启。

    而有一些秘境,则在固定的位置,固定的时间开启,这样的秘境,被称为洞天福地?

    昆仑虚就是这样一处洞天,不过昆仑虚每十年开启一次,距离下次开启还有两年时间,怎么忽然开了。

    “灵气复苏太快,被冲开了,最近我无暇顾及你,外面事态严峻,你能进秘境我也放心些。”地藏疲惫道。

    “是因为地府鬼门不开,忘川怨灵遁逃阳间?”王野严肃问道。

    “你怎么知道?”地藏惊讶道,扫了一眼武兰,露出了然之色,又道。

    “放心吧,我们能解决的,你若真想帮忙,就在昆仑虚试试找昆仑镜,传说那本是地府的轮回镜,也许能有用。”

    “昆仑镜吗?”王野低语,默默记在心上。

    拍拍王野肩膀,地藏轻笑着道,“别想太多,进去一切已自身安全为重,昆仑镜这种传说之物,有没有还难说。”

    “我也是魔怔了,得了生死簿,判官笔后,就感觉这些神话中的物件都是存在的!”

    看着地藏拿出来的两样神器,王野并无太大感觉,毕竟,见过世面的人,成堆的神器他都见过。

    “这个,哪来的?你能用?”王野把玩着判官笔,阴冷的气息直钻筋脉,一股刺痛感传来,他连忙把笔放下。

    “一个很有趣的前辈送的,非说这宝贝与我有缘,说来也奇怪,这两样神器,只有我能用,用着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地藏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生死簿,判官笔。

    王野无端想起师伯,定海珠似乎也只有他能操控。

    “这次,要不是这位前辈送的两样宝物,我现在还不一定抽的出时间回来!”地藏言语感激,又遗憾道。

    “可惜,本来我和这前辈是一起回来的,路上他不知踩中了什么机关,突然就被传走了…也不知现在是否安好。”

    说完,面上露出担忧之色。

    越听,越觉熟悉,王野面无表情问道,“你说的前辈,是不是姓赵,叫赵阳明?”

    “额,你怎么知道?”

    “那是我师伯!放心吧,他好得很!”王野翻了个白眼,心中无语,还真是师伯。

    原来师伯从秘境中出来了,可惜没什么用,调头又进去了。

    不再纠结师伯去向,王野将自己所知信息分享给地藏,希望能对他有些帮助。

    “我问过武兰是怎么返回阳间的,她说她本在忘川河中受罚,忽然被一股金色巨浪打上岸,随她一起上岸的还有诸多怨灵,它们看鬼门大开,就都趁机冲出来了。”

    “之后我本来打算把武兰送回阴间,却发现鬼门怎么也打不开,而且忘川河中没了阴灵的声音。”

    “我担心忘川的阴灵全跑了出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麻烦就太大了!”

    “金色巨浪吗?”

    地藏低头思索一阵,见王野担忧,遂解释道,“忘川河无声,是因为担心里面阴灵再跑出来,众天师共同施法使封印住了。”

    “这几天,我就是在做这些事,如果不是忽然得了生死簿,判官笔,这次封印险些失败了。”

    “不过…也管不了多久就是了,不快些找到鬼门不开的原因,恐怕都要大难临头了。”

    说着地藏心情再次沉重起来,嘱咐王野收拾东西,不在说话。

    二人皆是心事重重,王野默默打包行李,没了再谈话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