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 第778章 贵圈很乱(下)

第778章 贵圈很乱(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庚有点知道是谁了,他感到很意外。

    东北的青年才俊,若不知道黄家的这位寡女就枉为关外人,有关于她如何寡居的故事也是一部奉系岷起的历史。

    这位黄如清小姐长得确实不赖、口碑也很好。她的丈夫就因为用枪打碎了几个灯泡而被当时的张大帅抓了现形,而且处分出奇的重:杀一儆百;她的父亲和家族差一点为在辽宁省的那次金融风波而被连锅端。

    但是也许是因为堂妹黄婉清的关系,少帅放了他们家一马,而且当黄婉清成为少帅的二夫人之后,黄家又重新辉煌起来。她的父亲本来就有能力,现在又有老、少帅的势力撑腰,总之很快在商界崭露头角。

    她的叔父、黄婉清的父亲,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粮食大亨、中国粮油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她的伯父黄贡廷,现在官任辽宁副省长,进了常委班子;

    她的父亲黄献廷,掌握着东北的黄金交易,也是沈阳最大、据说也是全国最大的金店“瑞桓昌”的幕后老板。

    黄家,是东北仅次于于家的存在。

    对黄如清,王庚自然了解,少帅的姻亲嘛。寡居、貌美、家族财势惊人,一直被关外数省的头面人物所青睐----这种优厚的条件若是没人惦记着就奇怪了。

    她原先的丈夫是个混混,被明正典刑之的后,特别是黄家和少帅结亲之后,上门为其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但是奇怪的是,任对方是学富五车还是位高权重或者家财万贯,黄家老爷一概拒绝,说是要让其旌表。

    都民国这些年了,新婚姻法也不再提倡所谓守节之类的束缚,婚姻也自由了,这种说辞不大好相信的。不过有消息说是她本人的意思不愿改嫁,所以对所有的媒人都不假辞色,慢慢地这事就淡了。

    从那时起到现在,一晃将近十年,她也即将迈进三十、成老姑娘了,但是觊觎的人还不少。

    因为这确实是一门好亲事。

    只是好事突然落到他的头上,他有些不敢相信。

    “是王庚高攀了!”他说。

    看他的态度,张汉卿明白了,也长放下一口气。随着后宫队伍越来越庞大,现在又卯足了劲和婉容交往,实在没有精力再和黄如清纠缠了,甚至连春风一度过后都觉得不安。

    为一己之私,耽误她的青春,这还是黄婉清的堂姐,实在不地道!然而他不发话,黄家又不敢乱动,这很头痛。

    只能自已作媒,给她一个交待了。好在如果跟着王庚,这也是她很好的归宿。

    “她要是能和你结成连理,是她的福气!婉清的这位堂姐,以前遇到过不幸,还好她立身谨慎低调,是个持家过日子的女人。她肯定不会像陆小曼那样锋芒直露,所以你娶了她,可以安心做事,不会为家庭俗事所羁绊!”

    张汉卿第一次如此热心地作红娘。其实不用他说,王庚也明白,和黄家结亲意味着什么:不但娶了一个美女,还在政治上有了坚实的保证。

    “如果黄小姐能看得上王庚,我没有意见!”他说。

    晚间,张汉卿悄悄地对黄婉清说:“我想把你的姐姐说与王庚为妻。”

    黄婉清一愣,好没来由地,丈夫怎么这么说?

    “王庚我很看好他:相貌堂堂、学历学识都是一流的、对工作也是兢兢业业,作为男人没得挑。你姐虽然是寡妇,但是王庚也离过婚,这一块没说的。”张汉卿把王庚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然后讲起了他的前妻陆小曼,他的成人之美,他之后再未结婚。

    呃,怎么感觉很邪恶,连张汉卿自己都觉得有种拉皮条的想法。

    “你姐姐的情况挺好的,家境优越,她本人长得也很漂亮,由我出面作媒,成全好事的可能很大。这样对你姐姐呢有个交待,对王庚来说也是为他的博大胸襟的一种补偿,两全齐美啊…”张汉卿陷入到自己的美好祝福中,浑没有注意到黄婉清幽怨的眼神。

    “你要向我姐姐交待什么?”她静静地看着张汉卿,后者被她看得直发毛。这个一贯温柔如水的媳妇,怎么这么厉害,没有发火,压力已经扑面而来。

    “呃,是这样。你是我的女人,你的堂姐也就是我的堂姐。她如今孀居在家,我怎么能够忍心看着她这样过一生?如今难得有个良配,我出点力也是应该的。”张汉卿悄悄擦去脸颊的汗水。

    “是吗?是你的堂姐我怎么听到有些不好的风言风雨?兔子不食窝边草,你可别在河边湿鞋!”黄婉清依旧轻言慢语,还温柔地替他擦去脸上的水渍:“看你,天气这么冷,说个话还能出汗!你就这点不好,脸上老藏不住话。”

    她絮絮叨叨,张汉卿却有种被剥光了衣服暴露在众人眼中的惶恐。好在她不为己甚,反宽慰他说:“其实你这样做也很好,至少我堂姐她也算有了好结局,不然这算怎么回事呢?王庚的事,就请你多费心了。”

    张汉卿立刻拍胸脯打包票说:“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不为别的,就冲着你我也要他买我的面子!”

    黄婉清气恼地说:“我堂姐又不是嫁不出去,还要你的面子!若不是你,她的孩子恐怕现在比衡儿都大了!怨不得我大娘说你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把着人家的勺子不给动!”

    原来我在你的娘家人眼里我是这种人!难道不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么?张汉卿有些自嘲地笑笑,没敢搭腔,却说:“高攀!高攀还不行吗?我这就找王庚去,把三姑六婆都找来,让他隆重地以大礼到黄府去提亲!”

    不等黄婉清再说什么,他脚底抹油迅速地溜了,剩下啼笑皆非的黄婉清空望着他的背景。丈夫就是这点不好,做都做了,还想鬼鬼祟祟地欲盖弥彰,也不看看你在外面找了那么多红颜知己,自己在意过几回?

    其实对于堂姐和张汉卿之间的那点破事,黄婉清早就听说了,只是娘家里人吞吞吐吐不告诉她实情,但不妨碍自有渠道知道些什么。家人也曾经不止一次委婉地向自已提出过询问张汉卿的口风,可是一切都没有挑明,她也不知道如何去说。

    张汉卿爱她,她就要知分寸识进退。没有的事、没看到的事、张汉卿不说的事,她都有义务为他瞒着,这是作妾的本分。其实以她那一代人的思维,张汉卿就是真做了什么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只是苦了堂姐。

    自己的丈夫自己知道,张汉卿虽然花心了些,猎艳心强了些,却一般只盯有缝的蛋,用强的事他恐怕不会做的。黄如清于他,恐怕也只是一时的荷尔蒙发作,不至于到强拦着不放的,他的后宫女人实在是数都数不过来,还需要惦记着堂姐吗?

    但是对这种既成事实,她也不好做什么。现在他主动提出,当然是极好的,能够让堂姐获得幸福,还能让娘家人不背负心病,这当然是好事。

    不知道张汉卿只是一时嘴上痛快还是真的有这个心,但是老让堂姐不明不白地跟他也不是个事,再说他们其实见面的机会也极少,别把堂姐耽误了。所以抱着宜早不宜迟的想法,黄婉清第二天天一亮就回了娘家,委婉地询问家人的态度。

    还能有什么态度?当然是极好的!毕竟一个寡居的女儿无儿无女长期在家也不是个事,还有对少帅的担忧。倒不是怕不明不白地跟着他怎么着,而是民国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可能让她不明不白地跟着少帅了。

    再说这几年张汉卿也一直没有再做出些不明不白的事,难道让她孤独终老吗?赶紧把她嫁走是正经!谁知道张汉卿会不会在将来再出幺蛾子?再说王庚真的不错的,在黑省的口碑很好,黄如清如能嫁给他也不枉了。

    在黄如清的闺房,黄婉清把这件事透露给她。找夫婿,当然要当事人满意,这都民国十五年了!

    对王庚,黄如清知道,毕竟他和陆小曼曾经被人称作天作之合、金童玉女。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北京城也是轰动的。

    后来他们离婚时又轰动一次。

    军界和政界一支冉冉升起的常青藤,又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无论从家族需要还是个人匹配程度,这都是一门好亲事。而且,她也知道该是嫁人的时候了。

    对于少帅的安排,黄如清既欣喜又有种解脱还有点点失落。被迫和张汉卿有一次露水夫妻之事,还有几天前的那晚荒唐,让她身陷道德的罪恶感。曾几何时,家族的利益、地下情的现实、还有对强权的崇敬,让她对自已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也认命了。

    但是随着张汉卿如传奇般绽放,她的那颗心也就渐渐死了。以张汉卿现在的身份还有黄婉清的因素以及自已寡居的事实,她不可能再与他有交集。

    突然之间少帅给了她人生的转机,天地一下子开阔起来,他能“迷途知返”给了她自由当然是欣喜和解脱,也冲淡了那种失落----她知道更多的奢望是不可能的。

    只是王庚会接纳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