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火大道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青丘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青丘

2021抗击疫情标语:和所有病毒说拜拜,和所有疫苗say 嗨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饭资怎么算?”云羿调笑着将那酒博士自错愕中拉了回来。

    “道长如此大恩,小人自是不能再收受二位道长的酒钱,这顿算小人的。”酒博士感激地道。

    云羿笑着摆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常年混迹于茶肆酒楼的人最不缺的就是察言观色的眼力见,酒博士是个聪明人,见云羿等人的心思并不在酒席上,情知他们别有要事商量,应了一声下楼去了。

    云羿和祝小庆推杯换盏,一人吃了几角酒,待得莫陆离回来,问他情况如何。

    “那狐狸精口风甚紧,我旁敲侧击它均未承认自己的异类身份。”莫陆离笑着摇头。

    云羿见他还笑得出来,知道情况并不糟糕,“你把情况都跟它说了?”

    “嗯,”莫陆离轻轻点头,“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它不肯承认自己的异类身份,但想必回去之后会向它的族人转告。”

    云羿点了点头,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它既然不肯表露身份,你也没给它定位符咒,如若青丘狐族要见我等,该如何与咱们联络?”

    “咱们现在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待着,异类对道人的感知甚是敏锐,它们若是来见我等,自然能找得着。”莫陆离摆手摇头,示意他无须为此忧心。

    “还是早做准备为上,也许青丘狐族不会相信咱们的话。”祝小庆放下酒杯说道。

    “那就是它们活该有此一劫了。”莫陆离道。

    云羿再未接话,青丘狐族是否遭殃他并不关心,毕竟旱魃的事已经告知它们了,信与不信全在它们。但他尚未想出一劳永逸之策,旱魃一日不除,万方百姓便一日难得安宁。

    三人又吃了几角酒,云羿留心观察窗外,见那秃顶老翁收摊离开,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他最担心的就是那秃顶老翁不肯相信莫陆离。

    秃顶老翁既然选择收摊,说明至少它对他们的话是相信的,但不能因此断定青丘狐族的态度,青丘狐族不一定会来找他们。他们要找青丘也不实际,为策万全,云羿又做了两手准备。

    他取出画符什物,留与莫陆离一道定位符,随后离开了酒楼。

    青丘就在济阴郡境内,但具体位置无人知晓,卑弥呼短时间内是无法赶到为他们引路的,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旱魃,旱魃肯定知道青丘之所在。

    旱魃此时可能尚未进入济阴境内,但他可以根据旱魃之前为祸的村庄的方位,大致推测出旱魃所走的路径,反向去寻旱魃,找到了旱魃也无需与之发生交锋,只需跟它找到青丘即可。

    离开郡城,云羿施展开追星逐月狂掠疾行,到得傍晚时分,有感于留给莫陆离的定位符被焚化,又掉头回返济阴。

    走之前他跟莫陆离交代过,若非青丘狐族寻来,不然莫陆离是不会焚符召唤的。

    赶回郡城夜色渐深,城门已然关闭,从正门走免不得要受到盘查,不出点银钱一时半会儿是脱不开身的,云羿便直接自城墙上跃了过去。

    定位符并非是在酒肆被焚毁的,而是在三人昨夜落脚的客栈。客栈已经关门打烊,但门外的一层门板未上,显然是店主在莫陆离等人的授意下等他回来。

    云羿快步走到门前抬手叩门,祝小庆在内开门,等他进来后将门关上。

    城内实行宵禁,入更之后家家户户不许点灯,客栈内光线不足,不过云羿等人皆有灵气修为,夜间视物与白昼无异。

    进门之初,云羿就注意到了客栈内多出的两男一女。那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瓜子小脸,眸若星泉,朱唇欲滴,一头乌黑长发盘挽成双高飞仙髻,美艳动人,身着一袭白衣,腰挂一口宝剑,端坐于桌前。

    那两名男子长相也十分俊朗,但看上去要比那白衣女子年纪大些,均在而立之年左右,二人所穿皆为黑色常服,腰间皆佩长剑,侍立于那女子左右。

    莫陆离坐在那白衣女子对面与之交谈,见到云羿进门,莫陆离起身冲他道:“这三位是从青丘来的朋友。”

    云羿上前冲三人行礼:“福生无量天尊,贫道玉宸派云水清,见过三位。”

    那两名黑衣男子明显只是那白衣女子的扈从,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那女子起身款款还礼:“在下是青丘族长白千芷,这两位是我族长老。”

    云羿面色如常地点了点头,心下暗暗称奇,青丘狐族不比寻常狐类,没想到它们的族长和长老竟然如此年轻。

    成精异类往往寿元悠久,动辄活着几百上千年不成问题,白千芷和那两名黑衣男子的真实年龄肯定与外貌不符,但异类也会衰老,通过其样貌可以判断出它们的年纪在青丘狐族中应当只是晚辈。

    “详细的情况我跟白族长说过了,只是如何对抗旱魃,还需从长计议。”莫陆离又道。

    云羿再度点头,莫陆离已经不是当年的闷葫芦了,相比于当年,现如今的他健谈了许多。其实,以前的莫陆离少言寡语也不是因为他不善言辞,只不愿与人扯些家长里短的事。

    “三位真人若是别无要事,还请同往寒舍一叙,咱们共商对敌大计。”白千芷出言相邀。

    云羿扭头看向莫祝二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莫陆离微微点头,表示愿意同往。祝小庆冲着白千芷道:“如此便要叨扰白族长了。”

    “那咱们现在动身?”白千芷问道。

    “还请白族长在前引路。”云羿起身答复。

    白千芷与那两名黑衣男子先行出门,云羿三人随后。临行前祝小庆喊出了店主,留下一些散碎银两,告诉他可以上门板了。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白千芷与那两名黑衣男子踏地借力,凌空飞渡,显然皆是太玄高手。云羿不得凌空飞渡,莫祝二人各执他一只手,带他跟随在后。

    同为太玄高手,但凌空飞渡的速度和距离还是有差别的,灵气修为越深厚,凌空飞渡的距离就越远,速度也越快。

    白千芷一行有意试云羿三人的修为深浅,初时凌空全力以赴,每每可掠行出十里之遥,莫陆离和祝小庆渡劫时日尚短,自然比不得白千芷一行,加之二人带着云羿这个拖油瓶,全力施为之下也仅能掠出六七里地。

    好在白千芷只是试他们修为深浅,并非有意甩开他们,见他们跟之不上,便减缓了速度。

    出城掠行近百里,白千芷一行于一片丘地落定,待得云羿三人随后落下,白千芷道:“此间便是我青丘一族栖身之地。”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眼前的丘地并不大,也无甚特别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青丘狐族的居所。

    白千芷看穿了三人的心思,主动解释道:“青丘狐族与世隔绝,外有先祖曾设下的阵法,从外面看稀松平常,若无我族引路,外人是进不到真正的青丘的。”

    三人心头疑惑得到开解,齐声称了声谢。白千芷所说的虽然无关紧要,但毕竟是青丘狐族的秘密,对方能够坦然相告,可见其诚意不缺。

    “三位道长请留心我们所走的路线,切记要跟紧了,不然会迷失在阵法当中。”白千芷正色叮嘱三人,与那两名黑衣男子在前带路。

    三人见她说的郑重,皆不敢掉以轻心,这里看上去没有什么障碍物,但白千芷有言在先,这里有青丘狐族的先辈布下的阵法,阵法多变,若是一步踏错,可能就会触动阵法中的某一个点,或杀或幻未可知也。

    白千芷一行忽而东行七八步,忽而西行五六步,如此走得毫无条理,三人紧随它们的步伐,过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又跟着白千芷一行又回到了起始之初的位置上。

    “怎么又走回来了?”祝小庆问道。

    白千芷没有为他解惑,而是双手结印,双唇微启,默诵真言,片刻后眼前的景象像是一片被缓缓拉开帷幕,丘地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乡间小道和一排排青砖瓦房,俨然是个小村庄。

    “这里便是真正的青丘了,”白千芷回头看向三人,“先前绕那么多弯子并非有意耍弄三位,还请三位不要多心。”

    “不会,不会。”祝小庆摆手说道。

    “三位请随我来。”白千芷一行顺着进村的小路继续前行。

    青丘狐族所居的村庄不大,约莫只有四五十户院落,虽然已经入夜,但村内的小路上不时有狐狸跑过。

    “我族目前成员三百余,能够化人者不过四五十,其余大多是些还未长成的后生小辈。”白千芷向三人解释一句,扭头冲路旁一只躲在的草垛里探出脑袋的小狐狸喊道,“小八,这么晚了还不快回去睡觉,小心我明早告诉你阿娘。”

    那小狐狸闻声张口冲白千芷吐了吐舌头,随即扭头钻进了草丛中。

    “白族长,贫道有一事不解,不知道白族长是否能为贫道解惑。”莫陆离好奇地发问。

    “莫真人是想问,我族栖身之处并无其他异族,我族这些尚未长成的后辈是如何果腹活命的,对吗?”白千芷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