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洛阳春风客 > 第一六一章 前人田地后人收

第一六一章 前人田地后人收

(解封≠疫情结束,出门戴口罩对自己(他人)负责。)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阳的春天很短。

    一场新雨之后,烦躁便成了空气里弥漫最广的因子。

    晴空如洗,罪恶和丑陋仿佛无处遁逃。

    水变得浑浊。

    初新望着浑浊的水面,一言不发。

    尘世如浊水,人心如浊水,根本看不清楚深浅,无从知晓水面下藏着什么鬼怪猛兽。

    再怎样晴明的天空,总是高远而不可攀,就像远古时代那座妄图通天的高塔,终会溃散崩塌。

    灰袍。

    破旧的袍子自膝盖以下就只剩下散碎的布条,简直比初新最落魄时还要寒酸一些。

    这么样一件灰袍出现在身旁,无论什么人都会想转头去看看的。

    初新却没有转头。

    他仿佛被面前的护城河勾住了魂,怎么也无法挣脱。

    “主人想要见你。”穿灰袍的人说。

    “你是那晚将孩子掷给我的人?”初新虽然没有见到灰袍人的全貌,却还是靠直觉下了判断。

    “主人想要见你。”穿灰袍的人用与第一遍相似的声调说。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的主子是谁?那首童谣究竟是什么意思?”初新一口气问出了他想要知晓的问题。

    灰袍人好像笑了笑,继续说着同样的话:“主人想要见你。”只不过这一回,他的声音变得凄厉可怖,如鬼夜哭。

    初新缓缓站起身,回过头。

    在见到灰袍人面容的一刻,他的瞳孔急剧收缩。

    灰袍人的脸被什么东西削去了一块,甚至能看见雪白的颧骨。

    “看来你的主子对你并不好。”初新半是怜悯,半是讥嘲地说。

    “新主子。”灰袍人只回了三个字。

    “新主子?”初新显然对那个“新”字十分好奇,“你原来的主子呢?”

    “我不能说太多。”灰袍人缄默了。

    他的脸变得残破,会不会就是因为话说得太多?

    对一个多话的人便可以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吗?

    “好,我跟你去见你的新主子。”初新忽然说道。他并不想让灰袍人的另半张脸再被削去。

    灰袍人死灰般的目光有了闪动,但终究没有再说半句话。

    三间巨大得不像样的屋子。

    蹊跷的是,以前初新似乎从未听过有这么样三间巨屋存在,它们就好像是一夜之间从洛阳的平地中冒出来的。

    元雍曾是这三间巨屋的主人。

    物是人非,现在此处的话事者又会是谁呢?

    灰袍人朝中间的巨屋伸了伸手,他的衣袖很宽大,盖住了他的手,甚至于还能垂下几寸的长度。

    “你的袍子该换换了,有些旧,而且也不太合身。”初新微笑着说道,从容地朝门内走去。

    里面的布局陈设他并不陌生:一开始两旁是几间屋室,用石墙和铁门隔断,只能听见其中声音,却无法瞧见里头发生了什么;之后,在窄路的尽头,是一张巨大的圆桌。

    他第一次来时,圆桌周围坐满了人,桌上摆放着金银,被不同的手推动,于光滑平整的桌面中流溢。

    此刻,圆桌上什么也没有,圆桌边只站着一个人,一个背三把剑的人。

    庞故不喜欢坐下,那会使他的脊背很难受,只要能够站着或躺着,他绝不会坐。

    坐是一件很考验腰背的事情,他的腰背恰巧并不那么好,除了给不在人世的母亲写信,其他情况下,他总是保持站立的姿势。

    “我也很喜欢站着,尤其是吃完饭以后。”初新说。

    庞故点点头,回道:“我还没吃过饭,我站着,只因我坐下会很难受。”

    “我知道,”初新说,“我还知道你总是很愤怒。”

    “是吗?”

    “无论什么人,他的选择权被无缘无故地剥夺以后,脾气总难免会变差的。”初新绕着圆桌的边沿踱了几步,走到了庞故和圆桌中心连成的那条线上。

    “我总觉得我的脾气还算不错。”庞故说。

    初新没有再与他争论这个问题,问道:“是你派人来找我的?”

    庞故点头:“是我。”

    “在元雍之后,接管这里的人是你?”初新继续问。

    “是我。”答案仍然是一样的。

    “我得承认,我有些失望。”初新忽然叹息道。

    “你觉得我不够资格?”庞故反问。

    “不,”初新失笑道,“我只是想起了尔朱荣发动的那场屠杀而已。”

    “河阴之变?”

    “是的,在河阴,被尔朱荣残害的两千人里,有很多是千金会的人,”初新说,“我为他们的死感到难过与愤怒,可当我日益明白,千金会这样的组织仍会继续存在,且势头丝毫不减时,我又很失望。”

    “失望?”

    初新笑得很奇怪:“也许是失望于尔朱荣没有将这样的人赶尽杀绝罢了。”

    他以前绝不会这样想。

    当他说出这番话时,他自己也难免被吓到了。

    当恶人被悉数杀尽之后,世上就真的全是善人了吗?

    抑或善恶本是相对,杀光了恶人,善人里有一部分不那么善的就会成为新的恶?

    “这个世界可以容纳一切,也本该容纳一切,”庞故平静地说道,“要有好人,也得有坏人。当然,更多的还是那些不怎么好,也不怎么坏的人。”

    他自幼吃过许多苦,对于某些事物的认知自然比初新全面得多。

    “不久之前,元雍也是在这里,托我办了件事情,”初新用左手揉了揉右手中指的指节,望着庞故,“我办得并不好,可不妨碍事情后来的进展,新天子即位,很快又被废去,同太后一起被沉入黄河。”

    庞故没有说话。在初新话说完整之前,他将会吝惜自己的每一次开口。

    这是他从巨屋的上一任主人那里学到的宝贵经验。

    “所以,你会不会也是想利用我,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初新的眼光变得锐利如刀。

    庞故沉默了许久,等到他确定初新要表达的意思已穷尽后,才意味不明地问道:“你知道为什么那个穿灰袍的人会被削去小半张脸吗?”

    “为什么?”

    “因为他不识趣。”庞故说。

    他的威胁很纯粹,也绝对会很有效。

    灰袍人的脸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