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晋末多少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情何处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情何处来?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边说着,韦逵一边看向那些同样露出茫然神色的韦氏子弟们。

    “都放下兵刃吧。”韦逵压了压手。

    “家主,我们不能投降!”

    “对,宁死不屈!”

    年轻的韦氏子弟们忍不住提起精神,大声说道。

    历经血战的他们,又怎么会愿意向手上沾满了自家人鲜血的敌人低头?

    “这是我作为家主的最后一个命令!”韦逵冷声喝道,“难道有人要违抗命令么?!”

    一名名韦氏子弟面面相觑。

    家主这是······

    韦逵也不管这些人了,豁然回首,紧盯住杜英,厉声说道:“身死此处,我会在九天之上看着你,不要骗我!”

    杜英对着他一拱手。

    这应该是两人之间第一次见礼。

    可惜韦逵并没有回礼,径直抽出刀,在脖子上一抹。

    干净利落!

    鲜血如箭,顺着韦逵的刀口喷涌出来。

    炽热滚烫。

    在韦逵尸身的倒地声中,周围的韦氏子弟们终于还是垂下了手,放下了手中的兵刃。

    刚刚家主和杜英的对话,他们似懂非懂。

    但是家主的动作无疑已经解答了他们几乎所有的疑惑。

    家主果断的自杀,便是希望杜英不再追究于韦氏的罪责,不再把屠刀落到他们这些人的身上。

    他们终究是死里逃生,并且肩负了剩下的一切。

    还不如一死了之呢。

    不少韦氏子弟都露出苦笑。

    只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胆量把刀往脖子上一架。

    当他们知道自己能够活下去之后,他们就已经不愿意再去尝试着死亡了。

    他们的命运,此时只能等着杜英来安排,不过至少不是死亡。

    杜英则看着韦逵的尸体,有些惋惜。

    “很可惜他是对手吧?”王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杜英的身边,低声说道,此时师弟脸上的惆怅是没有任何掩饰的。

    这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王猛也有。

    “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杜英淡淡说道,“带着一个家族崛起,又谈何容易,只可惜他走到最后一步,终究还是失算了。”

    “没有想到这一切只是圈套?”王猛沉声道。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答案,但是他隐隐觉得并非如此。

    杜英果然不出他所料的摇了摇头:“没想到······林氏兵马的出现。可以说这切断了他最后活命的机会。”

    王猛霍然撇过头,看向站在不远处、毕恭毕敬的林氏兵马首领,还有那些依旧列阵、保持和杜氏兵马之间一定安全距离,颇有几分井水不犯河水之意的林氏士卒们。

    意识到什么,王猛喃喃说道:“你是说有人算计了韦逵?林氏兵马按理说不应该来的这么快,若不是他们及时堵住缺口,刚刚韦逵保不齐还真的能壮士断腕,最终逃出生天。”

    “只是不知道,这是算计韦逵,还是想要算计我们啊。”杜英苦笑,“这从天而降的人情,竟然也不知道从何处来。”

    王猛皱了皱眉。

    他们之前就有所怀疑,秦国在这场就发生在长安城南的坞堡械斗之中扮演的角色。

    现在林氏态度的转变,无疑是在告诉杜英和王猛,在这场斗争的背后,必然有一只手一直在向前推动。

    是谁,在推动韦氏的崛起?

    而现在又是谁,在帮助杜氏将韦氏取而代之?

    只有秦国有这个能力和资本。

    现在秦国陛下和丞相这一对兄弟应该正因为桓温的猛烈进攻而焦头烂额,诸如苻苌、苻生等皇族子弟也都在前线厮杀。

    那么这一切,又是谁在居中指挥?

    假如是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人的话,面对前线紧张的战事,又怎么可能及时的让林氏加入到原本打算作壁上观的战斗中呢?

    王猛思索的这一会儿,杜英已经在和凑上来的几个小寨主们寒暄,多多鼓励了他们几句,让这些小寨主们都很是受用。

    而杜英又接着去和林氏的人说了几句,林氏上下自然表示了对盟主的支持和拥护。

    似乎在此之前对于盟主命令的不响应,以及双方自从韦氏坞堡之战后隐隐约约就已经产生的隔阂,一点儿都不存在一样。

    等到杜英回转的时候,王猛已经沉声说道:“秦国苻氏子弟之中,因为才能而名声传播开的本来就不多。似乎只有那位一向醉心于汉家文化、无所事事的,有操控这件事的可能。”

    接着,他看向杜英:“师弟是怎么想的?”

    我早就已经猜是苻坚在捣鬼了。

    杜英在心中忍不住说了一句。

    以氐人的心高气傲,是不可能把关中的汉人放在眼里的,看看他们随便把乞活军丢在前线去当炮灰就知道了。所以有心思仔细在背后操控这些坞堡之间争斗,削弱坞堡中难以掌控的力量并最终把剩余的坞堡力量整合在一起的,也就只有苻坚了。

    苻坚的野心,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杜英清楚得很。

    这家伙在历史上能够算计了苻生,并且任用王猛、大刀阔斧的对那些只知道杀杀杀、抢抢抢的氐人和羌人旧贵族下手,必然也是有自己的底气的,保不齐他的底气就来自于对于关中世家的掌控,而这种掌控很有可能就来自于这一次的争斗。

    只可惜,这一切都多了一个变数。

    杜英的存在,注定了这一切不会按照历史上那么走了。

    不过杜英也不清楚苻坚到底是怎么打算的,甚至他都不能确定自己当时见到的那个傅学是不是正如猜测的那样就是苻坚。

    此时他打了一个哈哈,笑道:“有师兄在,我就不想了呗,毕竟我没有师兄聪明。”

    王猛嘿嘿一笑,师弟的恭维让他心中难免高兴,不过以他对师弟的了解,自然清楚这家伙心里肯定多少也有些确定的想法了,尤其是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在一些怀疑上达成了共识。

    当即王猛压低声音,说道:“林氏出兵,应该就是他送给我们的人情,之后师弟认为应该如何决断呢?”

    杜英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一边和周围打扫战场的杜氏士卒们笑着打招呼,甚至还不忘鼓励几句、安慰几句,一边又没有忘了微微侧头,同样低声说道:

    “他送给我人情,我有说要么?”

    王猛一怔,接着忍不住大笑。

    若是让送人情那人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