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奶影帝的相亲人生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你这么需要爱,应该去青楼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你这么需要爱,应该去青楼

(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不到在电影里,这么快就能听到完整版的,我还以为会被留到片尾才放呢”

    “算艺哥还有点良心,知道我们苦等这么久,一上来就先把这首歌给放完了”

    “总算是听到完整版的了,看来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听了这么多年的歌,发现还是李艺的歌让人听了舒服”

    “这首歌的曲子真是绝了艺哥的声音真好听,怎么都听不腻啊”

    贝蒂和其他的观众,对于这首苦等许久的歌曲,终于能够听到完整版,都无比的兴奋和感慨。

    即便是已经在家,前前后后,听李艺现场演唱十几次的程雅婕,也依旧听的入迷。

    听着李艺的歌声,看着银幕上他的表演,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就算是一直对李艺抱有偏见,存心挑刺的露西,这一刻也随着李艺的歌声,看着李艺的表演,而沉浸在了电影里。

    “这个叫做李艺的华夏演员,演技还是相当不错的嘛,而且长的还挺帅的......”露西在心里忍不住的想道。

    随着歌曲渐入尾声,只见夏侯剑客一离开,李艺扮演的宁采臣,立马扔掉馒头,手忙脚乱的穿上自己的破鞋,不顾风雨,抱着书笈,逃也似的在一片泥泞中波涉。

    烟雨朦胧中,他的背影显得是那么的单薄,却又那么的有力量。

    “古代的交通没有现在的发达,对于穷人来说,来往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真的是很辛苦啊”

    “那个哪里是包子啊,简直就是暗器,连石头都能砸开,踢上去鞋子都能磕破一个洞心疼我凡,太不容易了”

    “艺哥掏出雨伞的时候,我还松开了口气,结果想不到都破成那样了,他居然还拿着,真的是让人觉得又好笑又心酸”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君子不吃嗟来之食,艺哥倒是真的演出了几分君子风度,只是太穷酸,太怯弱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看那个剑客被人撞见自己随便杀人都毫无畏俱的样子,就知道时代背景有多乱。在乱世里想要活命,再有理想和抱负的人,也得低下头才行,否则死都死了,还谈何抱负”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艺哥啊,太可爱了我要是那个时代的某个豪门大小姐,一定不会让他生活的这么惨,肯定招他到我府上,给他安排个差事,譬如教我吟诗作对什么的。”

    “啧啧啧,我看你是想把艺哥招到闺房中去才对吧”

    方才的一段戏份,令观众们对时代背景和人物的处境以及性格,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让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李艺赶路的不易。

    尤其是女性观众,看到他风尘仆仆,狼狐穷酸的模样,哪怕明知道这只是演戏,也忍不住一阵心疼。

    “宝宝,你拍这段戏的时候一定很辛苦吧”程雅婕靠在李艺的怀里,握紧他的手,一脸心疼的说道。

    “是啊,特别的辛苦,这段戏拍完我可是累的浑身酸痛,好几天才缓过来呢。”李艺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宝宝你为了这个家辛苦了,待会回去,我好好犒劳一下你”程雅婕贴在李艺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

    李艺点了点头,嘴角偷偷露出一抹坏笑。

    事实上,这段戏看着很辛苦,好像他真的波山涉水,跑了很远的路,都快累瘫了似的。

    但实际上,这段戏前后用到的场景,全都在一块,他一共也没走几分钟,戏就拍完了,之所以显得那么逼真,完全是靠他过人的演技发挥。

    既然自己的老婆难得这么乖巧,想要好好搞劳一下他,自然不会将实情说出来了

    电影还在继续只见一处热闹的小镇上,比土匪也好不到哪去的赏金猎人们,正四处巡视和抓人,通缉令贴的到处都是,上面的人一个比一个看的凶狠,更令人感到背景时代有多乱。

    已经来到小镇上的李艺,刚借着路边小贩的水桶,将裤脚的泥泞选干净,一转身,就被两个赏金猎人给拦住了。

    其中一人强横的捏着他的脸,将他按在一个贴满售卖符咒的木板上,另一个人则一张张的对比手上的通缉令,直到确认他不是通缉犯后,才不客气的将他放开。

    卖符咒的小贩发现李艺背上贴了一堆自己的符咒,急忙追上去,喊着不要走,结果那些赏金猎人一听,还以为是有通缉犯显身,跟着追了上去。

    结果没等追上李艺,他们自己先狗咬狗的打了起来。

    “好热闹,出底庙会啊”听到最后的打斗声,始作俑者的李艺,一脸无辜和天然呆的回头说道。

    小贩从他背后冒出来,一边撕下他背上贴的符咒,一边说他是要浑水模鱼,李艺辩解自己又用不着,结果对方直接怼了一句;“你早晚用得着”

    尽管符纸全都被小贩撕下带回夫了,但是李艺衣服后面,却因为衣服还是湿的,所以被印上了许多符咒的印记。

    “这个时代真的好乱啊,感觉所有人,尤其是普通人活的都好不容易。”

    “那些赏金猎人,感觉比通缉犯也好不到哪去啊,一样的穷凶极恶,在大街上就敢动刀动枪”

    “是啊最可恶的是,那个赏金猎人还敢捏我家艺哥的脸捏坏了他赔得起么”

    “这么一对比,我感觉之前艺哥遇到的那个剑客,好像也不是那么凶狠可恶。至少对方虽然狠辣了一些,但是从给艺哥馒头吃这点来看,看上去心地还是不错的。”

    “话说原著里面,并没有提及宁采臣是要去做什么,只是路过这里,然后遇到了聂小倩,不知道艺哥的电影里面,又是怎么设定的。 / /

    ......

    观众们一边看边讨论着剧情,就连之前一直带着不耐烦的露西,也随着李艺的表演,沉浸在了电影故事里。

    尽管她听不懂华夏语,对华夏的文化也一窍不通,但汉语字幕下有英语翻译,而且倩女幽魂的故事并不复杂,倒也不妨碍她理解剧情和台词。有缘书吧

    镜头一转,就见李艺来到一处生意看上去很不错的酒家,掌柜的还以为李艺是来住宿的,立马招呼他,让人将他的行李拿上去。

    “不......老板,我是集宝斋来收贴的。”李艺急忙说道。

    原来他一路波山涉水跑这么远,就是为了替人收账,以此来赚点微薄的收入。

    一听这话,拿着他的行李的小二,立马将他行李给丢在了地上,掌柜的脸色也瞬间从热情变作冷漠,还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怎么每次来收账的人都不一样啊。”

    李艺闻言,告诉他上一个人收到钱,回去的路上被人给杀了,结果老板居然冷冷的说反正他回去的路上也会被人给杀掉,还不如不收账,便宜他算了。

    观众们更是一阵啼嘘,感慨世道太乱的同时,也为李艺感到担忧。

    较真的李艺自然不肯,掏出携带的账本要算账,结果发现账本被雨水打湿,字迹全都糊在了一起,掌柜的见状自然不肯认账。

    即便李艺可怜兮兮的表示,要是收不到账,他身无分文,根本没办法回去,掌柜的也不为所动,直接将他给推了出去,还摔了好大一个跟头。

    李艺见对方不进理,也无可奈何,只能询问之前遇到的小贩,问他附近哪里有不花钱可以借宿的地方。

    “不花钱借宿去兰若寺啊”小贩大喊道。

    方才还嘈杂一片的街道,瞬间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人群更是将李艺围在中间,全都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见李艺回头看过来,那些人立马又恢复原状,但是等他回头问兰若寺在哪后,那些人立马又安静下来盯着他看。

    就算不知道原著故事的观众,此刻也意识到这个兰若寺不是什么好地方了,更何况早在开头的时候,他们就亲眼看到张敏扮演的聂小倩,在兰若寺杀了一个借宿的书生。

    李艺问清兰若寺所在后,便离开了,即便那些人明知道他是因为没有钱,才不得要去鬼怪横行,阴森恐怖的兰若寺投宿,也只是背对着他悄声议论,根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提醒和警告

    甚至,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唉世态炎凉,人情冷漠啊”有不少观众纷纷感慨道,对于时代背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李艺走在街上,看到一幅画非常的好看,忍不住称赞了一句,卖画的商贩立马夸道:“公子,你品味真高”

    结果一听李艺没钱后,立马将所有的画全都背对着他,连看也不让他看,还说他品味高,身份低,让他快滚。

    结果一转身,刚才卖符纸的小贩,正用量尺量他的尺寸,说自己也卖棺材,反正他早晚用得上,还告诉他兰若寺附近有野狼,天一黑就会出来。

    “这世道也太乱了,真替艺哥担心”

    “感觉艺哥就像小白兔,不对,应该是淤泥盛放的莲花。就算世道乱成这样,但他的眼眸里,完全不像其他人那样浑浊,反而格外的清朗,浑身透着一股正气,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可惜生不逢时,而且手无缚鸡之力”

    “艺哥要去兰若寺了,看来张敏马上也要出场了,好期待看到他们两人相遇的戏份啊”

    “ー个俊男,一个美女,两个都是超凡脱俗,宛若白莲的玉人,他们的爱情戏就算再俗套,肯定也十分的好看”

    “你们发现没,艺哥称赞的那副美人图,上面画的美人,神态和相貌都有几分像张敏哎”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我估计这是艺哥埋下的一个伏笔吧。”

    ......

    观众们正议论的时候,就见镜头一转,金乌西垂,很快便到了夜晚。

    天色昏暗,李艺提着一盏灯笼,独自在林间穿梭,寻找可以供他投宿的兰若寺,背景乐不仅变得和天色一样阴沉起来,而且还伴随着豪,将气氛渲染的极其到位

    就在观众们还在为李艺担忧的时候,怕什么来什么,几头野狼从林间冒出,一路追着李艺亡命狂奔,更是令观众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程雅婕抱紧了李艺的胳膊,闭上眼睛,都不敢再去看,不少观众也都为李艺的安危着实捏了一把汗,

    就连露西都接紧拳头,低声用英语为李艺加油和期待,已经完全沉浸在电影中忘乎所以了

    很快,李艺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兰若寺外。

    野狼虽然到了这里后驻足不前,不再追赶李艺,但阴风阵阵,气氛骤然变得更加阴森恐怖,只有李艺浑然不觉般,还在四处张望,询间有没有人在。

    就在观众们更加为他担忧的时候,李艺之前遇到过的夏侯剑客,和午码扮演的燕赤霞双双登场,一出来便打的难分难解。

    李艺吓得缩在旁,眼看两人斗得太厉害,为了不被波及,他起身便跑,结果没想到正好被落地的两人夹在了中间,被他们一左一右两柄剑指着。

    随后,从他们的谈话中,李艺和观众们都对他们的名字以及恩怨有了一些了解。

    夏侯剑客为了天下第一剑的虚名,追着燕赤霞扛了七年,但也足足输了七年,为人心高气傲,居心不正。

    眼看两人又吵了起来,而且双方的剑锋都对着自己,李艺急忙当起了和事佬,说道:“对他说得对你也真是的,他已经打不过你了,你还这么说他,他当不是很没面子。”

    “你也是的,人家大胡子已经避开你了,你这是何苦呢,一直缠着他”

    “不如大家把剑放下来,用自己的爱心来感动对方。要知道,宇宙是无限的,爱才是永恒的”

    “这是爱的世界,不是剑的世界,爱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夏侯剑客率先收了剑,不过显然不是被李艺说服,而是嫌他啰嗦,说他的话比燕赤霞还多,燕赤霞更是调侃道;

    “书生,你这么需要爱,应该去青楼,而不是来这里”

    这一段戏,原本格外的紧张,结果被李艺这儿一搅合,反而充满了喜感,令观众们笑作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