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第一道士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影子出手受刀伤

第七百一十二章 ???影子出手受刀伤

(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8.Co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热门推荐:

    “什么人!胆敢在此闹事!”随着那些武侯们奔进惠利酒楼后,此时的惠利酒楼之内,早已是狼藉一片。

    众多的伙计倒在地上,嘴里吐着鲜血。

    甚至,还有着一些食客都被伤及了。

    就在刚才。

    那些高句丽人,在见到唐国人大骂高句丽人野蛮等不好之词之时,就已是再一次的动了手了。

    这不。

    惠利酒楼之中。

    除了那十来名高句丽人之外,在场的人,基本没有一个完人了。

    武侯们瞧着当下的情况,纷纷拿着武器,围着那十来名高句丽人。

    敢在惠利酒楼动武。

    他们这些武侯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后果。

    可是。

    眼前的这些高句丽人,冒似从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甚至连正眼都不带瞧他们一眼。

    以那中年人为首的高句丽人,眯着眼睛,瞧着大门处的那些武侯们。

    不回话,也不退。

    冒似好像在等谁一样。

    片刻之后。

    甚至还有人搬了一把椅子过来,那位中年人直接坐了下来。

    如此情况。

    使得那些武侯们也不知道当下该如何处置了。

    长安城中,有着不少的使团。

    眼前的这些高句丽人,武侯们也知道,这些必然是高句丽使团中人。

    毕竟。

    高句丽人,一般是不会出现在长安城的。

    即便是出现了,也不可能来到这惠利酒楼。

    说来。

    在长安城中,百济,新罗国的人有不少,可就唯独这高句丽人却是少之又少,甚至有时候你都见不到一个。

    正当武侯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之时,一位将军模样之人,领着数百武侯奔了过来。

    “高句丽人呢!”那将领一奔至惠利酒楼大门之处,大声的向着门内的武侯大声喝道。

    “回将军,高句丽人在这里!”众武侯闻声后,知道来人乃是他们武侯卫的上司中郎将。

    此名中郎将不是别人。

    正是赫赫有名的苏定方。

    只不过。

    苏定方虽有军功,更有战功,可依然还是这左武侯卫的中郎将。

    随着苏定方进了酒楼之内,瞧着当下的场面后,心中也是一惊。

    敢来惠利酒楼闹事,那真叫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啊!

    “你们是何人,胆敢在长安城闹事,给我抓起来!”苏定方知道,惠利酒楼之事要是处理不好,到时候可就真要出大事了。

    而且。

    身为左武侯卫的中郎将,本就是处置这些事情的将领。

    这是他的职责。

    “谁敢!!!”那些高句丽人,见一名将军一来,就说要抓他们,那十数人纷纷拔出兵器,围在那中年人身边警惕。

    苏定方见对方敢拔出刀剑出来,心中更是一惊。

    高句丽人敢如此大胆,敢在这长安城之中行凶,而且在面对自己他们一方武侯之时,还敢拔出兵器。

    可想而知,这是有恃无恐,更有可能是有备而来啊。

    而此时。

    惠利酒楼外边不远处。

    更有着三百来名,所有高句丽使团人员,冒似好像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手里拿着刀剑,正往着惠利酒楼而来呢。

    “我叫渊盖苏文。”那名中年人,突然出言说道。

    苏定方一听这个名字之后,也是一愣。

    据他回想。

    此次高句丽的使团之中,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名字。

    随着苏定方细细想来之后,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自称自己叫渊盖苏文之人,乃是高句凡的大对卢。

    高句丽的大对卢是什么,苏定方当然是知道的。

    大对卢,在高句丽,那可以说相当于宰相之职了。

    而且。

    当下的高句丽,虽说有国王。

    高句丽的国王荣留王,等同于一个傀儡一般的存在。

    整个高句丽的军政大事,均是被眼前的这位大对卢渊盖苏文给撑控着,甚至,渊盖苏文想要高句丽换一个国王,也都只需要一句话罢了。

    掌握着整个高句丽的政事,以及军备。

    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更何况。

    当今高句丽的情况,着实有些摸不清,道不明的。

    回想后的苏定方,冷眼瞧着坐在酒楼内的渊盖苏文,怒声道:“你身为高句丽使团的使者,到我唐国之地,不尊我唐国律法,打杀我唐国子民,难道真当长安城是你高句丽的吗?”

    “我盖苏文从来就没说过这等话,此话乃是你自己说的。今日,我们只是想来这惠利酒楼进食罢了,你可知,这些贱民即要下我们的兵器,又指骂于我们为野蛮之人,放在你的身上,你会作何?”渊盖苏文,根本没有拿正眼瞧苏定方。

    一个中郎将,还真没有放在他的眼中。

    即便是朝中的国公之爵的大将军前来,估计也不在他渊盖苏文的眼中吧。

    怎么说。

    他渊盖苏文也是一国之大对卢,更是掌管着高句丽的军政大事。

    更何况。

    渊盖苏文本就看不起唐国人。

    前朝。

    杨广征调将士和众多的民夫,对高句丽几次攻打,没有哪一次成功过。

    即便此时的唐国。

    在渊盖苏文的眼中,还不如前朝呢。

    当下的唐国,虽国力强盛,但对外的战事着实不少。

    特别是西域诸国,以及西突厥。

    而且。

    还要随时防范着突厥各部的联合。

    总之,唐国的麻烦事诸多,即便此时唐国有此心要对高句丽动武,他渊盖苏文也觉得唐国有心也无力。

    而且。

    渊盖苏文从他父亲继承了这高句丽的大对卢之后,更是把控着高句丽的所有军机大事。

    更是开始准备欲要对唐国辽东边境进行试探呢。

    要不然。

    此次他也不会前来唐国朝拜什么天可汗。

    “哼,野蛮,难道你高句丽之地不是属于野蛮之地吗?”苏定方瞧着地上躺着的伤者,心中想着得赶紧把此事化小,要不然,惠利酒楼背后之人得知后,这事可就真要闹大了。

    可是。

    苏定方并不知道。

    也因为他这一句野蛮二字,那高句丽人,直接一个纵身而来,一拳轰在了苏定方的胸前。

    “砰”的一声后。

    苏定方直接被砸向后方的将士身上,撞倒一大片。

    “你!!!”苏定方被后面的将士卸去了不少的力道,可依然感受到了胸口的疼痛,大吐出一口鲜血来。

    “我渊盖苏文是一个文明人,但要是谁要敢说我是野蛮人,那我就野蛮一次又如何?”渊盖苏文根本不怕眼前的是中郎将也好,还是什么国公大将军。

    更是放出话来,谁要叫他一声野蛮人,他就野蛮一次。

    就好比这酒楼内躺着的众人一般。

    酒楼外。

    一些隐没于百姓之中的百骑司人员,瞧着当下的情况后,顿时奔走。

    随着消息逐层上报。

    最终。

    消息到了王内侍手中。

    “高句丽?难道是那位渊盖苏文?”当王内侍得了一百骑司人员的汇报后,心中甚是不解。

    随之。

    王内侍走向影子所在位置而去。

    “影子,高句丽人在惠利酒楼闹事,闻百骑司人来报说,惠来酒楼中已是伤了不少人,就连苏定方也给伤了,看来,那高句丽的渊盖苏文来意不善啊。”王内侍一见到影子后,直接说道。

    “渊盖苏文?惠利酒楼?不好!”当影子听到渊盖苏文之人后,到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当他听到惠利酒楼后,却是大喝一声不好。

    “你守着宫城,我去会一会那渊盖苏文。”话一落的影子,也不顾这是白天,直接一个纵身就已是离去,往着宫城之外飞奔。

    片刻之后。

    影子来到了惠利酒楼之外。

    入了酒楼内之后,影子顿生警惕。

    为何?

    原因是因为影子发现,渊盖苏文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庞大的内气。

    影子着实没想到。

    渊盖苏文也是一名武修,而且其境界冒似比自己还高。

    在高句丽使团来到长安之时,影子观察过高句丽的使团人员。

    可现在。

    却是突然发现渊盖苏文乃是一名高手之后,这就不得不让影子顿生警惕之色来了。

    “盖苏文,你难道不知道,此地乃我唐国都城,你身为武道之人,难道不知道有些规矩却是破不得吗?”影子站定后,盯着渊盖苏文出声道。

    “哈哈,我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唐国宫城的守护者影子,怎么?难道我高句丽人就得受到你们唐国人的欺辱不成吗?难道就不允许我们高句丽人比你们唐国人高上那么一等吗?”渊盖苏文见来人是影子后,冷笑道。

    是的。

    是冷笑。

    对于影子,渊盖苏文怎么会不知道。

    就如影子心中忌惮一般,渊盖苏文就是一名武修,而且境界比影子都要高上许多。

    这才是渊盖苏文安定的坐在那儿,其至连影子来了,都没有好话来应对。

    “此地不是你能来的,即然你代表着高句丽前来朝拜我唐国天可汗,那么就请遵守我唐国的律法,否则,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影子虽不知道渊盖苏文的境界身手有多厉害,但眼下他却是得赶紧把这渊盖苏文给弄走。

    否则,在惠利酒楼闹将大了,那势必会大乱。

    “即然你不客气,那我盖苏文到是想要领教一下你的不客气。”渊盖苏文根本不与影子多话。

    直接一个急窜,双手直接挥掌轰向了影子。

    “砰砰砰”

    影子着实没想到。

    渊盖苏文胆敢动手,而且见面二话不说就对自己动手,只得挥掌与之对战了起来。

    几招之后。

    影子发觉渊盖苏文内气庞博,宝剑也随之出了鞘。

    反观渊盖苏文。

    见影子的宝剑都出了鞘。

    那更是激起了他的斗志,纵身回退,从一名随从的手中,拔出了自己的宝刀出来。

    “呛呛呛”

    二人的激动。

    可谓是来得太快,使得就近的将士们都有些措手不及,纷纷退出酒楼之外。

    突然,“扑”的一声。

    对战之中,影子顿时中了渊盖苏文一刀,倒飞出了酒楼之外。chaptere